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49 天昏地暗(一)  
   
549 天昏地暗(一)

隨著我跟胖子時不時的加油聲,場中搏斗已經接近了尾聲,林霖被婁巍打得全身血肉模糊,嬌豔的容顏此刻如同惡鬼一般恐怖,最後居然化作了一只人面鳥身的怪物,雙耳上各懸掛有一條青蛇,腳下也是各有一條青蛇,厲聲嘶鳴著跟婁巍搏斗.

原本以為禺疆化出原形後攻勢會凌厲許多,沒想到婁巍手中的毛筆連點四下,那四條青蛇頓時化作青煙消失,禺疆一陣慌亂,先是被婁巍用毛筆點中了翅膀,就在翅膀不能扇動之際,又被婁巍用毛筆在頭頂畫了一道符咒,在發出一聲異常淒厲的尖叫後,伴隨著咔嚓咔嚓聲,禺疆在空中急遽的被凍成了冰塊,婁巍倒轉毛筆,在冰塊上用力一敲,冰塊頓時化作碎片,還沒來得及落于地面便蒸發于空氣中.

我跟胖子叼著煙,小心翼翼的走到婁巍身邊,都是伸手在空中一陣亂/摸,吐掉煙頭,我狐疑的問道:"這就搞定了?"

"那你以為呢?"婁巍收好了毛筆,斜著眼睛看著我:"是不是希望我跟他打得兩敗俱傷你們才開心?"

"我們像是那種人嗎?"胖子當即義憤填膺.

"像!"

"天地良心,怎麼說我們現在還是在一艘船上呢,你掛掉以後我們又有什麼好處?"胖子大聲喊冤.

婁巍冷哼了一聲:"你以為我不明白你們人類的那些小心思麼?懶得跟你們計較而已."

我呵呵一笑,岔開話題:"我說婁巍,你不是說附身在李海峰身邊的是夔麼?怎麼又變成了禺疆?"

婁巍臉上頓時露出思索的神情:"最起初我感受到的氣息,確然是夔無疑,為什麼會變成禺疆我也很是納悶?"

胖子咕噥道:"李海峰手下的人,我們都已經排查完,甚至連李家的那些仆人,我們也都是帶著你去驗算了一遍,不會有錯漏."

婁巍面沉似水:"我還是堅持我的判斷,那個夔必定附身在李海峰手下,正南,事已至此,別無他法,我准備下手弄死這幾千人,甯殺錯勿放過!"

難道真的只有這麼一個辦法了?雖然我也知道,幾千人跟幾十億人孰重孰輕,但要我說同意弄死這幾千人,這種話我怎麼都說不出口,一時間躊躇不已.

"婦人之仁!"婁巍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苦笑一聲,婁巍這話確實沒說錯,說到殺伐果斷,我甚至還比不上某些婦人呢,譬如宋奶奶,隨手就使出了梵天大陣,根本就沒有任何顧忌.

想到宋家奶奶,我就想到了宋家,想到了宋家,我腦中猛然有電光一閃:"靠,我知道了!"

胖子跟婁巍都是訝然的看著我.

"刁七!還有一個刁七!"我大聲的說道:"一開始他就被我們抓去了地牢,所以我們都沒有排查到他,一定是他!他一定就是黑暗魔王夔"

婁巍跟胖子聞言都是連聲表示同意,三人上車,一路飛馳到了星城郊區,宋家在這里有一處莊院,刁七就被關在這里.

此時,宋家的人都已經回去了大本營,此處只不過是他們眾多地產其中一處而已,專門用來游玩歇腳之用,整個莊院里面只有幾名仆人,恩,還有阿離,正睡眼朦朧看著我們:"正南,你們三個人是來找我打麻將的麼?"

"打你妹!刁七呢?刁七關在哪?"我急聲說道.

"打我妹?萌萌得罪你了麼?可惜,她前天回去了,說星城不好玩."阿離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笑道.

"靠,不跟你開玩笑,刁七就是黑暗魔王夔!"胖子在一旁大聲喊道.

"刁七是黑暗魔王夔?"阿離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帶著我們走到了一間臥室,摁下了某個開關,大衣櫃就悄無聲息的移開,露出了一個黑黝黝的通道,在通道口的開關摁了一下,通道里面頓時亮如白晝.

正要帶著我們進去,婁巍卻是攔住了阿離:"這個夔有一個絕招,叫做天昏地暗,就算他沒有破關成功,這一招的威力也是非同小可,所以,像你這樣的累贅就不要進去拖後腿了."

阿離聞言也不生氣,笑嘻嘻的沖婁巍說道:"里面是密碼鎖,鐵柵上的密碼是haoduohuzio,牢籠上面的密碼則是caodamazihaoshuai."

我跟胖子也是笑著站定,跟婁巍揮手告別,並囑咐婁巍奮勇殺敵,待會出來請他去吃火鍋云云.

婁巍沖我眉頭一挑:"正南,你得跟我一起去."

"為啥?"我愕然道:"我又沒有法力."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吞噬能量."婁巍眯了眯眼睛,眼中冷光閃爍.

"有是有,但我跟它不怎麼熟."我有些郁悶的撓撓頭皮,他怎麼知道我有吞噬能量?隨即釋然,怎麼也是一個黑暗魔王,這點能力還是有的.

"沒關系,只要你有吞噬能量,就能幫到我的忙,夔的這一招天昏地暗威力極大,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雖然能夠搞定他,但必定會受點傷,那對付剩下幾個黑暗魔王就有些麻煩了."婁巍解釋道.

原來如此,交代了胖子兩句,我跟婁巍走進了通道.

左轉右轉,通道的盡頭是一道大鐵柵,鐵柵後面有四個牢籠,其中有三個牢籠是空的,只有右邊靠外面的牢籠里面躺著一個面色蒼白的中年人,此人正是刁七,見到我們進來,刁七臉色閃過一絲怪異的神色.

"畜生,速速現出原形!"有婁巍這個已經破關成功的黑暗魔王在身邊撐腰,我自是肆無忌憚.

刁七卻是對我這話不理不睬,站起身來,目光凶狠的盯著婁巍:"窮奇,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想弄死你而已."婁巍冷哼了一聲,摸出毛筆硯台,硯台里面已經有金光湛然的金汁,看來他早有准備.

"你跟西王母的恩怨跟我何關,你竟然要來阻攔我破關?"刁七怒道.

"沒有你的助紂為虐,西王母能有那麼猖狂?"婁巍冷笑道.

"你的意思,一定要拼個你死我活了?"刁七雙眼開始彌漫著紫色.

婁巍見狀,也不二話,毛筆橫在胸前,筆尖上頓時閃爍著一尺來長的金色光團,光團閃動著,跳躍著,有些像打火機點燃的火焰.緊接著,婁巍用毛筆在空中橫劃了一筆,那道金色的光團頓時電射而出撞在了鐵柵欄上,一陣耀眼的金光過後,橫隔在我們跟刁七之間的鐵柵欄出現了一個大洞.

只見缺口處的鐵柵欄銀光湛然,鋒利無比,就好像被切割機切出來的一樣.

快步跨過鐵柵欄,婁巍將毛筆在硯台上一蘸,筆尖金光閃爍,直接朝著刁七的面部劃過去.

刁七卻是冷笑一聲,雙手交叉放于胸前,瞬間,在他身上出現了一圈紫色的半透明光柱,兩米來高一米多粗,將刁七罩于其中.

婁巍的毛筆直接點在紫色光柱上,發出一道道閃爍的電光,伴隨著一陣噼啪聲,光柱紫光瑩瑩,毫無損傷.

"難道破關之後的你,只有這點能量?"刁七鄙夷的笑道.

婁巍冷叱一聲,手中的毛筆在光柱上迅疾的劃著各種符文,很快,紫色的光柱上面遍布金色符文,一直到符文再無地方可寫,婁巍這才大喝一聲,左手將硯台一收,捏成法訣,沖著紫色光柱一指.

瞬間金光大作,那些符文仿佛被賜予了生命一般,開始在紫色的光柱上迅疾的游走,隨著婁巍左手法訣的變換,符文游走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急,最後竟然變成了一道道金色的虛影.

而紫色光柱中的刁七竟然閉上了眼睛,似乎對婁巍的攻擊根本不在乎.

"疾!"婁巍怒喝,金色的幻影驟然消失,仿佛融進了紫色光柱里面一般,與此同時,紫光大作,半透明的紫色光柱如同水波一般的蕩漾,而且,蕩漾的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

啵的一聲響,紫色的光柱炸裂,化作青煙消散,而藏身在光柱里面的刁七卻是滿臉紫氣,嘴角掛著一抹嘲弄的笑容,緩緩睜開眼睛,雙眼全是妖異的深紫色,已經沒有了眼仁眼白之分.

看著婁巍,刁七嘴角的嘲弄越發明顯:"多謝你啊,助我破關成功."

什麼?助他破關成功?一直在旁邊看戲的我頓時駭然大驚,轉頭看向婁巍,只見婁巍臉上也是一臉的駭然.

"草,你怎麼會西王母的乾坤倒轉?居然借助我的法力破關成功."婁巍厲聲嘶吼,聲音中充滿不信.

"我跟西王母已經相愛多年,彼此學點功夫又有什麼稀奇的?"刁七嗤笑道:"人類有個boss叫成吉思汗,他說過一句話,你要搞,那就搞,你不是要搞個你死我活麼?來啊,那就搞啊!"

婁巍回頭看了我一眼,厲聲道:"正南,運起吞噬能量,准備幫忙?"

"吞噬能量?"刁七聞言似乎吃了一驚,目光灼灼的盯著我上下掃視,隨即冷笑道:"就他這屌樣,也敢說有吞噬能量?"

說話間,刁七雙掌在胸前一合,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紫色光球在他掌心成型,並且隨著他雙手分開,紫色光球急遽的長大,很快就有了一個籃球大小.

婁巍見狀,大驚失色,揮舞著毛筆就點向那個光球,同時厲聲叫道:"正南,快攻擊這個光球,不要讓他施展天昏地暗這一招."

,

上篇:548 青出于藍(二)     下篇:550 天昏地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