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50 生死寶殿(五)  
   
450 生死寶殿(五)

由于對法力的操控不是很熟練,這兩頭四不像幾乎是東倒西歪的跟在我身後,讓我驚訝的是,這兩頭四不像好像擁有意識,竟然能自我矯正動作,由最開始的踉踉蹌蹌,逐漸變成大搖大擺的樣子,怎麼形容呢,就好像是跟在地主身後的家丁……

走到吧台前,兩腳一蹬,同時左手在台面一撐,整個人便翻進了吧台里面.

對了,這個法陣有沒有可能在吧台呢?

找找看.

干咳一聲,我便開始在貨架上翻找,為了省時省力,一把就將那些方便面零食之類的統統掃落在地,不見有任何異常.又打開了冷藏櫃,將飲料一股腦兒的掃了出來,也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目光掃視了吧台一圈,沉吟了一下,從芥子墜里面摸出匕首,將吧台里面所有能撬開的地方都撬了開來.不過,所有的抽屜櫃子里面都是空蕩蕩的,毛都沒有一根.

看來這個所謂的陣眼並不在吧台,我還是去機房看看.

推了推機房的門,發現已經上鎖,也懶得撬了,一腳將其踹開.

機房里面很簡單也很複雜,簡單是因為里面只有一台電腦跟一個交換機,複雜卻是因為這個交換機差不多有冰箱那麼大,更有密密麻麻的網線穿/插其中.

走上前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很快就發現了異常,因為,這台電腦跟交換機居然沒有電源,盡管電腦的顯示屏是亮著的,而且交換機上面的網線接口處也有密密麻麻的綠燈閃爍,但我就是沒有發現有電源接口,甚至,這個房間里面都沒有電源插座.

事出反常必有妖,看來陣眼就是在這了.

可我要怎麼樣才能破掉這個陣眼呢,阿離可沒有教我怎麼做……呃,她該不會是要我搞破壞吧?

如果只是搞破壞的話,那就簡單了,驅使著我身邊這兩頭怪獸撕咬一番就是.

剛這麼一想,一直在我身邊徘徊的四不像似乎接受到了指令,同時飛身撲到了交換機上面,噼啪聲中,交換機在眨眼之間就被它們倆咬得七零八落.

喲嚯,這才心念一動,法力就沖出去了,這個比藍翔的優秀畢業生操控挖機還要得心應手,心中大為高興,沖著那台電腦吹胡子瞪眼,心中默念,弄死它.

果然,這兩頭四不像又撲倒了電腦上,電光閃爍中,電腦也被轟成了碎渣.

看著房間里面交換機跟電腦的碎渣,我不禁有些郁悶,咦,沒反應呢,這個陣眼似乎不在這里,如果陣眼被破的話,那幻境就會消失.

心頭一發狠,不就是搞破壞麼?誰怕誰呢!

走出機房,驅使著兩頭四不像沖到大廳,便開始肆無忌憚的破壞,只見銀白色的四不行所過之處,電腦都炸成了碎片,桌椅都是化作了青煙,短短七八秒,這大廳變成了一片廢墟,再無任何完整的東西.

就算大廳已經變成了廢墟,可我依然待在這網吧里面,也就是說這個幻境依然存在,陣眼依然沒有被我找到.

摸出一支煙,低頭准備點燃,突然聽到一陣嗡嗡聲,訝然抬頭看去,卻是見到大廳里面的那一地的碎片正飛快的重組,眨眼之間,大廳便恢複到了剛才的樣子,甚至電腦上的屏幕都跟剛才一樣,有打游戲的,有寫文檔的,有看小電影的.

扭頭一看,機房里面的電腦與交換機也是恢複了原狀,甚至身後貨架的零食與冷藏櫃里面的飲料,也都恢複了原先的樣子.

愣了十來秒,我將沒有點燃的煙往地上一扔,口中罵罵咧咧:"媽的,你們還甯死不屈是吧?"

所有電腦的屏幕都是閃爍了一下,然後,在所有電腦的屏幕上,都出現了一個手勢,一個表示勝利的v字形手勢,那沖著我筆直豎立的食指跟中指仿佛正肆無忌憚的嘲笑著我.

"呀嘿,造反了是吧?"我咬牙切齒的模擬著更多的四不像,一只,兩只,三只……

可能是被我不斷增加的四不像所威懾,屏幕上的勝利手指開始變化,整個手勢翻轉了一個面,原本是掌心沖著我的,現在是手背對著我,然後,我看到豎起的兩根手指中,食指逐漸的彎曲……

出現在我面前的,赫然是一根中指.

我/草!還有比這更瘋狂的蔑視麼?

怒不可遏的我,驅使著七頭四不像撲向了這些電腦.

先前那一次我有兩頭四不像,用了差不多七八秒的時間,這才將這一百多台電腦全部擊毀,現在我有了七頭,應該只要一兩秒就能將這些電腦全部擊毀吧,我理所當然的想著.

讓我有些意外的是,這七頭四不像仍然用了七八秒的時間,這才將大廳里面的東西全部炸成碎片.

還沒等我去想原因,大廳里面又是一陣嗡嗡的聲音,然後,電腦啊,桌椅啊,空調什麼的,全部又都恢複了原狀,而屏幕上的中指,依舊在囂張的沖我豎著.

老子還不信邪了,一咬牙,一道雷霆萬鈞掃了下來,而那七頭四不像也都變成了漫天的閃電其中的一道,轟然聲中,大廳再次被我炸成碎末.

很快,大廳再一次複原.

我炸!

複原!

我再炸!

再複原!

……

重複了十來遍以後,我終于放棄了這種意氣之爭,因為我突然記了起來,眼前這些電腦桌椅什麼的,都只是一種幻境,就算我將它擊毀一萬次,它都能瞬間恢複.

媽的,老子跟一道幻境斗什麼氣.

雖然屏幕上面那一根根豎起的中指依舊對著我耀武揚威,我也是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四處打量,身後櫃台上的方便面與冷藏櫃里面的飲料也都回複了原狀,機房里面的交換機也如原先那樣,點點綠光閃爍其中.

從吧台里面跳了出來,我目光停留在對面的一個小門,那是洗手間,最開始我的時候我進去查看過,里面只有一個蹲坑,甚至連窗戶都沒有.

而眼下,唯一沒有被我破壞的地方就只有廁所了.

對了,這個陣眼會不會在廁所里面?

心頭有了計較,用自己的電系法力模擬出一把白光閃爍的厚背大砍刀,一米多長,巴掌寬,刀背還吊著九個大鐵環,手一抖,叮啷作響.

一腳踹開廁所的門,里面除了蹲坑跟水箱以外,還有一個洗手池.

二話不說,甩開膀子就一頓亂砍,電光所到之處,碎屑亂飛,這種無堅不摧的感覺讓我很過癮.

很快,這廁所里的水箱洗手池什麼的,被我砸成碎片,不過,我所在這個幻境,卻依舊沒有消失.

看著廁所里面又逐漸恢複了原樣,我頓時就抓狂了起來,靠,這陣眼到底在哪,我怎麼樣才能找到這個陣眼.

揮舞著大砍刀又將廁所砍了個稀巴爛,然後用盡全身力氣,揮刀砍向牆壁,轟然一聲,大砍刀在牆壁上迸出了數道耀眼的星芒,然後整把大砍刀都是煙消云散,而牆壁卻是若無其事.

罵了一句,轉身回到大廳,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看著眼前屏幕上的畫面一陣發呆.

這網吧就這麼大,里面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被我炸成過碎片,但這個幻境都是沒有消失,就說明這陣眼不在其中,至于網吧的牆壁,我的法力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對了,會不會這個牆壁需要用到物理攻擊呢?一想到這個,我嘿然起身,走到牆壁前直接就是一招'老子一口噴死你’,聲浪有如實質,如同一個拖著長長尾巴的彗星,直接撞在了牆壁上.

轟然一聲,聲浪煙消云散,而牆壁依然穩如泰山.

又吼了兩句,沒有起到任何效果以後,我又默默的坐回了座位上.

他嗎的,這狗/日的陣眼到底是在哪呢?

點燃一支煙,吸了兩口,目光下意識的看著眼前電腦屏幕.

咦,這款游戲我曾經玩過.

這是一款叫做征途的游戲,據說玩這款游戲的人都是一些有家底的人,而游戲的老板史/玉/柱就是靠著從這些人手里搶過來的錢,東山再起登上了中國頂級富豪的行列之中.

扯遠了,這個畫面的場景我還是比較熟悉的,是在某國白骨洞一層的任務點,畫面中有兩個人正在對峙,一個角色拿著法杖,看來是個法師,而另一個角色拿著弓箭,很明顯,這是一個弓手,其中弓箭手的名字是綠色的,而法師的名字則是紅色的,這說明,這是在弓箭手的國內,而法師則是國外的玩家前來任務.

讓我驚訝的是,這兩個人只是對峙,並沒有動手,而且,這兩人總是在重複著兩句話.

法師說的是:"看來,我只有弄死你才能完成任務了."

而弓箭手說的是:"來呀,你來弄死我啊!"

"看來,我只有弄死你才能完成任務了."

"來呀,你來弄死我啊!"

……

這是倆傻/逼吧?要打就趕緊去打唄,這麼磨蹭做什麼?

我又將目光移動到旁邊的電腦,旁邊電腦畫面也是一個游戲的畫面,但我不清楚那是什麼游戲,反正也是兩個角色在不停的對話,一個角色在說,只有弄死你才能完成任務,而另一個角色再說,來呀,你來弄死我啊……

這是一群神經病,我也懶得再往下看,自顧自的抽煙,抽了三四口以後,我腦中突然電光一閃,靠,這陣眼該不會就是在游戲里面的任務吧,只有將游戲里面的任務做完才能算是破解法陣.

媽的,一定是這樣.

上篇:449 生死寶殿(四)     下篇:451 生死寶殿(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