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68 詭異右手  
   
468 詭異右手

"胖子,你他嗎的給老娘站住!"阿離抄起一根拖把,怒不可遏的朝胖子撲過去.

"偏不站住,我就是這麼的任性!"胖子掉頭就跑,滿臉的肥肉左右擺動.

嗖的一聲,拖把凌空飛出,朝著胖子的腦袋快速接近.

似乎腦袋後面長有眼睛,胖子頭也不回,反手閃電般的抓/住拖把,隨意的往旁邊一扔,緊接著用力一蹬,整個人飛身而起,抓/住二樓的欄杆,一個借力,翻身上了二樓.

回過頭來,胖子笑眯眯的看著阿離:"不服氣的話,你倒是放個法術啊!"

"哼,你也就是知道我沒有法力了,才敢這麼說!"阿離鄙夷的哼了一聲,轉頭看著我:"鬼哥,你倒是管下胖子啊."

"胖子怎麼了?"我笑著問道.

"他剛才捏我屁/股!"阿離氣呼呼的指著胖子.

"又沒少塊肉!多大個事?你以前可沒有這麼小氣哦."我不以為然的笑,轉過頭跟凌風笑道:"要不,你問凌風吧,這是在他家,他可是主人來的."

"我什麼都沒看見."凌風收攏了手中的撲克,轉頭沖二樓的胖子喊道:"胖子,你剛才怎麼阿離了?能不能再示范一遍?"

"這樣不太好吧?"胖子在上面吱吱怪笑.

"你們都是壞人!傾城,我們逛街去."阿離跺了跺腳,拉著傾城就往外走,傾城笑著跟我們打了個招呼,兩人徑直離去.

回過頭來,繼續看凌風,孔宣與唐梓安三人斗地主,一輪牌局很快結束,就在孔宣唰唰唰洗牌的時候,我目光瞥過窗外,遠處樹葉已經金黃,不由一愣,秋天已經到了麼?

此時,距離宋奶奶使用梵天大陣攔截金滿園汲取陽神能量已經有兩個月.因為梵天大陣的緣故,所有修道者的法力都被梵天大陣擄掠一空,從而淪為普通人.沒有了法力,修道者也不能拿宋家怎麼樣,只能是痛罵了宋家一頓以後,眾人無可奈何的作鳥獸散.

可以這麼說,在最近幾十年以內,不會再有法術高手出現,所有的人都回到了原點,要想成為高手,只能是從零開始重頭來過.

"接下來的三十年,將是拳腳功夫的時代!"這是孔宣的原話,說這話的同時,他正揮拳痛毆宋玉清.雖然這家伙罪不至死,但皮肉之苦是肯定少不了的.

毆打歸毆打,但我們跟宋家也沒有翻臉,畢竟金滿園最後釋放的那個什麼黑暗十大魔王還需要我們共同面對.

根據宋家奶奶的預測,這些黑暗大魔王可能會潛伏三個月到一年的時間,然後分別出關,肆虐人類.而在潛伏時期,他們都會找一個人類的身體作為載體.

我問宋奶奶,他們為什麼要附身人類的身體,宋奶奶卻是歎息著回答,因為人類擁有著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譬如仇恨,貪婪,暴戾等等,雖然鬼魂也有這種負面情緒,但他們並沒有人類這麼突出.

宋奶奶說這話的時候,胖子在旁邊若有所思的點頭,並發表了他的看法,如果鬼魂的負面情緒是32a的話,那麼人類的負面情緒就是38e.

這禽獸,你怎麼不說50h呢?那樣不是更加突出?

當今之計,只能是凝聚所有人的力量去尋找這些魔王,在他們沒有進化之前將其擊斃.如果讓這些黑暗魔王進化成功,那對于陰陽兩界來說,無異于世界末日.這可不是誇張,在黑暗魔王里面,其中有一個魔王叫做'鬼車’,每天都要吃九九八十一個幼童,而另外還有一個叫'窮奇’,以吃人為樂,還有一個叫'西王母’的,傳說她掌管災害與刑罰,不僅吃人,連鬼神都吃……

而消滅魔王的任務,居然又落在了我的頭上,一方面是因為我的拳腳功夫比較厲害,另一方面卻是因為,在所有的修道者當中,就只有我體內殘余了一道吞噬能量.

這份吞噬能量還是在相濡以沫神功到了最後關頭,被那股神秘出現的能量給保存下來的.至于我為什麼能在相濡以沫神功中活下來,而且還能保存住吞噬能量,這是個不解之謎.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話不知道是哪個畜生說的,竟然說得我啞口無言,無法反駁,只能愉快的接受了這個保衛地球和平的任務.

我將這事情告訴了婁巍,希望得到他的幫助.盡管我沒有將一號的壽命延長,但一號的胸襟很是開闊,知道這事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並沒有遷怒于我.只不過寶辦這個機構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婁巍這個寶辦負責人只能重操舊業,再次成為龍組組長.

龍組組長一聲令下,全國各級機構紛紛開啟搜尋模式,只要有風吹草動,就馬上上報龍組,再由阿離的父親,也就是那個中年漢子宋世傑負責篩選.雖然他的法力已失,但畢竟閱曆還在,能分辨出報上來的情形是不是由黑暗魔王造成.

但是,這兩個月並沒有偵查到任何關于黑暗魔王的消息,那十個黑暗大魔王似乎都已經在這個世界銷聲匿跡.而我們這群人,每天只能靠在打牌度日……

不得不說,人與人之間就是有緣分存在,在這段時間里面,阿離與宋希竟然很快的融進了我們這個圈子里面,而且,阿離跟傾城關系極好,而宋希則跟安然相處得頗為不錯.

剛才胖子問阿離,你們這些宗師級高手,一個個都活了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現在法力盡失,按說應該急遽的衰老然後就此死去才對,怎麼依舊活蹦亂跳的?此話自然招來阿離的暴怒,攥著拳頭上前與胖子理論,不成想她的拳腳功夫與胖子相差甚遠,在搏斗中反而被胖子吃盡豆腐……

如果世界再無殺戮,天天都能跟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大家一起喝酒吹牛打牌吵架,倒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啊.

手機鈴聲響起,拿出手機一看,是婁巍打來的,不由一愣,莫非有魔王的消息了?沖打牌的眾人噓了一聲,要他們把聲音降低,這才接通電話.

"正南,在東鵬省烏牛縣的將軍鄉菜花村,有一家姓衛的,他家里出現了異常情況."婁巍直接開門見山.

"是什麼異常情況?"我問道.

"聽村里的人說,經常有殘肢在他家附近出沒."

"這也叫異常?不就是斷手斷腳麼?搞不好是罪犯殺人拋尸,或者是野豬把山野墳墓里的尸體刨出來了呢."我不以為意,心中卻是暗笑婁巍疑神疑鬼.

"你有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我是說,有殘肢出沒,重點不在于殘肢,而在于出沒,你見過一只手,一只腳在路上行走麼?"婁巍哼了一聲.

"什麼?"我不由坐直了身體,訝然大叫.

這一聲大叫,孔宣等人都是轉頭看著我,臉上都掛著詢問的神情.

"我們龍組已經拍回了現場的視頻,待會我傳給你,恩,我覺得你現在就可以動身了,畢竟從星城到東鵬省的烏牛縣,有差不多一天的路程."婁巍笑道.

"行,我這就動身!"隨即我又抱怨道:"你就不能安排一架直升飛機麼?要知道,我可是為了整個人類而戰斗."

婁巍呵呵一笑:"現在只是懷疑而已,如果真正能確定那是黑暗魔王,我一定派直升飛機給你."

"到了那個時候,還有個屁用."我悻悻然的掛了電話.

不一會,婁巍的視頻就傳了過來.

這段視頻應該使用某種類似無人機之類的設備拍攝的,因為它的視角是從空中俯向地面.拍攝的時間是傍晚,天色已經灰暗,但還是能模糊的看到下面的景物.

地面是一棟陳舊的木屋,盡管牆面的木板有被刷過桐油,但經過歲月的磨礪,牆面還是呈現出了一種淺黑色.

木屋房門緊閉,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沒有人住,這個拍攝的鏡頭一直往前飛掠,就在視角從門口移走的那一瞬間,木門突然被開啟,一只手出現在畫面中.

畫面一閃而過,我們都是發出一聲驚呼,因為,我們都有看到,畫面中木門被拉開以後,竟然走出來一只右手,一只齊肘而斷的右手,它宛如有生命一般,跳到了木門的門檻上,看樣子是准備走出來.

負責拍攝的龍組工作人員似乎也發現了這種怪異的現象,遙控著攝像機在空中迅速的掉頭,重新回到了木屋前面,鏡頭對准了木門,畫面緩慢起伏,很明顯,這個攝影機是懸停在半空中.

畫面中的木門敞開著,里面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到,那只詭異的右手已然消失不見,要不是有攝像頭將剛才的畫面拍攝下來,我甚至會懷疑剛才只是眼花而已.

攝像機抖動了一下,然後朝著木門方向緩慢前行,天色越發的灰暗,根本看不到木門後面房間的情況,正郁悶之際,有一道光線從攝像機射了出來,穿透了木門後面的黑暗,我們頓時就看到了房間里面的格局.

里面是一間類似客廳的堂屋,堂屋的正中央靠牆是一張八仙桌,八仙桌上方掛有一個神龕,神龕上供了一尊菩薩,距離太遠光線太暗,看不清菩薩是誰.

攝像頭繼續往前飛行,就在我們看清楚神龕上的神像是觀音菩薩的時候,面前驟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就抓/住了鏡頭,再然後,只看到畫面劇烈的搖晃,最後化作一片雪花.

視頻到此結束,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很顯然,最後這個畫面是有人將攝像機給抓落,然後摧毀,而出手抓落攝像機並摧毀它的,極有可能就是我們之前看到的那只右手.

媽的,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只殘缺的右手還成精了?

上篇:467 生死對決(七)     下篇:469 香格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