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鍾馗日記 557 巔峰存在(四)【大結局】  
   
557 巔峰存在(四)【大結局】

一個中年男人,器宇軒昂,竟然是婁巍.另一個白衣倩影,巧笑嫣然,竟然是阮可人.

"婁巍!"胖子驚呼道.

"阮可人!"我也是驚呼道.

婁巍淡淡的掃了我們一眼,並沒有說話,轉而看向日神,微笑著說道:"日!你還好嗎?"

日神見到自己的金色虎頭被婁巍破解,先是訝然,隨即眉頭微皺,在聽得我叫出阮可人的名字以後,下意識的重複了一句:"阮可人?"隨即臉色大變,沖著婁巍大叫:"她是阮可人,難道你是生死審判?"

婁巍哈哈大笑:"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老子也終于做了一回黃雀."

阮可人掩嘴嬌笑:"你的意思是,你是個鳥人?"

婁巍一愣,隨即改口:"所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老子也終于做了一回漁人."看著日神鐵青的臉,婁巍微笑道:"看上去你很不爽呢,有種的,你來打我啊?"

日神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索性把眼睛一閉,自顧自的汲取月魔的能量.

婁巍也不管他,轉頭看向我,微笑著說道:"正南,多謝你了."

"你真的是生死審判?"我上下打量著婁巍,狐疑的問道.

"沒錯."婁巍點頭道.

"他嗎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撓著頭皮,極為郁悶.

"擦,你是生死審判?"胖子也是走上來,摸了摸婁巍的胳膊,戳了戳婁巍的胸口,舉起婁巍的手掌湊在光線下打量著,一臉的訝然.

"媽的,老子是生死審判,不是豬,你以為是在賣豬腳麼?"婁巍笑著掙脫了胖子的手:"自從跟陽頂天陰九幽大戰一場以後,我就淪落陽界,附身在婁巍身上,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老實說,我從來沒有這麼快樂過,早知道做人這麼愉快,傻/逼才去做鬼神呢."

阮可人頓時笑著用揪住了婁巍的耳朵:"你在說什麼呢?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傻/逼嗎?"

婁巍頓時笑著求饒:"當然,你是例外."

"喂,喂,喂,你們這對奸夫淫/婦,先別忙著打情罵俏,你還沒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呢."我斜著眼睛看著婁巍.

"好吧,接著往下說."婁巍摟著阮可人的腰/肢,笑道:"雖然做人很快樂,但是我總得把心愛的老婆救出來吧,她那時還被宋家囚禁著呢."

"恩."

"然而,對于失去法力的我來說,想要從宋家高手中救出老婆來談何容易,正郁悶之際,正好金滿園跟宋家一場火拼,宋家的高手法力盡失,而金滿園又釋放出了十大黑暗魔王,我當即就勾引了一個黑暗魔王窮奇附身在我身上,就在他破關剛成功但最為脆弱的瞬間,毫不客氣的將他能量據為己有,這才進入宋家,將我老婆給救了回來."

還沒來得及追問,中間那道月白色的光柱卻是突然變成了淡紫色,胖子指著日神跟月魔,打斷了婁巍的話頭:"喂,你們別拉家常了,這兩個家伙怎麼辦?"

婁巍瞟了那邊一眼,不以為然的說道:"沒事,汲取一旦啟動是無法中途停止的,如果他要強行停止,就會跟月魔同時爆體而亡."

胖子頓時大急:"草,他們這種級別的爆體,估計這月魔洞都會被夷為平地,老子可不想被炸成肉醬."

"媽的,老子能夠站在這跟你談笑風生,自然就不怕他爆體,你又怕個鳥啊,這種爆體是對我們造不成傷害的."婁巍翻了個白眼,繼續說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沖我們吐痰,施展點小法術,有我在旁邊,保你們安全就是,嘿嘿嘿,你看,你看他額頭青筋綻露,顯然已經惱怒到了極點,但卻是無可奈何,哈哈哈哈……"

"他要是將月魔的能量汲取完了呢?到時候到了玄黃級,收拾我們豈不是輕而易舉?"胖子兀自擔心的問道.

"無需緊張,先跟你們聊會天,過上一會,等他們倆體內能量均衡的時候,我自有辦法收拾他們."婁巍淡笑道.

"那你接著說."我急于知道事情真/相.

"我汲取了窮奇的能量以後,到處去尋找其他的魔王,先後汲取了另外五名黑暗魔王的能量,發現已經達到了這個身體內所能存儲能量的極限,便開始幫著你來擊殺其他黑暗魔王."婁巍說道.

"你這麼做又是為了什麼?"我有些不解.

"我都說了,自從在這個身體上體驗到了做人的快樂後,我就把自己當做人類的一員,所以,任何損害人類的行為,我都是無法容忍的."婁巍正色道.

我跟胖子面面相覷,這變化也太讓人不可思議了,就好像一個屠夫突然之間說道,媽的,殺了這麼多年的豬,突然覺得做豬也挺開心的,以後我就做豬好了,要是有別的屠夫來殺豬,我就跟他拼命……

婁巍繼續說道:"將我老婆救出來以後,我就想著趕緊弄死剩下的這幾個黑暗魔王,然後退休,專心跟老婆享受人生,沒想到在大黑山居然發現了日神的蹤跡,這讓我大為驚訝,如此一來,我的退休計劃自然泡湯,怎麼都要弄死這個禍害才行."

"那個時候日神還沒有奪取我的吞噬能量,按說你完全有能力弄死他,為什麼不直接下手?"我皺眉道.

"你以為我不想麼?實在是日神太過于神出鬼沒,而我就算汲取了六個魔王的能量,但水平也就是大師跟宗師之間而已,日神要是吃了丹藥,等級可以臨時提升到宗師級別,我拿它也沒辦法,只能是伺機行/事."婁巍笑著看了我一眼:"因為日神要謀取你的吞噬能量,所以我決定在你身邊安插一個臥底……"

"臥底?"我狐疑的說道,目光掃過糖娃娃:"你是說它?"

"是的!是的!我是臥底!"糖娃娃頓時一臉的驕傲,站起來雙手抱拳拱手/感謝,好像它面前有無數的掌聲與歡呼聲一般.

婁巍飛起一腳將糖娃娃踢開,笑罵:"嗎的,別搶我的鏡頭."

糖娃娃爬起來一臉的悲憤:"他嗎的婁巍,你打算卸磨殺驢麼?"

婁巍鄙夷道:"會不會用成語?你只是一條狗,就算弄死你也是兔死狗烹,媽的,有你這樣的手下真是我的恥辱!你再啰嗦,就把你宰了打火鍋,我想正南跟胖子應該很感興趣."

我跟胖子頓時笑著點頭:"對對對,迫不及待."

婁巍哈哈一笑,繼續說道:"至于以後的事情,想必你們也都清楚,我就不多說,接下來,是該收拾日神跟月魔了."

我跟胖子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是極為不信,就好像聽到了一個幼兒園的小孩子叫囂著要去弄死一個大學生一樣.我輕咳一聲:"婁巍,月魔是什麼等級我不清楚,不過,日神卻是達到了神罰級,而你現在的能力,似乎還不到宗師級,你確定你能弄死他?"

"剛才我都說了,日神在汲取月魔能力的時候,是無法使用大招的,所以就算他是神罰級也對我們造不成影響."婁巍松開阮可人的腰,走到石台前,眯著眼睛看了看:"根據著名物理學家曹大麻子的理論,媽的,曹大麻子只會百度,有個屁的理論,算了,跟你們兩個文盲也解釋不清,反正等日神跟月魔的能量達到平衡點的時候,就是他們最脆弱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我只要在他們倆人之間戳破一道口子,就好像殺豬放血一般,將他們的能量放掉……"

我當即打斷了婁巍的話頭:"等下,你說這個時候他們最脆弱?如果這樣的話,在我喚醒月魔以後,日神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講我們三個擊斃,怎麼可能留著我們三個人對它造成威脅?"

婁巍楞了一下,隨即哈哈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說的脆弱是相對而言的,在你日神的眼里,你們就是蚊蚋一般的存在,哈哈哈,你以為你擁有百萬年的法力就很牛逼嗎?沒有相應的大招,你們根本攻擊不到日神.不信的話,你倒是攻擊一下試試."

試試就試試,我跟胖子頓時揮舞著拳頭攻擊日神,沒想到日神宛如虛無縹緲的影子,不管我跟胖子怎麼霍霍哈嘿,都是無法觸碰到日神,甚至連沉睡中的月魔,也是無法觸碰到.

婁巍呵呵一笑,讓我們停止這種無謂的攻擊,又仔細觀察了一下日神與月魔之間的那些白色光點的情形,喃喃道:"差不多了."

日神突然睜開眼睛:"生死審判,怎麼說我們都是同源同質,你一定要站在人類的立場來跟我作對?"

婁巍笑了笑,沒有出聲,眯著眼睛看了看日神跟月魔之間的白色光點,又等了十來秒,突然手中紫光爆閃,伸手抓/住了日神的脖子,然後又抓/住了月魔的脖子,使勁往中間一撞,砰的一聲響,日神的頭跟月魔的頭接觸,迸射/出數道五彩的光線,宛如探照燈一般,直沖天際.

這種五彩的光線似乎就是日神跟月魔的能量,隨著五彩光線的飛射而出,日神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口中厲聲叫道:"生死審判,你是不是瘋掉了,成為人類以後,你的壽命能跟鬼神相比嗎?"

不管日神怎麼罵,婁巍只是笑著不說話,手中的紫光閃爍,而日神跟月魔頭上五彩的光線不斷飛射向天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估計有三四個小時吧,我跟胖子還有糖娃娃坐在一邊斗地主都玩得有些不耐煩了,抬頭看去,只見日神跟月魔頭上的五彩光線絲毫不見減弱,而婁巍卻是臉色蒼白,臉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阮可人正不停給他擦汗.

不由問道:"怎麼樣?"

婁巍咬牙罵道:"他嗎的,計算錯誤,這倆個畜生的能量現在都還沒被放完!"

"那怎麼辦?"我頓時站起來.

"媽的,有些頂不住了,你們准備奉獻能量,那誰,臥底,把你的百萬能量拿來用用."婁巍沖糖娃娃揚了揚下巴.

糖娃娃頓時一臉不爽的走到了婁巍身邊,一個縱身跳在了婁巍將頭,將狗爪搭在了婁巍的頭頂,罵罵咧咧:"草,就知道欺負我,你怎麼不先用他們的能量?"

說歸說,糖娃娃卻是源源不斷的提供著自己的能量.

隔了個把小時,胖子換下糖娃娃,頂了一個多小時後又換下了我,三人輪流替換,也不知道輪流了多少次,感覺就好像過了幾天幾夜,地上的方便面碗都有一大堆,就在我體內所有的陰陽能量即將耗盡的時候,日神月魔頭頂的五彩光線終于熄滅,隨著五彩光線的消失,啵啵兩聲輕響,日神跟月魔化為灰燼.

婁巍頓時癱倒在地,大口的喘著粗氣:"他嗎的,終于搞定."

我也是筋疲力盡,看著糖娃娃死狗一般的躺在胖子的肚皮上,不由笑道:"跟所有的童話一樣,從此我們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

……

三個月以後,婁巍跟阮可人的婚禮在星城大中華酒店舉行,由于婁巍的身份特殊,前來道賀的賓客龍蛇混雜,有一號辦公廳的人,有龍組成員,有星城國安局等領導,有唐老爺子等地頭蛇,有凌風果兒這些家族勢力代表,還有孔家宋家蕭家等道家門派.

作為主持人的我,站在婁巍跟阮可人中間,微笑著跟眾人說道:"婁巍,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恩,這一點我不是很能肯定……"

眾人笑.

"阮可人,溫文婉約,淑雅大方,無不良嗜好,恩,唯一的不良嗜好就是愛上了婁巍……"

眾人大笑.

"兩人養有一條土狗,取名叫做臥底,打算過年的時候打火鍋……"

汪汪汪,糖娃娃尖聲叫著朝我撲過來,被胖子一把抱住,眾人放聲大笑.

"……夫婦倆曾經挽救了幾十億人類……"

有好事者大聲說道:"婁總擼一管就有好幾億,怎麼嫂子才挽救了幾十億?"

眾人哄堂大笑.

笑聲中,我跟胖子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雖然嘴角都含笑,但是眼中的味道,實非筆墨難以形容……

《臥底》全文完.

《鍾馗日記》全文完.

,

上篇:556 巔峰存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