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8章 飛天神雕  
   
第8章 飛天神雕

第二天,夏辰派人給白青山送來個儲物袋,說是宋子于離開時托他交給白青山的.打開儲物袋里有五十多塊下品晶石,一些低價的符還有一件法器.白青山仔細的打量這件法器,這是件由一黑一白兩枚大小相同的珠子組成的法器,珠子上刻著三個字"兩極珠"

白青山依照法訣記載的方法,滴上一滴自己的鮮血,將法器重新祭煉一番,這樣這個法器就打上了白青山的印記.兩極珠是件攻防一體的法器,比起一些單純攻擊,或單純防禦的下階的法寶也不遜色多少.對于此時連件最差的下品法器都沒的白青山來說,突然間有了件上品的法器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找了個空曠的地方祭出白色的珠子,發出了一道白光將白青整個人都包裹進來,而黑色的珠子則在白青山的控制下向身前的巨石砸去.

"啪".隨著一聲巨響,巨石在一陣的煙塵中碎成了無數大小不等四處飛濺的小碎石.這要是砸在人身上那真是不死也重傷,有了這件法器白青山的心中別提有多興奮.想到現在自己的法力尚淺,要是依法訣上所說那樣,只要發揮法器的最大威力,將可以摧毀一坐小山,白青山就有一陣無名的興奮.

接下來的日子白青山過的也算是逍遙自在,白天沒事就修煉修煉法器,晚上則在五行周天鼎的幫助下打坐,無聊的時候和林凡等人一起,聚在一起聊聊天,日子過的說不出的愜意.只是這段時間每當白青山與林凡在一起的時候,都會發現林凡視乎有心事,而且越來越重.雖說在眾人面前林凡還是一副開心的樣子,可是當他一人獨處之時,白青山還是能從他的眉宇間看出一絲的憂愁.

"青山你能幫我個忙嗎?"林凡猶豫再三還是開口問道.

白青山答道:"說吧,有什麼事我能幫的一定幫."

林凡急忙說道:"能幫,你一定能幫.和我一起去抓只飛天雕吧?"

一聽去抓飛天雕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林凡的身上.林凡急忙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我不是答應別人賠一只給人家嗎?怎麼能說話不作數呢?青山你幫忙不?"

"這,忙是一定要幫的,只是這飛天雕不是怎麼好抓的."白青山為難得說道.

林凡一看白青山答應了高興的說道:"我已經找到了一個飛天雕的巢穴,也想好了辦法只要你幫我就一定能成."

林玲叫道:"哥我也要去."

童猛也叫道:"恩,我們也要去"

林凡一口就拒絕了他們道:"人多不行,動靜太大會把飛天雕嚇跑的."

林玲聽哥哥不帶她去,翹著嘴走到一邊和陳芷霜低聲私語,不時朝這邊指指點點.陳芷霜開始則是一個勁的笑,過會抬頭望了望白青山,臉上更是露出擔憂的神情.

回去的路上陳芷霜故意落在後面,來到林凡身旁,對他說道:"林師兄你們去抓飛天雕能算我一吧?"

林凡看了看陳芷霜道:"陳師妹不用了,我們人手夠了.謝謝了."

陳芷霜道:"林師兄帶上我吧!我會對你們有用的,你難道忘了那次抓火烏了嗎?"

林凡聽陳芷霜這麼說不禁一愣想了想道:"好吧,陳師妹我們一起去吧?"

陳芷霜看林凡答應了笑著說:"謝謝林師兄."說完轉頭就要走,林凡攔住了陳芷霜問道:"陳師妹能告訴我你為什麼一定要去呢?"

陳芷霜臉色微微一紅說道:"沒什麼,我只是不放心有人去冒險而已."林凡又是一愣,他實在是不明白陳芷霜的話剛想再問幾句沒想到她已經離開了.

幾日後飛仙谷中出現了兩男一女的身影,他們飛奔來到一座巨大的山崖前停了下來.三人正是林凡,白青山和陳芷霜三人.

白青山對林凡為什麼讓陳芷霜跟來有些奇怪,但是他也沒說什麼.林凡指著山崖上的一塊突出的平台介紹道:"飛天雕的巢穴就在那平台上的一個山洞中,上次我一個人摸了上去,看到一只成年的飛天雕就在那.不過我們這次的目標不是這只成年的飛天雕,而是洞中飛天雕的幼崽.我想洞中一定有飛天雕的幼崽在,上次那只飛天雕發現了我,可它沒有跑,也沒追我.我就奇怪回去一問,只有飛天雕在孵幼崽的時候才會這樣.我算了算時間正好,這次我們的目標就是那幾只幼崽,到時我負責引開大的,你們了去抓小的."

一聽不是抓成年的飛天雕二人都放心了.白青山從儲物袋拿出三張符交給兩人一人一張說道:"這是隱身符,用了就不會被一般低價的妖獸發現."

二人接過隱身符林凡道:"有了這個我就更有把握了."

跟著林凡慢慢的向山崖的平台爬去,爬上平台才發現平台比想像的要大一些,在靠山壁的一邊有個一人高的山洞,飛天雕的巢穴了應該就洞里面.

貼上隱身符三人就偷偷的摸進了洞中,找了塊石頭藏了起來.山洞果然是飛天雕的洞穴,一只成年的飛天雕正趴在一邊休息,也許是產後虛弱的原因,一身烏黑的羽毛顯得雜亂無張.兩只剛剛出生的幼崽安靜的睡在一旁.

林凡剛想出去引開飛天雕好讓兩人去偷幼崽,突然一聲響亮的長鳴聲將他嚇了一跳,又重新躲回了石頭後面.

飛天雕視乎感受到了危險,將兩只幼崽緊緊的護在了自己的身下.這時洞口出現了一黑影,從影子的情況看,這是只體型比成年飛天雕還大的動物.是什麼東西?三人相互望望都搖頭表示猜不出.

"看來有麻煩了."林凡看了看白青山低聲說道.

白青山點點頭說道:"到時看情況,不行就溜吧!我們有隱身符它發現不了我們."

林凡沮喪道:"也只能這樣了."

再看飛天雕好像很害怕的樣子,身子一直在不停的發抖,雙眼充滿恐懼,不時低頭看看自己的孩子.用嘴輕輕的將它們叼到了一邊後,拍了拍翅膀毅然的飛快沖向了黑影,揚起兩只鐵爪狠狠地抓向了黑影.黑影根本就沒想到飛天雕敢攻擊自己,一個大意,吃了飛天雕兩爪,留下了幾根羽毛後就狼狽地消失.飛天雕乘著一擊之力猛的沖出了洞口.

三人不約而同的跟著飛天雕跑出了山洞,抬頭朝空中望去,只見空中一只巨型飛鳥在上空盤旋著,而飛天雕則牢牢的守在了洞口,雙眼死死的盯著空中的巨鳥.

"那是金眼雕"陳芷霜看了天上的巨鳥吃驚的叫道.她看了眼飛天雕接著說道:"這下飛天雕有難了.這只金眼雕明顯是沖著兩只小飛天雕來的."說話間金眼雕已經落了下來,用它那比閃電雕大上一倍的身子死死把閃電雕壓在了下方,兩只能抓碎石子的爪子不停的向閃電雕的身上抓去,同時尖嘴不住的啄飛天雕的頭.

飛天雕的實力本身就不如金眼雕,因為不能讓它進入洞中,死死的守住洞口不敢移動,不一會頭上就被啄了好幾下,身上更是傷痕累累流血滿身,眼看一條命就要不保,即使這樣它也沒有離開洞口半步.

金眼雕見久攻不下心中也有點發怒,看准了機會用進了全身的力氣狠狠的向飛天雕的腦袋啄去.飛天雕堅持了半天早已是沒有多少力氣了,金眼雕這下狠狠的攻擊終于使它承受不住了,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氣朝旁邊甩了過去,將半個洞口給讓了出來.

滿身鮮血的飛天雕視乎還想站起來重新用自己的身子將洞口給堵上,可是努力了幾次最終還是沒能站起來,此刻的它已經意識到今日難逃金眼雕的毒手,躺在地上含著眼淚,用低沉的聲音無力的哀叫著.金眼雕則露出一副勝利者的表情,蔑視的朝飛天雕望了一眼,拍了拍翅膀向閃電雕讓出的洞口走去.

"啪"的一聲,一個黑珠狠狠地砸在了金眼雕的身上,將金眼雕砸退了好幾步.隨後一個人影落在洞口中間,一道白色的光茫罩在人影身上.

白光中的人正是白青山,在飛天雕含淚倒下的那一刹那,他終于忍不住了,他知道飛天雕的速度奇快,要跑的話金眼雕是怎麼也追不上,可是為了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它不但沒有跑,而且是勇敢的選擇了戰斗.明明知道不可能贏,還是戰斗到了最後一刻,至死也沒有丟下自己的孩子獨自逃生,那一刻白青山感動了,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幫飛天雕保住它的孩子.

上篇:第7章 子于歸去     下篇:第9章 劍明結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