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497 午夜綠顏  
   
497 午夜綠顏

那些玉蜂似乎很是懼怕火把,見到我們揮舞著火把過來,都是退後了好幾米,但它們也沒有放棄,待得我們走過去,馬上一擁而上,保持著三四米的距離,嗡嗡的跟在我們身後.

這樣一來,負責斷後的胖子頓時哇哇大叫,連聲催促我們趕緊走.

一路疾跑,我們很快就穿過了練功房那條長長的通道,來到了裝有三扇木門的大廳,原本想著到了這里只要將房門一關,就能將玉蜂隔開,但是在看到房門的時候,我忍不住罵了一句,草,這房門竟然已經被楊過擊碎.

不過,我心頭很快就有了計較,等胖子等人出來以後,要他們先往上走,然後我將鐵鎬連同上面燃燒的衣服都是往通道里面一扔,又是摸出兩瓶二鍋頭,乒乒兩聲摔碎在鐵鎬附近,火焰頓時騰空而起,在火光掩映中,可以看到那些玉蜂紛紛退後.

媽的,你們去死吧!

我在芥子墜中摸出一個手雷,扯掉插銷丟在了火堆之中,轉身就跑.

我發誓,就算我以前被三條野狗追都沒有跑得這麼快,穿過大廳,又沖過了那條長達五米的斜通道,一直到了那個裝紅薯的地窖以後,身後才傳來轟然一聲巨響,要知道,這種手雷觸發後的延遲時間才四秒呢.

"媽的!"我罵了一句,抬頭一看,胖子等人都是在地窖上方看著我,見到我出來,眼中都是閃現過一絲欣喜.

我用力一躍,沖勢漸消之際,左腳在側壁上一蹬,身子沖向右上方,待得身形再次下落的時候,右腳再往對面側壁一蹬,沖天而起,整個人凌空一個折轉,落在了地窖旁邊,望向聞戰:"芊芊怎麼樣了?"

聞戰看了看懷中的溫芊芊,苦笑著點了點頭:"呼吸比之前要穩定很多,看來那個解藥還是有點作用."

話音剛落,溫芊芊卻是嚶嚀一聲醒轉了過來,聞戰頓時大喜:"芊芊,你醒過來了?"

芊芊眼神有些迷糊的看著周圍,似乎一下子想不起來是怎麼回事,目光在我們身上一一掃過以後,回過神來,'啊’的大叫了一聲.

聞戰頓時急聲說道:"芊芊,怎麼了?"

"我的臉是不是很難看?"溫芊芊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臉.

我連忙擋住了她的手,笑道:"就是被叮了幾口,已經吃了解藥,很快就會沒事,但你現在不能去碰,要不然……"

"要不然就會怎麼樣?"溫芊芊跟聞戰異口同聲的問道.

"要不然,就會很痛."我摸/摸鼻子,笑道.

"噗嗤!"溫芊芊卻是看著我笑出聲來:"鬼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哦."

我訝然道:"我怎麼了?"

"你的頭發啊!"溫芊芊咯咯的笑道.

我這才覺得頭頂有些發涼,暗叫不好,伸手往頭上一摸.果然,我的頭發猶如被野火燒過的茅草茬子一般,到處坑坑窪窪的.不由哈哈一笑,撓著頭皮說道:"好早以前就想剃個光頭,這次總算能下決心了呢."

回頭看了看地窖下面的通道,開始有煙霧從里面飄出來,沉吟了一下,招呼眾人走遠一些,又摸出一個手雷丟在了地窖口,轟然一聲以後,地窖口也是被炸塌,將通道徹徹底底的埋在了下面,這才轉身說道:"我打電話給婁巍,讓他弄幾套裝備過來."

胖子訝然問道:"你要什麼裝備?"

"就是那種好像宇航服一樣的防化裝備,還有那種火焰噴射器,有了這種裝備,我就再挖開通道,沖進去將這里面的玉蜂統統干掉."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等你挖開通道的時候,估計里面的玉蜂都已經餓死了."聞戰見到溫芊芊似乎已經沒事,心情也是大好.

"那我再要他開一台挖掘機過來."我嘿嘿一笑.

"可婁巍一來的話,這里面的黃金可就要歸國家了."胖子一臉的不舍.

"我們先拿走一部分就是,剩下的再給國家好,想來婁巍也不會反對."我笑著說道:"反正對于我們來說,一億跟一百億區別不大,但對于國家就不同了,恩,聞戰,你說呢?"

聞戰愛憐的看著懷中的溫芊芊:"我們不差錢,來這里原本是想增加人生閱曆,經此一事以後,我現在只想趕緊回去跟芊芊結婚,其余的都不重要."

"哈哈,那行,但也不能白忙活,這樣吧,這些黃金,我們一人拿十塊金磚,其余的就給國家."我笑著看向初夏:"初夏,你沒意見吧?"

初夏也不忸怩,笑道:"他爹的,這麼愉快的事我肯定沒意見."

跟婁巍說了這邊的情況,婁巍頓時大喜,表示馬上動身趕過來,掛了電話以後,一看天色,太陽已經下山,馬上就要天黑了,我笑道:"就算婁巍接到電話馬上動身,最少也要明天下午才能趕到,今晚我們就在這露營."

聞戰看了看溫芊芊的臉,發現解藥已然開始起效,溫芊芊臉上的紅腫,正逐漸的消褪,不由笑著點頭:"我們沒意見."

初夏也是笑著說道:"我也沒意見."

我轉身看了看身後的木屋框架,心中也是有些懊悔,先前要不是將木屋拆掉,好歹也有一個遮風擋雨之處,現在的話,只能希望今晚別下雨,要不然就麻煩了.

收集了一大堆木板,又砍了兩棵海碗粗的樹,燃起了大火以後,天色已經變黑,拿出些東西大伙分著吃了,又天南地北的聊了個把小時.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與眾人商議了值班的時間,第一班是聞戰,然後是溫芊芊,胖子,我,最後一班是初夏,每一班兩個小時,正好撐到第二天早上六點.

幸好人多,五個人輪流值班,休息的時間倒也充裕.

胖子則是在木屋的廢墟中,抱來了幾床被褥,笑著說道:"雖然灰塵頗多,但總比沒有好,要不要隨便你們,我反正先睡了."說完,自顧自的鋪好一床棉被,呼呼的就睡了過去.

跟聞戰等人聊了一會,我也是沉沉睡去,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情,簡直比我一個星期經曆的事情還要多,身心俱是異常的疲憊.

等我半夜突然醒來的時候,發現火堆已經快要熄滅,連忙往火堆里面添木板,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凌晨一點半,按照值班表,午夜十二點到凌晨兩點這段時間是胖子值班,不由低聲的罵著胖子:"草,你值班就是這樣值班的?"

胖子彎腰如蝦睡得極死,我也懶得叫醒他了,摸出煙,湊在火堆前點燃.

剛抽沒兩口,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我發現胖子的呼吸聲極為怪異,一會綿長一會短促,仔細一聽,發現這種呼吸頗有規律,先是深吸一口氣進去,差不多十來秒鍾以後才呼氣出來,但呼氣卻只用了短短一秒鍾,接著是短促的吸氣,然後是綿長的吐氣……一長一短,一短一長,如此循環,無比的詭異.

胖子這是修煉了葵花寶典神功麼?氣息怎麼這麼古怪的?跟胖子出生入死那麼多次,從來沒有發現他的呼吸這麼古怪過.

正准備推醒胖子,卻是發現在火光掩映中,胖子臉上隱約有一層淺淺的綠色,還以為是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去,那一抹淺綠依舊存在,讓人驚駭的是,這一抹綠色居然還在胖子臉上緩慢移動著.

轉頭看向其他人,發現在他們的臉上,也都是有一抹淺淺的綠色在緩慢移動,而且,他們的呼吸也如胖子一般,一會綿長一會短促.

嗎的,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都中毒了麼?還是我眼花了?連忙摸出手機,調到自拍模式,對著攝像頭一看,自己的臉上卻是沒有這種綠色.

不由一陣狐疑,如果是中毒的話,為什麼我就沒事,總不可能我百毒不侵吧?

用力推了推胖子,除了發出一道夢囈般的咕噥以外,胖子沒有任何的回應,這更讓我訝然,要知道,胖子本身也是習武之人,如果連這點警覺都沒有的話,那他當初學藝只有兩個結果,一個是被踢出師門,另一個則是被他師父活活打死.

又驚又怒,站起身來摸出霰彈槍,吐掉煙頭,厲聲叫道:"是誰在搞鬼?是誰?"

除了對面山谷中傳來隱約的回音,沒有任何的回應.

情急之下,我奮力的踢了胖子屁/股兩腳,胖子這才揉著眼睛醒了過來,臉上並無任何痛楚,反而是一臉迷糊的看著我:"鬼哥,怎麼了?"

"你中毒了!"我厲聲道.

"我中毒了?"胖子駭然大驚,快速的摸了摸自己的老二:"咦,真的呢,老二都硬/起/來了,這肯定是傳說中的奇/淫/合/歡/散.天啦,我該怎麼辦?是不是要跟別的女子交/合數百次才能解毒啊?看來,我只能找初夏幫我解毒了."

一邊說著,一邊悲憤的走向初夏:"他嗎的,老子守護了這麼久的貞操,居然就這麼便宜你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篇:496 奮不顧身     下篇:498 束手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