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61 生死對決(一)  
   
461 生死對決(一)

輕咳了一聲,我也是苦笑道:"既然你知道是他要我來激活法陣的,那你應該也知道,他手上的人質全都是我的親朋好友,如果我去找他決斗,到時候他隨便抓出來一個人質,我都會舉手投降!"

"看不出來,你還真是重情義!"申思磐笑道:"人質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只要你跟金滿園開始正面接觸,我馬上將人質全部救出來!"

"你能把人質救出來?"我斜著眼睛看著申思磐:"出了你的領域,你就是一個普通人,你憑什麼救回人質?"

申思磐哈哈一笑,指了指宋希跟阿離:"我這不是還有兩個得力助手麼?雖然她們倆只是大師級的高手,但可以使用攻擊祝福啊,到時候就有兩個天魂級的高手出現,哪怕只是臨時的,搶回人質絕對沒問題."

雖然他沒有我帥,但說的似乎也有道理,我沉吟了一番:"申總,你剛才那個生死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申思磐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說呢?"

"既然你這麼說,那自然就是假的了,更改生死簿怎麼可能這麼兒戲."我撇嘴道.

"自從我走火入魔以後,更改生死簿這種大活是肯定做不了的,不過,只要等我恢複能力,第一件事就是幫你更改當今一號的壽命,好不好?"申思磐笑道.

媽的,等你恢複能力,說不定已經幾百年以後了,到時候還有個屁用.想了想,轉口問道:"對了,只要你不更改生死簿,那金滿園就不敢去汲取陽神的能量,你還擔心個毛?"

申思磐搖頭道:"人心很難說的,萬一他鋌而走險呢?正南,我就問你,如果換做你,有這麼一個機會,你會不會冒險試一試?"

"我想,我會!"我老老實實的回答,突然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申總,最後一層幻境的那個白衣女子是誰?怎麼不見她出來跟我打招呼?"

申思磐臉色古怪的看著我:"你怎麼對她這麼有興趣?"

我原本想跟申思磐說,這個白衣女子給我吃錯了藥,轉念一想,這一切都是申思磐安排的,他肯定知道這一切,當下也不提此事,只是笑道:"不是這個意思,她怎麼也是你的手下,這個時候應該大團圓嘛."

申思磐哈哈一笑:"正南,她可不是我的手下."

"哦?"我訝然.

"她叫阮可人,以前陽頂天跟陰九幽就是因為她而翻臉成仇!現在被我封閉在那層幻境里面,出不來了."申思磐笑道.

"後來還不是被你橫刀奪愛?"我嗤笑道.心中卻是暗中鄙視,搶別人馬子,真是一個畜生.

"咦,你怎麼知道?"申思磐臉色一變.

"我最後融合的那個冰之玄境,當年號稱萬事通!"我得意的抖了抖眉毛.

"那,他還跟你說了什麼?"申思磐眼神突然變得奇怪起來.

"也沒說什麼."我搖了搖頭,突然有些想念冰棍,不知道那個家伙現在投胎到什麼地方去了.

申思磐哦了一聲,似乎放下心來,沉吟了一下,歎息道:"我將阮可人放在那個幻境里面,也是為了鍛煉她,唉,愛之深恨之切啊."

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就算阮可人被你吊起來捆成s型那也是你的家事,我嘿然一笑,沖申思磐說道:"不管怎麼說,你現在都是有求于我是不是?"

申思磐楞了一下,點了點頭:"雖然擊殺金滿園也是你們人類必須要做的事,但一碼歸一碼,這件事我確實是有求于你."

我頓時大吼:"那你他嗎的還愣著干啥?弄點吃的來啊,老子都快餓扁了!"

————————酒足飯飽後,回到了人類世界的分割線————————

我帶著宋希跟阿離,三人找了一家連鎖酒店,原本是打算開三間房間,但宋希跟阿離強烈要求跟我住在一起,說是怕金滿園突然偷襲.沒有辦法,只能開了一間房,三人住在了一起.

這里有一個小插曲,在開房的時候,酒店前台的美女看著我的眼神很是不善,甚至口中還在嘀嘀咕咕的嘟噥著什麼,這讓我很是郁悶.

老子又不是去3/p,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再說了,就算我是去3/p,那也是為了整個人類忍辱負重,老子是正面人物,知道不.

至于為什麼要在酒店住,那是因為宋希的攻擊祝福冷卻時間還沒到,先前在生死寶殿里面,她已經釋放了一次攻擊祝福,要等到三天以後她才能釋放下一個攻擊祝福.

這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得知宋希的攻擊祝福冷卻時間已到,便打了個電話給金滿園.

金滿園有些詫異的接通了電話:"咦,正南,你已經召喚出了生死審判麼?"

我裝作無奈的歎息了一聲:"沒錯,我是召喚出了生死審判,不過,就在最後一步修改生死簿的時候出了點狀況,他竟然不肯修改生死簿!"

"怎麼會這樣?"金滿園大叫了起來:"我上次更改生死簿的時候不是很順利麼?"

媽的,上次人家可沒走火入魔.

我故意憤怒的大聲叫嚷:"我怎麼知道?難道我還能苦苦追問他這麼做的原因?拜托,人家是生死審判,天地間最牛的主,你覺得他會屌我嗎?"頓了頓,我歎息了一聲:"不過,他說我過幾天再聯系我,還問我要了手機號qq號跟微信號."

"這樣啊……"金滿園沉吟了一下,隨即陰森森的說道:"正南,你可別跟我耍花樣,要知道,我手頭還有人質呢."

我勃然大怒:"草!耍你嗎的花樣,老子曆經險阻的去激活生死寶鑒法陣,又在生死寶殿里面出生入死,還不就是因為你抓了老子的親人?現在是生死審判不修改生死簿,跟我又有什麼關系,居然還說老子耍花樣?老子耍你嗎比!"

阿離跟宋希都是一臉欽佩的看著我,阿離沖我豎起了大拇指,而宋希更是直接在空中幻出了一連串金色的大字:鬼哥你真牛!

真是小孩子沒見過大世面,沒聽過這麼豪邁的粗話麼?

金滿園在那邊楞了好一會,居然沒有發怒:"那生死審判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再聯系你?"

"沒有!"

"那好,有了消息你再聯系我!"金滿園准備掛電話.

"等下!"我連忙大叫.

"怎麼?"金滿園森然說道:"你還有什麼事?"

"我要見見我的親人朋友."我大聲說道:"要不然,我不放心."

"有什麼好見的!"金滿園嗤笑道:"他們又不會缺胳膊少腿!"

"不行!我怎麼知道他們有沒有活著!"我怒道.

"既然這樣,那待會我給你傳一段視頻好了!"金滿園哼了一聲.

"不行!"我再次斷然拒絕:"視頻可以作假,我要見真人!"

金滿園冷笑了一聲:"正南,別逼我發火!"

"發火?發你嗎比火!老子還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呢!金滿園,我現在把話撂這了,今天要是見不到他們,我就跟生死審判把這件事給抖出來,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我嘶聲叫道,為了讓自己更顯得神經質,我粗著喉嚨,語無倫次而又滔滔不絕的罵了金滿園整整三分鍾.

我就是要讓金滿園造成錯覺,讓他認為我已經接近于崩潰的邊緣,如果他再不答應我,我就會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這是一場賭博,賭的就是金滿園會將自己的事情看得更重要,如若不然,只要他淡淡的說上一句,我先殺果兒再殺你父母,我就會立馬原形畢露,舉手投降.

金滿園沉默了一會,最後說道:"既然這樣,那好吧,一個小時以後,我們在天河區好運來羽毛球館見面."

"行!"我掛了電話,將地點跟兩女說了一下,問她們待會打算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只要金滿園將人質帶出來,我們就施展天魂級的手段,將人質統統帶走,剩下的事情,就是你跟金滿園進行大決戰了."阿離笑道.

"你們不幫我?"我有些郁悶.

"首先,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其次,我們要忙著救人!"宋希扳著手指頭跟我講道理.

"那好吧,待會你們一定要保證人質的安全!"我叮囑道.

"放心啦!知道那都是你的親人,我們自有分寸."宋希撇嘴道:"難道兩個天魂級的高手出馬,你還不放心?"

那倒也是.

三人出門叫了個出租車,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到了天河區的好運來羽毛球館.

好運來羽毛球館是一個姓丁的老板投資修建的,跟望江南酒樓一樣,這羽毛球館原先是一家公司准備建工廠,生產一些牙膏洗發水什麼的,後來因為投資商撤資,這一大塊地皮就只修了一棟孤零零的廠房,丁老板見望江南酒樓的模式不錯,也學樣將這工廠廠房租賃了下來,裝修一下,弄了個大型羽毛球館,盡管天河區地處偏僻,前來打羽毛球的人並不是很多,但因為租金便宜,丁老板目前倒也不至于虧本.

下了車,走進羽毛球館的大門,一眼就看到偌大的停車場停著一輛豪華大客車,孤零零的格外顯眼,心中一動,莫非這個大客車就是金滿園用來裝人質的?

上篇:460 生死寶殿(十五)     下篇:462 生死對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