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67 生死對決(七)  
   
467 生死對決(七)

有了宋子羽的加入,妖/豔女子頓時口噴數道鮮血,凸顯的血管已然開始迸裂,全身鮮血淋漓,看上去淒厲異常.不過,盡管如此,她卻是沒有半分退卻的意思,毫無畏懼的站在金滿園旁邊,衣袖獵獵作響,不斷的往淡金色屏障里面輸送法力.

而在紫色的能量圈那邊,阿離又拉出來一個老奶奶,一對中年夫婦,我猜他們就是宋玉清三兄妹的奶奶與父母親,這三人也都不廢話,老奶奶幫著宋希攻擊屏障,而中年夫婦卻是躍于空中,分別幻出刀劍來攔截紅色能量流.

阿離口中咒語不斷,不斷的從紫色能量洞中扯出人來,一個接一個,源源不斷,一直到她停下咒語,場中已經有了十來個宋家的高手.

媽的,宋希這個騙子,不是說宋家只有六個人麼?

隨著宋家高手的增加,妖/豔女子再也堅持不住,接連噴出三口紫黑色的鮮血,而此時,屏障也由淡金色變成金黃色,上面湧現出大量的裂紋,仿佛隨時都能破裂,見狀,女子無比淒厲的喊道:"老爺,我頂不住了!"

金滿園睜眼一看,冷冷說道:"雨姬,你就算死也要堅持住,只要我汲取了陽神能量,哪怕你化為灰燼,我要複活你也不是難事."

說完,金滿園又閉上了眼睛,竟然對這個雨姬的安危不再多看一眼.

那個叫雨姬的妖/豔女子臉上卻是浮現出決然的神情,無比眷戀的看了金滿園一眼,口中喃喃說了一句:"老爺,你保重!"說完,她奮力一咬下唇,整個人竟然蓬的一聲炸裂開來,化作了萬千金色的小符文,這些符文直接貼在了金黃色的屏障上,頓時,屏障上的裂紋瞬間消失,顏色也再次變成了淡金色,堅固度似乎更勝剛才.

負責攻擊屏障的宋家高手紛紛怒喝,都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來攻擊屏障,而負責攔截紅色能量流的,也都是一個個狀如癲狂,放眼整個羽毛球館,猶如群魔亂舞.

空中的紅色能量流越來越密集,盡管有一大半的宋家高手在攔截紅色能量,但還是有不少能量流從縫隙中鑽進去,通過金箍棒轉注到金滿園體內,金滿園身上七彩的顏色也逐漸變得濃郁起來.

那名正在攻擊屏障的老奶奶皺了皺眉,幻出一把短刀,徑直將一道紅色能量流絞成青煙,口中卻是在發號施令:"大家都別攻擊屏障了,全力攔截陽神能量!"

老奶奶此話一出,攻擊屏障的宋家高手頓時紛紛躍于空中,攔截著那越來越多的紅色能量流,可就算這樣,紅色能量流依舊在不斷的增加,到了後面,整個羽毛球館的上方都充滿了紅色,能量流沖向金箍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娘!如今唯一之計,只能施展梵天大陣了."那名中年男子高聲大叫.

"放屁,施展出梵天大陣以後,我們宋家所有的人都會功力盡失,淪為普通人!"老奶奶怒道.

"如今情形,不施展梵天大陣的話,金滿園就會成功汲取陽神能量,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宋家可不僅僅是淪為普通人那麼簡單了,而是會被金滿園全部誅殺!"中年男人急聲叫道.

老奶奶楞了一下,隨即怒道:"先堅持一下再說,說不定金老頭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呢."

看著進入金箍棒的能量流越來越多,而金滿園身上那些七色的光層也是越來越濃郁,我不禁暗罵,你個老東西知道個屌,現在金滿園哪有半分堅持不住的樣子?

"娘!"這次是那個中年婦女在尖聲大叫:"情形有些不妙!您老人家趕緊做決定!"

老奶奶看了金滿園身上那濃郁的七色光層一眼,臉上一陣抽/搐,最後終于咬牙跺腳:"既然這樣,我們也不能讓其他的修道者好過,玉清,你在幽冥紫府里面釋放唯我獨尊法術."

"唯我獨尊?娘,這法術一經釋放,所有修道者都會被強行征召過來,你想做什麼?"中年漢子大聲叫道,同時揮舞著手中的大刀,將一縷想從身旁沖過去的紅色能量劈成煙霧.

"做什麼?我要凝聚所有修道者的法力,再來施展梵天大陣.憑什麼我們宋家人功力盡失,他們坐享其成?再說了,萬一我們宋家人的法力不足呢?"宋奶奶森然道.

"奶奶你說的對!憑什麼我們宋家出力,剩下他們過幸福生活?"大聲附和的卻是宋玉清.

"你住口!"中年漢子大怒,狠狠的盯了宋玉清一眼.

老奶奶冷哼一聲:"玉清,快施展唯我獨尊法術!"

宋玉清也不看中年漢子怒意蓬勃的臉,自顧自的摸出一個類似印章的東西,往那道紫色的能量圈里面一扔,口中念念有詞.

瞬間,紫色的能量圈里面呼嘯聲大作,一個又是一個的人影從能量圈里面掉了下來,有睚眦,有姬無緣,有花無缺的父母,有黃金人偶易水寒,有龍王溫劍如與卓維,甚至還有傾城與孔宣,安然與小艾……總而言之,只要是身上有法力的人,都從這個能量圈中紛紛掉落.

"怎麼回事?"眾人都是議論紛紛,而傾城等人看到我躺在了地上,頓時朝我跑過來.

"正南!"傾城蹲了下來,將我的頭放在她的腿上,哭道:"你怎麼樣?"

孔宣等人也是站在我旁邊,一臉關切的看著我.

而我,只能靜靜的看著他們,因為,我體內所有的能量都已經被乾坤神磨給抽取,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時間流逝,澆滅眾生悲戚,歲月消失,冰凍萬物淒涼,失去未來的光陰啊,請你在絕望的黑夜中回歸吧……"一段蒼老而又古樸的咒語打斷了傾城焦慮的問詢,眾人心中一凜,轉頭看去,只見老奶奶傲然站于空中,雙手不急不慢的在空中畫出了許多符咒,隨著她口中咒語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那些咒語如同歡快的精靈,眨眼間就將整個羽毛球館填滿.

隨著咒語的增多,球館里面越來越壓抑,最後轟然一聲響,一面巨大的法陣出現在球館地面,黑壓壓的,如同墨汁一般的濃稠,中間夾雜著許多銀色的星芒,星芒猶如有生命一般,各自挑選了一個修道者,在他們頭上緩慢的上下起伏.

一時間,場中除了我跟金滿園以外,每一個人的頭上都頂有一個白色的星芒.

"宋家奶奶,你是什麼意思?"姬無緣高聲怒吼.

"你這還不清楚麼?金滿園即將要汲取陽神能量,我奶奶也是為了整個人類著想才將各位召集而來,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們就是要借助大家的力量,施展出梵天大陣."宋玉清高聲回應.

"什麼?"場中頓時炸開了鍋,所有的人都是叫嚷著.

"梵天大陣?豈不是要將我們的法力全部抽取?"

"我們被抽取了法力以後,豈不是變成了廢人?"

"人類的死活與我何干?"

"……"

宋奶奶的咒語聲並沒有半分停歇:"……就讓宿命中的恩怨化做塵土,就讓輪回中的情仇化作云煙,祈求遠古的神祗,賜予我梵天的力量."

隨著宋奶奶念完最後一句咒語,眾人頭頂的星芒驟然變成了一個倒立著的紫色漏斗,然後,我能看到一縷縷有形有質的銀白色能量從漏斗里面緩緩的被抽取出來,凝聚在上空,而場中眾人,卻根本無法動彈,也不能再說話.

所有的人頭頂上的漏斗都在不停的積累著能量,這個時候,就能看出彼此間的差距了.傾城與孔宣還有宋希阿離等人頭頂凝聚的能量球只有乒乓球大小,而姬無緣宋飛揚中年夫婦宋奶奶等人頭頂上的能量球竟然有籃球那麼大,睚眦的能量球是其中最大的,足足比其他宗師級高手的能量球大了一圈.

眾人被吸出來能量球以後,都是面如死灰的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場中除了宋奶奶與金滿園以外,再無站立的人.

不由大急,望向傾城孔宣他們,隱約可以看到他們胸口在緩慢起伏,看來,他們只是昏迷而已.

"合!"宋奶奶厲叱一聲,全部的能量球升上了半空,以宋奶奶的能量球為中心,迅疾的集合,就好像是玻璃上水珠與水珠之間彼此靠攏,兩兩觸碰就會融合成一個更大的能量球,到了最後,一個無比巨大的銀白色能量球在宋奶奶腦袋上方緩緩的轉動.

而此時,那些原本在天空被攔截的紅色能量流,因為沒有了宋家那些高手的攔截,頓時朝著金箍棒瘋狂的湧去,金滿園身上的七彩光層,也已經變得異常的濃郁,甚至如同一個七彩的陶瓷,將金滿園籠罩與其中.

"陣!"宋奶奶再次厲喝,巨大的能量球瞬間化成一個巨大的灰白色漩渦,緩慢的旋轉著,這道灰白色的漩渦仿佛有著巨大的吸力,天空中那些紅色能量流竟然被這道漩渦給吸了進去.

這樣一來,所有的能量流都是被吸進了灰色漩渦中,金箍棒里面不再有新的能量進入,盡管天空中紅色的能量流依舊在增多,可不管怎麼增多,灰色漩渦都能將它全部吸收.

因為不再有新的能量進入金滿園體內,金滿園也就保持著那個七彩的陶瓷造型,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空中不再有新的能量流出現,似乎所有的紅色能量都已經被灰色漩渦給吸收,而灰色漩渦也是越來越慢,看樣子,它已經達到了飽和.

就在灰色漩渦即將停止的時候,宋奶奶突然悶/哼一聲,仰天噴出一口鮮血在漩渦上面,順勢朝金滿園一指,漩渦頓時白光大作,又開始旋轉起來,在一連串的嗖嗖聲中,金滿園身上的七彩能量竟然被這漩渦給吸了過去.

宋奶奶似乎也在拼老命了,只要漩渦的速度稍微變慢,她就噴出一大口鮮血澆入其中.當金滿園身上的七色能量全部被吸完以後,宋奶奶猛咬了一口舌頭,再次噴出一口帶金色的血液,然後整個人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死活不知.

宋奶奶這一口金色的鮮血使得漩渦再次閃爍著耀眼的白光,金滿園手中的金箍棒連同著七枚陰陽古錢竟然蓬的一聲炸成了漫天的碎片,隨著這一聲爆炸,漩渦也是化作云煙,消失在空氣之中.

這樣一來,整個羽毛球館就只有金滿園一個人站立在場中.

良久,金滿園才緩慢的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眉頭一皺,噴出一口烏黑的血液,神情無比複雜,有失落,有苦澀,有無奈,有絕望,只聽得他喃喃說道:"想不到,我金滿園竟然在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失敗了……想不到,我金滿園竟然在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失敗了……"

沒有任何人理會他,因為所有的人都已經昏迷了過去,場中唯一一個清醒的就是我,但也是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力氣,連話都不能說出來.

"想不到,這個老巫婆居然使出了梵天大陣,想不到,這世界上居然還有這麼多的修道者,想不到這些修道者聚集起來的法力竟然如此強悍……"金滿園繼續喃喃的念著.

隨著他不停的念叨,他臉上的神情也逐漸猙獰起來:"既然你們願意舍棄法力來跟我同歸于盡,那麼,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就要讓你們嘗嘗沒有法力的痛苦."

說完,金滿園手中多了一個黑色的葫蘆,這個黑色的葫蘆沒有任何光澤,似乎所有的光線照在它身上都會被它吸收,但是,這個沒有任何光澤的黑色葫蘆,竟然給人一種流光溢彩的感覺.

默念了兩句咒語,金滿園喘息了兩口,又接著念了兩句,看來他也是受傷頗重,這一段並不是很長的咒語,他居然喘息了五次才念完.

在他咒語停頓的那一刻,黑色葫蘆驟然炸裂,然後,從黑色葫蘆中飄出來十縷黑色的煙霧,在金滿園的頭頂繚繞著.

"陰陽兩界,再無修道之人,你們黑暗十大魔王無需任何顧忌,這陰陽兩界就是你們肆虐的天堂,甚至,你們根本無需等到完全進化,就可以將陰陽兩界搞得天翻地覆,去吧,盡情的去殺戮吧!"金滿園厲聲叫道.

十道黑色的煙霧頓時歡呼雀躍著飄蕩著,飛舞著,圍繞著金滿園旋轉了數圈以後,一個個從羽毛球館頂部的大口子飄然而去,而最後一個黑影在臨走前,直接在金滿園的頭頂掠過,就在它掠過的同時,金滿園生機頓失,轟然一聲倒在地上,雙眼圓瞪,竟似死不瞑目.

我也是駭然,金滿園剛才汲取的陽神能量已被宋奶奶利用梵天大陣給奪走,而他本身所剩余的法力並不多,可就這麼丁點法力,卻都被他釋放出來的黑霧給悍然搶奪.

這黑暗十大魔王又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凶殘暴戾?

只聽得那道黑霧尖銳的笑了兩聲:"不錯,臨走前還留了點能量給我,真是厚道啊."

說完,這道黑霧在場中眾人頭頂繚繞了幾圈,似乎再沒有發現擁有能量之人,怪笑數聲,從屋頂口子呼嘯而去.

……

《審判》全文完.

上篇:466 生死對決(六)     下篇:468 詭異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