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17 五絕大陣(二)  
   
517 五絕大陣(二)

韋紫衣笑道:"方寨主,莫非山寨里面的事情過于繁多?又或者是因為方戰在我們手中的緣故,以至于你現在思緒不清晰?難道你不知道破五絕陣需要五個人麼?現在你們才來四個人呢."

方伯達沒有回答,他身後的琳子卻是說道:"紫衣妹妹,我們這邊還有一個人呢."

"什麼?還有一個人?在哪?是誰?"韋紫衣裝作訝然的四處張望:"what?where?who?"

"就是這位鍾先生."琳子沖我揚了揚下巴.

"你說這位鍾先生麼?他好像不是你們黑風寨的人呢."韋紫衣走到了我身邊,媚/笑著勾住了我的下巴.

"這個很簡單."方伯達沉聲說道:"只要鍾先生開口提出申請,我批准,然後有方仲達跟方想兩名山寨核心人員做擔保,他立馬就是我們黑風寨的一員."

"是嗎?"韋紫衣將手順著我的脖子往上移,放在了我的臉上:"鍾先生,你願意加入黑風寨?而且,你願意幫助他們破五絕大陣嗎?"

靠,這又是唱哪一出?好端端的就要我加入黑風寨,又要去我破什麼五絕大陣,憑什麼啊?剛才琳子都說了,五絕大陣關的可是上古凶獸,媽的,是凶獸呢,上古的呢,萬一陣破了上古凶獸卻沒弄死,那人類豈不是要遭殃?十個黑暗大魔王已經夠讓我頭疼了,再加上一頭上古凶獸那還得了?不行,萬萬不行.

正要拒絕,方想突然開口說道:"鍾先生,如果你不幫忙的話,你朋友丁先生……嘿嘿."

胖子怎麼了?我頓時狐疑的望向琳子,琳子卻是歉然沖我一笑,也不說話,瞬間我就明白了,肯定是方伯達等人為了營救方戰而逼/迫琳子交出胖子,不用說,胖子現在已經落進了他們手中.

心中極為郁悶,卻也是無奈,只得狠狠的說道:"我志願加入黑風寨,如果黑風寨是一個屌,那我就是屌絲,緊密的團結在屌的周圍……"

"我批准."方伯達急忙打斷了我的話頭,方仲達與方想也是黑著臉同意我加入.

"好,既然這樣,你們隨我而來."韋紫衣將手從我臉上拿開,順勢將自己的頭發撫了撫,與此同時,我耳根一松,那條銀冠王瞬間又鑽進了韋紫衣的頭發里面,如同發箍一般盤在上頭.

我頓時心里頭落下了一個大石頭,當即就想掏槍出來沖著韋紫衣開一槍,轉念一想,不行,就算我將韋紫衣當場擊斃,也沒有辦法對付這條銀冠蛇,憑借著銀冠蛇的速度與毒性,只怕我們這幾個人,全都得掛在這.

看來,還得見/機/行/事,最起碼,也要等到韋紫衣離我遠點再攻擊.

不過,韋紫衣並沒有給我這種機會,在她帶著我們前往五絕大陣的路上,她都是跟我們在一起,距離不超過五米.

穿過樹林,來到了一個村落,雞鳴狗吠,炊煙嫋嫋,與一般的村落並無異樣.

走進村落大約三百來米,就看到了一個大草坪,草坪的最中間有一個兩米見方的蓋子,蓋子在陽光下閃爍著古銅色的光澤,頗為滄桑的感覺,在銅蓋的一側,有一把巨大的銅鎖.

這把鎖真的是太大了,以至于我都找不出合適的東西來打比方.恩,公交車都見過吧?知道公交車有多大吧?你以為我會說這把鎖有公交車那麼大?別逗了,那怎麼可能,這把鎖也就是公交車的方向盤那麼大而已.

韋紫衣走了過去,在銅鎖上東摸/摸西戳戳,咔噠一聲,銅鎖就打開了,招呼手下將銅鎖搬開,露出了一條斜斜向下的通道,通道的牆壁上點有油燈,燈影搖曳,就算是在大白天,也是透著些許幽深與詭異.

閃身退後,韋紫衣嬌笑著沖方伯達做了個請的動作:"大寨主,請!"

方伯達哼了一聲,舉步欲前,卻是又停了下來:"韋族長,只要我們破解了五絕大陣,你就會釋放我兒子麼?"

韋紫衣臉色一正,右手五指岔開斜放于胸前,然後曲起中指:"我以滄浪神的名義起誓,只要你們破解了五絕大陣,我當即釋放方戰,而且以後絕不再提此事."

方伯達點了點頭,邁步而入.看來這個所謂的滄浪神就是古克族的神靈,聽得韋紫衣這麼起誓,他就不再有任何顧慮.

方仲達與方想緊跟在方伯達身後走了進去,琳子掃了我一眼,沖我揚了揚下巴,示意我先走,我再次回頭看了一下韋紫衣,發現依然沒有機會將她擊斃的同時躲開銀冠蛇的報複,只能嘿然一笑,踏入了地底通道.

就在我們進入通道以後,後面傳來韋紫衣的笑聲:"我就在這恭候各位的好消息了,來人,先把蓋子蓋上."

哐當一聲,銅蓋被蓋上,外面的陽光頓時被隔絕,接著又傳來咔噠的聲音,看來韋紫衣將銅鎖也鎖上了.

通道沒有任何機關,也不長,五十米左右,通道的盡頭是一個圓形的大房間,我們就站在房間口打量著里面的情形.

房間的地板上鋪著鏤刻有花紋的石板,石板上竟然散發著一層幽幽的藍光,藍光又將石板上的花紋映照得更加明顯,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石板上的花紋一目了然.

花紋的最外面是一個圓環,圓環里面是一個縱橫交錯的五角星,五角星的每一個角都有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小圓,而在五角星的最中間,卻是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圓.

五個角上的圓與最中間的大圓顏色異常的藍,如同海水一般,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圓形房間就是所謂的五絕大陣,而最中間的這個圓估計就是五絕大陣的陣眼.

"琳子,你先跟鍾先生說一下五絕大陣……"方伯達轉頭跟琳子說道.

"慢著."我直接打斷了方伯達的話頭:"我倒是要想問下你,這里面被困的是什麼凶獸來著?如果我們不能將這頭凶獸擊斃,反而讓它跑出來又會有什麼後果?"

方伯達臉上不悅之色一閃即逝,淡淡一笑:"鍾先生,這只上古凶獸是花古克人在一千年以前捕獲的一頭魔獸,你也知道的,一千年以前大家都在使用冷兵器,只要是稍微凶猛的動物,人們都要耗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將其制伏,所以,盡管稱之為凶獸,其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厲害,再說了,今昔不同往日,就算將這頭魔獸釋放出來,那又如何?難不成他還是機槍大炮的對手?"

呃,方伯達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

方伯達接著說道:"鍾先生,我知道你宅心仁厚,但我也不是凶殘之輩,如果沒有把握收拾這種凶獸,我又怎麼會輕易答應韋紫衣的要求?如果這頭凶獸釋放出來會肆虐人類的話,我們古克族人肯定首當其沖,那樣的話,我救出方戰又有什麼意義呢?還不是要被凶獸被吃掉?"

我眉頭一皺:"既然這樣,你直接跟我說就是,又何必用胖子的性命來威脅我?"

"誰威脅你了?"琳子淡然道.

"你在裝什麼傻?"我郁悶極了:"方想用胖子的安危來威脅我,難道你沒有聽見?我就問你一句,胖子是不是已經落入了方想手里?"

"誰說的?胖子在我房間里面好好的呢."琳子沖我翻了個白眼.

"什麼?胖子沒事?"我頓時大怒,轉身指著方想道:"喂,你說那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什麼了?我只是說了一句你的朋友丁先生,除此以外我說什麼了?"方想冷笑:"我其實是想說,你的朋友丁先生很好啊,在琳子的房間里面很安全."

日!

除了說這個字,我實在是無話可說,媽的,中了方想的計.

都怪琳子,方想說這句話的時候,你那麼歉然看著我做什麼?害我以為胖子被方想給抓/住了呢.

"既然已經下來,就只能是破解了五絕大陣才能上去."琳子看了我一眼,見我並沒有氣急敗壞,這才繼續說道:"好在破解五絕大陣也不是什麼難事,我們每人站于一角,同時往腳下的圓圈用力一蹬,五絕大陣就會被啟動,大陣啟動以後,會有五個被降頭術控制的傀儡出來跟我們打斗,將其打敗,五絕大陣就算是被破解了,到了那個時候,中間被禁錮的凶獸就會被釋放出來."

"就這麼簡單?"我訝然道.

"說簡單其實也不簡單,首先,那五個傀儡功夫很高,是用以往花古克族人曆代高手的尸首做成的,我們要打敗這些傀儡有一定的難度,其次,在打斗的時候,我們是各自為戰,不能聯手退敵,最重要的是,我們萬萬不能離開圓環."琳子指著五角星角尖的圓環說道.

"如果離開了會怎麼樣?"我好奇的問道.

"如果你離開了圓環,那麼在你這個方向就會出現第二個傀儡,而且,如果你不能回到圓環的話,每隔五秒鍾左右,就會又出來一個新的傀儡."琳子沉聲說道.

"無窮無盡?"我訝然道.

"倒也不是無窮無盡,每個方向最多只有九個傀儡."琳子緩緩說道:"一個傀儡就夠你應付的了,如果是九個傀儡全出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鍾先生,不是我們危言聳聽,務必請你痛下殺手,千萬不能有任何仁慈之心."方伯達一臉嚴肅的說道.

草,老子是神經病麼?一具傀儡,死尸而已,能有什麼值得我同情的.當下微微一笑:"這個自然."

當下五人分別站于五角星一角,方伯達喊了句一二三,五人同時用力一蹬.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篇:516 五絕大陣(一)     下篇:518 五絕大陣(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