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19 相煎何急(一)  
   
519 相煎何急(一)

小黃狗尾巴搖得飛快,歡快的跑到我的身邊,使勁的蹭著我的腳.

你妹,要不要這麼賣萌啊?我從芥子墜里面摸出了一條火腿腸,剝開皮,放在了小黃狗面前,小黃狗頓時喜出望外,三口兩口就將火腿腸吃了個干乾淨淨.

"它是上古凶獸!快開槍!"這次是方伯達在大聲呼喊.

我一陣遲疑,你說這麼一條肉呼呼的小黃狗是上古凶獸,我還真是不信,可是,它又分明是我們破解了五絕大陣以後才鑽出來的,它不是凶獸誰是凶獸?

正猶豫間,小黃狗身上隱然有藍光一閃,我感覺到頭部似乎有什麼暖洋洋的東西一掃而過,再然後,小黃狗開口說話了:"凶獸?凶你妹的獸!你這傻/逼會不會說話啊?老子是上古靈獸,聽清楚點,是靈獸!"

聽小黃狗這麼一說,我又是吃驚又是好笑,將槍口對准它,笑罵道:"草,你還會說人話?"

"汪了個汪的,我將你的語言系統複制了一份,說人話自是小菜一碟."小黃狗又汪汪的叫了兩聲,繼續說道:"被這狗/日的五絕大陣禁錮了這麼久,都他汪的快餓瘋了,你們趕緊弄點東西來吃,要不然,我就吃了你們."

"日,難道你沒看到我在用槍對著你嗎?"我用槍口頂了頂小黃狗的腦袋.

"你覺得這條燒火棍能對我造成傷害?"小黃狗嗤笑道.

"那我開槍了哦?"

"開槍吧,趕緊的,老子要是汪了一聲,都不算上古靈獸."

呀嘿,這麼胸有成竹,莫非它真的神通廣大?訝然之下,我槍口下移,抵在了小黃狗的肚子上扣動了扳機,砰的一聲,小黃狗的肚子頓時就被炸開了一個大洞,果然,它叫都沒有叫一聲,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就此死去.

這就是上古凶獸?我有些愕然,你怎麼也要跟我反抗幾個回合,最後關頭被我擊斃才符合你的身份吧?就這麼一聲不吭的掛掉,算什麼?

不過,就算被我轟出來一個大洞,它都沒有任何血液流出來,這一點倒是符合它上古凶獸的身份,旁邊還有一個乒乓球那麼大的黃色圓球,也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凶獸內丹.

問方伯達,方伯達卻也不是很清楚,走過來撿起看了看,說了一句可能是吧,便將其握在手心,招呼我們往外走.

見到方伯達方仲達等人轉身,我隨手將這只小黃狗的尸體連同霰彈槍一起放在了我的芥子墜里面,並不是我惻隱之心發作,想要將它找個地方埋葬,而是想著這玩意應該有些科研價值,准備要婁巍轉交給第九研究所.

走到通道口,方伯達叫開了門,門外只有韋紫衣跟另外兩名花古克族人,見到了我們,韋紫衣很是訝然:"咦,這才進去半個小時不到,你們就搞定上古凶獸了?我連日記都沒寫完呢."

方伯達將手中的黃色小球遞到了韋紫衣面前:"這就是你想要的內丹麼?"

韋紫衣見到這個黃色小球,眼前一亮,連忙伸手去抓,方伯達卻是將手一縮:"我孩兒方戰呢?"

韋紫衣頓時嬌笑道:"大寨主,你先將內丹給我好不好?"

"不行,沒有見到方戰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將內丹給你的!"方伯達斬釘截鐵的說道.

"哎呦,大寨主,都是一家人,不要那麼生疏嘛."韋紫衣掩嘴嬌笑.

方伯達冷笑道:"你是花古克族,我是黑古克族,一家人我可不敢高攀不起,還請韋族長按照約定,釋放我孩兒方戰."

韋紫衣咯咯一笑:"方寨主,你誤會我的意思啦,一家人的意思是說,我很快就要嫁到你們黑風寨啦,怎麼不是一家人呢?"

"你要嫁到我們黑風寨?"方伯達一臉訝然.

"對啊."

"絕對不可能!"方伯達眉頭豎起,厲聲喝道:"我們黑古克族的人,絕對不可能跟你們花古克族的人通婚!我倒是想要知道,你要嫁給誰?"

"是我!"站在旁邊的方想突然開口說道.

方想這一開口,不僅僅是方伯達等人異常驚訝,就連我,也是大為吃驚.

在我們愕然的眼神中,方想走上前,伸手摟住了韋紫衣的腰,微笑著沖我方伯達說道:"三天以後是黃道吉日,我跟韋紫衣的婚禮將會在當天舉行."

方伯達勃然大怒:"方想,你的婚姻大事,經過我同意沒有?經過你父親同意過沒有?經過族中長輩同意過沒有?"

方仲達輕咳一聲,微笑道:"大哥,我已經同意了這門親事."

"什麼?你同意了?"方伯達更是大怒:"那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大哥?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寨主?"

方想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方仲達卻是笑道:"大哥,你想知道我為什麼不告訴你麼?"

"為什麼?"方伯達怒視著方仲達.

"因為,今天你就會讓位與我,當我做了寨主以後,這種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方仲達笑眯眯的說道.

"放屁!我怎麼可能讓位于你?"方伯達怒不可遏.

"讓不讓位卻是由不得你."方仲達根本就不在乎方伯達的怒火:"現在你跟琳子都已經身受重傷,難道還有力氣反抗?乖乖的交出山寨金印吧."

方伯達深吸了一口氣,原本憤怒到極點的他竟然緩緩的平靜下來,看著方仲達冷笑一聲:"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你跟韋族長策劃的?"

"沒錯!"方仲達一口承認.

"你現在已經是二寨主,權位跟我相差無幾,為何還要這麼做?"方伯達沉聲問道.

"其實,我倒是沒所謂,大寨主二寨主就那麼回事,但是我得為我兒子著想啊,你死後自然會將寨主的位置傳給方戰,到時候我的兒子怎麼辦?你以為方戰會給方想一個二寨主的位置麼?他們只是堂兄弟,可不是親兄弟."方仲達嘿嘿一笑.

"韋族長又是怎麼參與進來的?"方伯達瞥了韋紫衣一眼.

"其實,要奪取你的寨主位置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兒子跟韋族長一見傾心,想要結成夫婦,但我們都知道你這個老頑固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將你騙到這五絕大陣來,利用五絕大陣的傀儡將你重傷,再奪取寨主位置不就易如反掌?"

"還真是難為你們了,為了讓我不起疑心,你們甚至不惜同我一起進入五絕大陣,一起身受重傷."方伯達雙眼微眯,眼中精光閃爍的看著方仲達:"難怪你們一開始就那麼熱情的鼓動我來破陣,原來是這麼回事,想來方戰也並不是自己進入野豬山頂,而是被你們擒獲以後故意栽贓的."

"能夠抓到方戰還真是意外,也不知道他怎麼就鬼迷心竅了,自己一個人爬到了野豬山頂,結果被機關給抓獲,至于他跑到山頂來做什麼,那就令人費解了."方仲達哈哈一笑:"可見,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連老天都在幫我啊.大哥,乖乖的交出山寨金印吧."

"除非我死!"方伯達冷哼一聲.

"那你就去死好了."方仲達轉身跟韋紫衣說道:"紫衣,你隨便叫個人弄死他吧."

"這可不行!"沒想到韋紫衣卻是嫣然一笑,拒絕了方仲達:"方叔叔,這可是你們的家事,只能是你們自己出手解決."

頓了頓,韋紫衣繼續說道:"反正你們都是身受重傷了,他也奈何不了你對不對?你們爺倆一起上,怎麼也能收拾他吧?"

方想頓時一蹙眉:"紫衣……"

韋紫衣臉色一寒:"我們之間的關系是一回事,黑古克與花古克之間的關系又是一回事,只有等你父親坐上了寨主的位置,宣布兩家合二為一,那時候我的手下才能信服,現在我可不會出手……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們一把匕首"說完,吩咐手下拿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遞給了方仲達.

方仲達接過匕首,嘿然一笑:"孩兒,紫衣說的沒錯,現在大家都是身受重傷,難道我們爺倆還對付不了他?"

就在兩人走到方伯達身邊准備動手之際,我卻是有些看不下去,想要出手相助,韋紫衣似乎早就在提防我,嬌笑著說道:"鍾先生,我們古克族之間的恩怨你最好不要插手哦,你要是亂動的話,我的小白可不是吃素的."

我看了一眼盤在她頭發中的銀冠蛇,苦笑一聲,站于一旁不再出聲.

方仲達走到方伯達身邊,二話不說,揮起匕首就捅向方伯達的心髒,出手之迅疾狠辣,就好像方伯達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方伯達卻是一臉冷笑,一直等到方仲達的匕首快要到胸前的時候,這才微微側身,按照他側身的幅度,他根本就躲不過這這一刀.

噗!

匕首直接插/進了方伯達的肋下,鮮血頓時順著匕首的血槽汩/汩而出,旁邊的琳子發出一聲驚呼,卻苦于身受重傷,無法使用降頭術,而方仲達與方想的臉上都是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篇:518 五絕大陣(三)     下篇:520 相煎何急(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