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16 五絕大陣(一)  
   
516 五絕大陣(一)

韋紫衣目光中閃過一絲訝然,不過也沒有理會我的挑釁,扭頭沖琳子笑道:"這位姐姐怎麼稱呼?"

"禹若琳,叫我琳子即可,紫衣妹妹為何要綁住我夫君?"琳子淡然說道.

"你夫君?"韋紫衣眼中閃過一絲怪異的神情,隨即指著五花大綁的青年人,嬌笑道:"你是說方戰麼?咦,他什麼時候結婚了?居然有了姐姐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娘子?"

"沒錯,我就是他娘子,既然都是古克族人,我夫君究竟犯了什麼大錯,以至于你要將他綁住?"琳子點頭道.

我望向方戰,心中也是有些訝然,如果他真是被渾沌附身的話,又怎麼會落入韋紫衣手中?黑暗魔王總不可能這麼不濟事吧?

方戰似乎中了某種秘術,雖然面色焦急,嘴巴不斷的張合,就是發不出聲音.

"方戰潛入我祖傳密室,企圖偷取我花古克族雷轟電閃的秘籍,就憑這一點,我就可以當場將他擊斃,現在也是看著黑古克大寨主的面子,格外開恩才留得他一條性命."韋紫衣嬌笑道.

"那你要怎麼樣才能釋放我夫君?"琳子蹙眉道.

"很簡單,破了我們花古克族的五絕大陣即可!"韋紫衣臉上笑容一斂,緩緩說道.

五絕大陣?

我腦中頓時就湧現出了一個傳說,一個經常在小說中能看到的傳說,傳說在我國的西南邊陲,有一個五毒教,而這個五毒教就是利用蛇,蜈蚣,蜘蛛,蠍子與蟾蜍這五毒來害人.

莫非,這個韋紫衣所說的五絕大陣就是用這五種毒物所組成的陣法?

望向琳子,琳子臉上卻是變了顏色,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云淡風輕的琳子如此動容,想來這五絕陣確實非同小可.

"五絕大陣是花古克族用來囚禁上古凶獸的,你要我們破解五絕大陣,是打算釋放出來那頭上古凶獸麼?如果上古凶獸出來肆虐人類,難道你就不怕遭報應?"琳子寒聲說道.

"我當然怕,所以,你們在破解了五絕大陣以後,順便再將那頭上古凶獸給擊殺,取出凶獸內丹給我."韋紫衣用手撫了撫頭發,銀色的發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用凶獸內丹來交換,這就是釋放方戰的唯一條件,除此以外,再無其他可能,你可以回去找你們黑風寨的人商議一下,反正五絕陣也需要五名高手才能啟動."

琳子臉上陰晴變幻,好一會,才跟我說道:"鍾先生,麻煩你在這等我一下."

我點了點頭:"沒事!你去吧."

琳子又轉身跟韋紫衣說道:"我這就去叫人來,請你等我幾個小時."

韋紫衣笑道:"這個自然."

揚了揚手,立刻有兩個漢子走過去將吊籃懸在了峭壁上,琳子走過去站在吊籃上,漢子們頓時垂下了吊籃,放下琳子以後又將吊籃收了回來.而那五名巨人,卻是徑直跳下了峭壁,跟著琳子而去.

琳子一走,韋紫衣輕笑了一聲:"這位帥哥,貴姓?"

"你剛才沒聽見別人叫我鍾先生麼?"我硬/梆/梆的說道.對于這種級別的紅顏禍水,我只能是硬著語氣說狠話,如果語氣不硬的話,那某一個地方就會硬了.

"聊聊天嘛,何必這麼生分?"韋紫衣沖我拋了個媚眼,嬌笑著說道:"都說你們漢人花樣多,是不是真的呀?"

"不管是漢族還是古克族,每一個民族都有好人與壞人,都有老實的人與花樣多的人."我正色道.

"哎喲,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啦."韋紫衣掩嘴嬌笑,全身花枝亂顫.

"是什麼意思?"我已經覺得心跳又開始加速,連忙在心里默念阿彌陀佛.

"我說的花樣多,是說你們漢人在床/上的花樣多."韋紫衣笑道:"真想跟你們漢人切磋一下,交流下心得呢."

阿彌陀佛,無量壽佛,哈利路亞,你的我的小蘋果,歐巴江南厮大……

"帥哥,要不要去那邊樹林休息一下呀?"韋紫衣距離我越來越近,我甚至能聞到她身上的體/香.

腦中電光火石一閃,媽的,既然他們能抓/住方戰做人質,為什麼我就不能抓/住這個韋紫衣做人質,怎麼也是花古克族的族長,只要抓/住了她,那邊怎麼也要投鼠忌器吧?

頓時欲念大消,臉上卻是裝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樣:"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去決戰到天亮吧."一邊說,一邊探向韋紫衣的手臂.

韋紫衣臉如桃花粉紅,膩聲的嬌笑,一點都不閃躲.

就在我抓/住她手臂的時候,手指用力收緊,如同鐵爪一般扣住了韋紫衣的手臂,同時整個人迅速的一轉,直接轉到了韋紫衣的身後,另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想不到這進行的如此順利,一時間,我忍不住放聲大笑:"韋族長,你實在是不應該距離我太近的."

韋紫衣卻也是嬌笑一聲,笑聲一點都不驚慌,甚至還有得意:"鍾先生,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才對,你實在是不應該距離我太近的."

我心中一驚,圈住她脖子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收緊:"你什麼意思?"

沒想到我手臂一收,竟然毫無著力點,就好像我手臂環住的並不是她的脖子,而是一塊海綿.

駭然大驚之下,抓/住韋紫衣手臂的手用力收緊,卻發現手中抓的手臂也是如同海綿一般.

難道我懷中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海綿.

我下意識的松開了手,想要將懷中的人看個究竟,就在我將懷中的韋紫衣扳轉身子的時候,韋紫衣突然沖我一笑,頭發微微一甩,銀光一閃,她頭發上的銀色發帶就直接貼到了我臉上,似乎有冰冷滑膩的物體從臉上快速掠過,然後耳根一緊,似乎有東西纏在了耳朵上,就好像戴眼鏡一般,這冰冷滑膩的物體橫在我左耳跟鼻梁之間.

我目光下移,頭皮一陣發麻,靠,什麼銀色發帶,在我臉上的分明是一條小指粗的銀蛇,通體有著銀光閃爍的鱗甲,頭頂更是有一坨如皇冠一般的肉芽,尾巴掛在我左耳,蛇口距離我鼻尖不到三寸,沖著我吐著絲絲蛇信,眼中閃爍著陰冷,仿佛只要有人一聲令下,它就會毫不猶豫的咬我一口.

我恰好認識這種蛇,它叫銀冠蛇,一般都是鉛筆粗細,像這種小指粗細的,已經算是銀冠蛇王了.此蛇劇毒,一口下去,再強壯的人也會在五秒鍾之內斃命,最變/態的是,它還無視各種物理攻擊,曾經有人用一柄打鐵用的大鐵錘,狠狠的將它錘了數十下,最後它還是將那人咬死後悠然離去.

一時間,我全身僵硬,不敢動彈.老實說,這樣一條劇毒的銀冠蛇王掛在我耳朵上,而蛇頭距離我的鼻尖不到三寸,我沒有尿褲子已經算我膽大了.

韋紫衣膩笑著摸了摸/我的臉龐:"帥哥,不是說好的一起去旁邊樹林休息下麼?你怎麼就突然動手動腳了呢,真是搞不懂你們漢人."

她的一雙手在我身上一陣游走,很快就搜到了我的玉佩,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看,越看越是興奮,口中嘖嘖稱贊:"哎喲,這不是空間袋麼?難怪之前在山下小鎮里,你居然能摸出火箭炮來,當時我還納悶呢,原來有這寶貝,嘖嘖,賺大了,這可是無價之寶啊.小白,你好好的看著點鍾先生哦,要是他動手動腳的話,你就咬他."

那條銀冠蛇嘶嘶了兩聲,竟似聽懂了韋紫衣的話.

媽的,這個韋紫衣又怎麼知道山下小鎮的事情,琳子不是說那小鎮上的人都是白古克族人麼?怎麼又跟花古克族人扯上了關系?

韋紫衣卻是直接坐在了地上,渾然不顧自己春光大/泄,興致勃勃的把/玩著玉佩,不時的從里面摸出來一些物品,而我卻是只能呆呆的站于一旁.

差不多過了兩個小時,就在我全身酸麻之際,站在懸崖旁邊的兩名漢子突然嗚哩哇啦的叫了起來,韋紫衣收好玉佩,站起身回應了幾句,那兩名漢子便放下吊籃,不一會,吊籃緩緩升上,走出來四個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形頎長的黑衣中年人,劍眉斜飛入鬢,雙目炯炯有神,跟方戰竟然有七分相似,此人定是方戰的父親方伯達無疑.

緊跟在他身後的是一名黑衣魁梧大漢,濃眉大眼,不怒自威,此人與方伯達又有五分相似,不用說,此人應該是方想的父親,方伯達的弟弟方仲達.

方仲達的後面是方想跟琳子,一行四人走到了韋紫衣面前停住,琳子見到我臉上的銀冠蛇王,秀眉微蹙,卻也沒有說什麼,方伯達卻是看著遠處被五花大綁的方戰,忍不住往那邊走了一步,韋紫衣嬌笑著輕咳了一聲,頓時有兩人將電母閃削尖的那頭對准了方戰的左右太陽穴,另一只手高高揚起了雷公轟,似乎只要方伯達再往前一步,他們就要將電母閃鑿進方戰的腦袋里面.

方伯達眉頭一皺,停下了腳步,輕咳一聲:"韋族長,你到底意欲何為?"

"我都跟琳子姐姐說了啊,要你們破解五絕大陣就行."韋紫衣笑道.

方仲達欲待再說什麼,旁邊的方仲達開口道:"大哥,想要救方戰的命,看來只能是破陣了."

方想也是附和道:"對啊,伯父,反正破解五絕大陣也不是什麼難事."

方伯達見方仲達父子這麼一說,沉吟了一下,轉頭跟韋紫衣說道:"那行,多余的話也不必說了,我們開始破陣吧."

,

上篇:515 雷轟電閃     下篇:517 五絕大陣(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