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4章 梅花神算  
   
第24章 梅花神算

進入血色谷的第二日中午時分,白青山終于來到了眾人約定的地方.陳芷霜和李琪已經在那等候多時了.三人又等了一天,林凡依舊沒有出現.

白青山的心不由的提了起來,一股不股不詳的感覺升上心頭,他不安的來回的走著,不時的朝遠處的小路上眺望.

"白師兄不用當心,林師兄一定會沒事的.也許是路上耽擱了."陳芷霜安慰道.

白青山長歎口氣,無奈說道:"現在也只能這麼想了,要是林兄出了什麼事,讓我回去怎麼向林玲交代."

經過寒潭之行,目睹甯黛瀅的手段,他不的不對遲遲不出現的林凡表示無限的擔心.

李琪看了看天色已經不早了,催促道:"我們不能再等了,沒時間了,要是再不出發,就什麼也找不到了."

二人一想也對,雖然很擔心林凡,可是此時也不得不出發了,畢竟在這里空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出去找找也許能遇上.

白青山找了個地方留下個記號後二人就跟著李琪出發了.

接下來的兩天,二人在李琪的帶領下,陸續的找了幾處地方,都是上次李琪來的時候記下的,有些已經被人采走,有些地方的靈草則還在,三人的收獲也頗為豐富,采了三株七葉草和五株的赤丹果,外加一些有用的靈草.

只是一路走來,依舊沒有林凡的消息,白青山的心中越發的著急.

接下來他們要去的地方也是李琪上次來的時候發現的一處地方,也是此行的最後一處地方.

"那地方很偏僻,一般不會有人找到的,上回來的時候,那里有株七葉草的幼苗,現在想來應該已經成熟了.只是那里有只四階的金環蛇守著,我一人沒法得手,這次我們三人一同前去一定能有所收獲."

一路上李琪收獲不少,心氣挺高的,不停的講著以前來血色谷的經曆.

沒一會三人就找到了李琪說的那個地方,果然是個隱蔽之處,看四周的環境應該還沒有別的修士來過.

七葉草自然還在那里,同時他們也發現了守護在一旁的一條長達五丈的金環蛇.

金環蛇瞪著一雙碧綠的眼睛,怒氣沖沖的盯著白青山三人,口中吐著長長的舌頭,發出"絲絲"的聲音,像是在向他們宣誓著自己對七葉草的主權.

對付守護靈獸三人一路來早就相互之間建立了很好的默契.

李琪負責吸引妖獸的注意力,白青山和陳芷霜則兩面夾攻,一般的妖獸要不了多大的時間就給解決了.

就在三人准備依照這個辦法解決金環蛇之時,一個不友好的聲音在他們的身後響起.

"幾位道友好身手."轉眼間,五位身穿黃衫的修士突然出現,將三人給包圍了.

五位黃衫修士三男兩女,五人的年紀和修為也不一樣,年紀大的已經是一頭的白發,年紀小的也就是二十出頭.修為高的練氣九層,低的只有七層.領頭說話的則是一煉氣九層的中年的修士.

"玄天門的人."李琪低聲和白青山說道:"看來我們有麻煩了,這玄天門和青云宗向來不合,相互不服也有好多年了,一直沒分出個高下,今日在這碰上一場厮殺是少不了."

中年修士看了白青山三人,一個練氣九層兩個八層,想想自己要勝他們還是有把握的,于是上前說道:"看來幾位道友今日的運氣還不錯,不過我師兄弟的運氣就更好了,就是不知三位能不能割愛了.看在正道一家的份上,我倒是能放三位一條生路."

白青山對于這株七葉草倒是無所謂,一路來三人也采了幾株,心想"要是就是為這株七葉草,給他們也就給了."

他轉頭望了望李琪兩人,陳芷霜到是一付無所謂的樣子,而在李琪的眼神中,白青山看出和自己一樣的想法.

見白青山望向自己,李琪朝他點了點頭.

白青山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剛想答應,五人中年紀最小的修士,大聲叫道:"師兄何必和他們廢話呢,留下靈草和儲物袋快滾,要不就把性命一起留下."話語中充滿了傲氣.

一聽要自己留下儲物袋,白青山和李琪的臉色一變,心想"今天看來是要開殺戒."都不由的暗暗戒備.

三人眼神相互望了一眼,白青山的眼光朝中年修士瞟了一眼後朝兩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白青山故意露出了一臉的驚恐,戰戰兢兢的說道:"各位道友此等天才地寶有德者據之,我師兄妹三人看來是無緣得此異寶了,讓給諸位也無妨.

儲物袋給各位也沒什麼,里面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只求各位看在我等修煉不易,放我們一條生路."說完假意去腰間取儲物袋.

玄天門的眾人聽完一陣大笑,見三人已經服軟,原本緊張的神經頓時松弛下來,放松了警惕.

中年修士甚至在考慮,收了他們的儲物袋後是不是放三人一馬,想到玄天門和青云宗斗了怎麼多年,今日自己為玄天門出了一口氣,一時間不禁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突然間白青山飛身躍起,火龍劍直取中年修士的面門,李琪和陳芷霜一左一右也同時發動,兩柄飛劍刺向他的兩肋.

"唰"的一聲,中年修士沒想到白青山三人敢突然發起偷襲,更沒想到三人把目標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轉身狼狽的躲過了白青山正面的一劍,卻是沒能躲過兩邊的攻擊,兩柄飛劍在他身上留下了兩個大大的窟窿,兩股鮮血頓時從兩肋飛濺而出.

三人合力殺了中年修士後,背靠背站定,陳芷霜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塊長約一尺,通體墨綠的竹板,手中各種法訣飛快的打出.

一時間,竹板綠光大作,化成三十六玫小竹塊,在三人的面前飛快的旋轉起來,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梅花神機陣,你是梅花神算一脈的傳人,這怎麼可能?"剛從中年修士被秒殺的驚訝中醒過來的眾人,一看陳芷霜祭出的竹牌不禁一陣的驚慌.

梅花神算一脈很少在修真界走動,但是關于他們的傳說卻在修真界中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來.

"料敵先機,能處處搶先出手,同階修士中號稱無敵,要是配上一件好法寶,越階殺人也不是不可能,最可怕的是煉到深處,梅花神算一脈能算人的生死."所以修真界中人對他們都是異常的尊重,一個能算出自己生死的人,誰都有點怕的.

一時玄天門剩下的眾人心中不由的生出了退意.

白青山不是很了解梅花神算的厲害,而李琪則是知道的,見陳芷霜露出了梅花神機陣,原先心中的擔心和不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心中已經開始算計起,是不是能將幾人留下.

三對四,我方有梅花神算一脈傳人,而對方的領頭人和修為最高的人已經被殺,不出意外的話,我方勝的機會很大,想到對方儲物袋中的物品,李琪的眼中不由的放出金光.

"我等不知梅花仙子前輩的傳人在此,得罪了.我們這就走,以後有機會一定上梅花峰向梅花仙子請罪."玄天門中年紀最大的修士在衡量了雙方的實力後開口說道.

李琪見白青山和陳芷霜沒有阻攔的意思,心中不由一急叫道:"有怎麼便宜的事嗎?不知道剛才是誰在喊打喊殺的,還要留下儲物袋和性命,現在怎麼了,到手的靈草也不要,急著走了,難道玄天宗就出這種人嗎?"

說完又傳話給白青山和陳芷霜說道:"白師弟,陳師妹可不能就怎麼讓他們走啊!這事要是傳出去日後可不好交代.我們殺的那小子背後一定有高人,要是其師長和長輩找來少不了是一身的麻煩.

再說玄天門和我門青云宗一向交惡,雙方只是沒撕破臉而已,今天我等殺了他們,門中長輩知道了也不會怪罪我們."聽完三人的眼中流出了一絲的殺意.

"你們這是怎麼了,不要以為我們怕了你們,不就一個練了幾天梅花神算的女子嗎?有什麼好怕的,再說了,誰知道她是不是唬人的.找幾塊破牌子就想冒充梅花仙子,想嚇唬道爺我,門都沒有."玄天門中的一位年輕的修士跳了出來,不屑的叫道.

其余兩位玄天門的女修沒說什麼,只是拿眼睛望著年紀大的修士.老者則連忙喝住了年輕的修士道:"伍師弟不可無禮,梅花神算一脈一身梅花牌出神入化豈是他人能假冒的了的."

年輕修士二十余歲就練到了練氣八層,在門也是精英一類的人物,加上其師長一脈在玄天門中有些地位,頗具實力.

他與被殺的中年修士交情匪淺,見他被殺已是弊了一肚子的火氣了,此時豈能把一個一把年紀卻還是練氣八層,在門中毫無根基的老年修士放在眼中.見老者一味的向仇人服軟,心中大怒,朝著他大怒道.

"你個老貨,平日里就是貪生怕死之人,今日不思為黃師兄報仇,還在這里漲他人的志氣滅自家的威風.讓人以為我玄天門是好欺負的,要是你們怕了,我伍建豪獨自就為黃師兄報仇了."說完也不再理眾人,手中祭出一面銅鏡.

銅鏡在他的手飛速的旋轉起來,原本暗淡無光的銅鏡頓時變得光芒四射,而後四周的光芒彙入銅鏡之中,一道柱狀的金光從銅鏡中射出,直奔白青山三人而來,頓時三人眼前一片金光,刺的雙眼怎麼也睜不開,不的不用手遮住了雙眼.

見銅鏡起了作用,伍建豪心中大喜,手中飛劍飛出,直刺陳芷霜而來.

老年修士見伍建豪不聽自己的勸說,心中不由罵道:好個無知的小子."手中飛劍倒也不慢,跟著飛快的射出.

在被金光迷住雙眼之時,陳芷霜就將手中竹牌拋出,在空中原本三十六片的竹片變成了七十二片,一百四十四片,一時間在三人前面的竹牌越來越多,漸漸地形成了一面由竹牌組成的竹牆,牢牢的擋在了雙方的中間.

給讀者的話:

票票好少啊!眼鏡都不知道怎麼向編輯交代,對不起編輯的厚愛啊!不過不管怎麼樣眼鏡一定保證更新和文的質量

上篇:第23章 婉兒有心     下篇:第25章 雙珠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