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37 逃亡路上  
   
537 逃亡路上

"真他嗎的臭!"

周麻子從垃圾堆中探出頭來,大口的呼吸著,滿臉汙痕,幾欲作嘔.

"別叫那麼大聲,不想死就忍著點!"趴在他旁邊的刀疤劉,抬頭怒視周麻子,壓低聲音罵道.因為憤怒,他臉上那一條從眉梢到下顎的刀疤格外猙獰.

這是城外一個臨時的垃圾堆放點,高高堆積的垃圾山上,有破舊的臭襪子,有腐爛的西瓜皮,甚至還有用過的避/孕/套……而周麻子跟刀疤劉,就將自己埋在這堆肮髒的垃圾中.

遠處一陣刺耳的警笛聲響起,刀疤劉跟周麻子駭然色變,屏住呼吸,將頭重新埋進了腐臭的垃圾堆里面.

馬路上,三輛閃著警燈的小車停了下來,似乎沒有發現什麼,隨即呼嘯而去.

待得耳中聽不到警笛聲音了,兩人這才將頭稍微抬起,大口的喘息著,臉上汙痕更重.

周麻子欲待起身,刀疤劉連忙厲聲喝止,差不多又過了一分多鍾,刀疤劉這才輕輕的抖了抖身子,弓著身子爬了起來,半蹲著左右打量,低聲說道:"好了,沒事了,我們走!"

周麻子聞言,瞬間就爬了起來,拼命的清理著身上的髒東西,他這番舉動,頓時招來了刀疤劉的鄙夷:"草,你就這麼點出息!這麼點髒東西都受不了."

聽刀疤劉這麼一說,周麻子也是有些惱怒,出口反駁:"按照你的意思,那些天天在垃圾堆里翻東西撿廢品的才有出息?"

刀疤劉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指著垃圾堆角落里的一處凸起:"你看,小南就比你能忍."

周麻子用衣袖抹了一把臉上的髒物,滿臉坑坑窪窪讓整張臉越發的汙穢,怒道:"我們三個只是逃犯,比這些有意思麼?"說完,走到角落,踢了踢那堆凸起的垃圾,不無惱怒的大聲喊道:"小南,起來走人了!"

那堆垃圾並沒有半點動靜,周麻子跟刀疤劉對視一眼,兩人眼里都有些詫異,不可能這麼叫都沒反應啊.刀疤劉罵了一句,走上前用力一踢,一個紅色的垃圾袋就高高飛起,空中灑落著各種骨頭菜葉,而垃圾堆下面卻是沒有任何人影.

"咦?小南呢?"周麻子低聲驚呼.

刀疤劉也是愕然,就在半個小時前,三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躲在了這個垃圾堆里面,刀疤劉明明記得那個叫小南的年輕人就躲在這個位置.

"該不會是被抓走了吧?"周麻子顫聲說道.

"你是聾子麼?警察把他抓走難道我們會不知道?"刀疤劉呸了一聲.

"可……"周麻子剛說了一個字就住了口.因為,他看到遠處大樹後轉出來一個青年,劍眉星目極為英俊,笑嘻嘻的朝兩人走過來.

"真是難為兩位了,在垃圾堆里還能藏這麼久."青年走到刀疤劉跟周麻子面前,神情輕松愉悅,就好像是在街上遇見了兩個多年未見的老朋友.

"你是誰?"刀疤劉厲聲喝道,手掌一翻,摸出了一把用牙刷磨成的尖刺.他就是憑借這把尖刺刺穿了看守的手腕,然後小南上前將看守打暈,他們三人這才得以逃了出來.

"我叫許風笑,星城青秀分局紅旗派出所的一名小片警."帥氣青年微笑著伸出右掌,似乎要跟刀疤劉握手.

"去死!"刀疤劉心一橫,尖刺閃電般的刺向許風笑的眼睛.

刀疤劉在進監獄之前,是星城黑幫龍虎會青秀區的負責人,可以這麼說,這個位置,是他一拳一腳打出來的,如果要在龍虎會里面選出十大高手的話,刀疤劉絕對榜上有名,而且,排名不會很低.不說別的,他這一刺,速度之迅疾,角度之刁鑽,出手之狠辣,都可以讓一個真正懂行的人贊歎不已.

與此同時,左側的周麻子也是一拳沖著許風笑的頭部砸了過去.看到刀疤劉悍然出手,周麻子自是要配合,至于此舉是不是襲警,他根本不在乎,越獄都越了,還在乎襲警這條罪名?

周麻子對自己的拳頭也是很有信心,只要他願意,他隨時可以將五塊疊在一起的紅磚一拳擊碎.他相信,在他跟刀疤劉的合作下,眼前這個許風笑很快就會變成一個死人.

看著刺向眼前的尖刺以及砸向自己的拳頭,許風笑挑了挑眉毛,身子微微一側,右手隨隨便便一伸,徑直抓/住了刀疤劉的手腕,一拉一扯,刀疤劉頓時就穩不住重心,整個人踉蹌著朝周麻子撲過去.就在此時,許風笑微笑著松開刀疤劉的手腕,順勢在刀疤劉背後一推,也正因為這一推,刀疤劉手中的尖刺就朝著周麻子的小腹戳了過去,而這一拉一扯一推,速度極快,周麻子竟然也來不及收回自己的拳頭.

"蓬!"

周麻子的拳頭擊中了刀疤劉的臉.

"噗!"

刀疤劉的尖刺刺進了周麻子的小腹.

周麻子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捂著小腹蹲在地上,臉上冷汗涔/涔,而刀疤劉卻已經被周麻子這一拳揍得暈死了過去,直接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許風笑微笑著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對自己這一次出手還頗為滿意,淡淡的沖周麻子說道:"怎樣?是不是很痛?痛的話就跟我回監獄吧,最起碼,監獄有人幫你包紮傷口,對不對?外面的世界雖然很精彩,但是外面的世界也很無奈呢."

周麻子咬牙切齒的看著許風笑,怒罵出聲.

許風笑揚眉一笑,朝周麻子走過去,伸手就去拉周麻子,神情溫和,仿佛他不是去拉一個窮凶惡極的越獄逃犯,而是去拉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孩.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驟生.

周麻子身後的垃圾堆里突然飛起兩個塑料垃圾袋,迅疾的朝許風笑砸過去,許風笑臉色一變,本能的後退一步,雙手護在身前,欲將其隔開.然而,這兩個垃圾袋如同被人遙控,在空中驟然破裂開來,里面的香蕉皮蘋果核等垃圾雜物如雨點一般,沖著許風笑劈頭蓋臉的砸過去.

許風笑怒叱一聲,雙/腿用力一蹬,整個人往後飛躍,間不容發之際躲開了這一輪襲擊.就算是事發突然,他往後飛躍的時候,身形依然極為瀟灑.

在許風笑後退之際,轟然一聲,垃圾堆有如炸彈爆炸,各種垃圾四散飛濺.

漫天果皮紙屑骨頭菜葉中,垃圾堆里電射/出一條人影,整個人頭前腳後,竟然以頭部為武器,有如一發炮彈般的撞向許風笑胸口.

許風笑冷笑一聲,右手揮拳擊向該人影的頭部.他這一拳可比周麻子那一拳威力要大得多,甚至他的拳頭在空中發出了呼嘯之聲.

就在許風笑的拳頭即將擊中人影頭部的時候,人影閃電般的伸出右手,搭在了許風笑的手腕上,猛力往自己身前一扯,似乎想要將許風笑整個人扯翻在地.

許風笑怒叱一聲,用力往後拉扯的同時,身體也迅疾的後撤.

沒想到人影這一扯竟然是虛招,見許風笑往後撤,他如同秋風中的一片落葉,順勢而上,徑直貼在了許風笑的胸前,蓬蓬兩聲,雙掌分別擊中許風笑的胸口.

雙目一翻,許風笑頓時暈死過去,倒在了地上.

這幾下兔起鶻落電光火石,周麻子還沒反應過來,許風笑就已經躺在了地上,望向那道人影,周麻子頓時驚喜的喊道:"小南!原來是你!"

那道人影回過頭來,寬廣的額頭,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而嘴角更是掛著一抹懶洋洋的笑容,使得整個人看上去充滿著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不在意的味道,就算他此刻全身髒兮兮,但他的神情,卻好像是穿著盛裝出席宮廷宴會的貴族紳士.

"呀嘿,才一會沒見,周哥你氣色不錯啊,白里透紅的."這個叫小南的年輕人哈哈一笑,上前將面色蒼白的周麻子扶了起來,看了看傷口,見到周麻子的小腹上還插著刀疤劉的尖刺,微一思索,隨即略微詫異的望向周麻子身後,說道:"咦,你是誰?"

周麻子愕然轉身之際,小南閃電般的一伸手,便將周麻子小腹的尖刺拔了出來,隨即另一只手快速的堵住了創口,這兩下動作一氣呵成,速度奇快無比.

只覺得自己腹部又是一陣劇痛,周麻子慘叫一聲,回過頭,面容扭曲的倒吸了幾口冷氣,口中亂七八糟的罵著方言.小南只是笑,也不在意,隨手將尖刺扔在地上,要周麻子自己按住傷口,然後在自己的衣服上扯了兩條布下來,用布條將周麻子粗略的包紮了一下,笑著拍了拍周麻子的肩膀:"幸好沒刺到內髒,只是皮肉傷而已."

說完,轉身蹲在刀疤劉旁邊,探了探鼻息,轉而用力按著刀疤劉的鼻前人中穴,不一會,刀疤劉也是悠悠醒轉.

茫然四顧,刀疤劉有些搞不清狀況,撓了撓頭皮,問怎麼回事.周麻子將事情說了一遍,刀疤劉呸了一聲,撿起地上的尖刺,晃悠悠的站了起來,朝許風笑走過去,看來是要乘機戳上幾下,以此泄憤.

小南連忙將他拉住,笑道:"劉哥,你千萬別沖動,我剛才也是偷襲才將他放倒的,你這麼一戳,要是把他戳醒了怎麼辦?再說了,這家伙搞不好已經聯系了其他的警察,我們還是趕緊走人吧!"

刀疤劉一想也是,沖許風笑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媽的,便宜這家伙了,我們走!"

周麻子捂著自己的肚子,怒罵道:"走走走,走去哪?刀疤劉,現在你把話說清楚,到底帶我們去哪?先前在監獄,你說只要出來了,一切就包在你身上……奶奶的,現在倒好,帶著老子鑽垃圾堆,還差點被這小警察弄死,這就是你說的包在你身上?"

刀疤劉哼了一聲:"你急個毛,我總得打個電話吧?還是那句話,只要我聯系上了龍虎會的封老大,什麼事情都能解決!"

小南在一旁笑嘻嘻的勸道:"周哥,你別吵了,我還指望劉哥帶我去吃香的喝辣的呢."

說話間,三個人相互攙扶著,蹌踉而去.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篇:536 死里逃生     下篇:538 當家紅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