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50章 後山激戰  
   
第50章 後山激戰

白青山沒有去追吳利,而是反手將木欣欣給拉到了身後,手中兩極珠祭出,一道白光將木欣欣罩在里邊,外邊一團黑影若影若現的繞著白光在轉.

"築基修士,你是築基修士."此時白青山已恢複原本築基期的修為.

木欣欣則吃驚的望著他.

"在下吳利,不知這位道友怎麼稱呼."看到對方是築基修士,吳利禮貌的問道.

"我只是個過路的無名小卒,名字說了你們也不知道."白青山說道.

吳利聽了心中卻是有些不舒服,想我也是築基期的修士,客氣的問你,你小子竟然不識好歹,他將飛劍祭出,說道:"這位道友既然是過路的,我吳家這事就不要插手了.等事了我請道友喝酒."

白青山堅定地說道:"這位姑娘是我朋友,她的事我管定了."

木欣欣拉了拉白青山衣角,輕聲說道:"白前輩,你還是走吧,他們不敢為難你的."

白青山說道:"我很老嗎?你叫我前輩."

木欣欣說道:"你是築基前輩我不叫你前輩叫什麼."

白青山說道:"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師兄,或者叫我青山也可以."

木欣欣說道:"我還是叫你師兄吧."面的一個築基修士,直接叫名字木欣欣還是沒這個膽子.

白青山也不在乎她稱呼自己什麼,說道:"待會你站著不要亂跑,放心有我在,他們傷不了你."

木欣欣心中唯一的一點恐懼也消失了,站在白青山的身後,面對三名築基修士,她第一次不再是害怕,而是又一絲的興奮.

這麼多年了,終于有人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站了出來,告訴她不用怕,她給這麼大的安全感.

此時的木欣欣不要說對面站著是築基的修士,那怕是金丹修士她也不會怕.

她相信站在她面前的人能為她遮擋一切的風雨.

兩行清淚再次悄悄的掛在她的眼角,她堅定地說道:"我不怕,只要有你在,我就什麼也怕."

吳豪等人已經來到吳利身邊,面對眼前突然出現的築基修士,他們也是一頭的霧水,那個家族什麼出了這麼年青的築基修士.

吳豪說道:"應該不是木家之人,木家築基修士我都認識.等下你們動手快些,不要鬧出大地動靜,這里還是木家的地盤,要是讓木家知道就不好了."

吳純說道:"大哥放心,就這個小子都不用你動手,我和老四就解決了."

吳豪說道:"也好,我給你們壓陣,你們小心點."

吳春和吳利祭出了手中的飛劍,說道:"你就看好吧."說完兩人手中化作兩道綠光從左右兩邊向白青山攻來.

看到吳春和吳利兩人出手,白青山只是冷笑一聲:"來的好,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只見他手中火龍劍化作一道紅光在自己面前行成了一道劍網,將兩道綠色的劍光給檔在了外面.

吳春和吳利見自己的飛劍被檔,心中不由一急,兩人不由的同時加快真氣的運行.

白青山此時也不輕松,法寶兩極珠給了木欣欣,他的防禦就下降了好多.

加上對方是兩名築基初期的修士同時出手,後面還有一名築基中期的修士在盯著,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手,所有他不的不留了幾分力來盯著對方的那位築基中期的修士.

如此一來在場面上他就不怎麼占優.幾招下來白青山的火龍劍漸漸的慢了下,劍網也出現一些細小的漏洞.

"看你小子還逞強."吳利陰笑道.

看准白青山飛劍露出的一處漏洞,兩人手中飛劍朝漏洞襲來.

情急之下白青山啟動五行步,身子隨即扭動起來.

飛劍貼著白青山的身子劃過.

驚的一旁的木欣欣一頭的冷汗.

這樣不行,白青山收回飛劍,腳下踏著五行步,身影像鬼魅一般在吳利和吳春之間穿梭,手中飛劍則不時的刺出一劍.

不一會吳春的手臂上和吳利的腳上都中了一劍,雖說傷的不重,可他兩也不敢在貿然的出擊,飛劍也收回身邊,將自身護的滴水不漏.

吳豪在一旁看的極其的郁悶,原以為兩人對付一人要不多久就能解決,沒想到這個年青的築基修士手段高明,自己在不出手,要不多少吳春吳利兩人怕是要吃虧.

吳豪吩咐吳翔照顧好自己後,一根烏黑的木杖出現在他手.

這根木杖通體烏黑發亮,杖的一段盤旋著一條黑色雙頭蛇,吐著長長的蛇信,兩只眼睛在黑暗中發出淡淡的綠光,甚是嚇人.

吳豪將木杖拋向空中,口中念著法決,空中的木杖突然發出陣陣的綠光,杖頭的雙頭蛇也像是活了一般,扭動身子飛一般向白青山射來.

白青山從未見過這種東西,心中也是一動,見雙頭蛇向自己襲來,也來不及多想,果斷的放棄了吳利二人轉身避過.

吳豪見一擊不中,伸手取回木杖,縱身飛起,手中木杖向白青山揮來.

吳豪的動作很快,趁白青山立足未穩,手中木杖已到他的面前.

白青山只覺的一股寒風吹過,刮的自己的臉一陣的生痛,他知道這一擊是避無可避,只得用盡全力將全身真氣灌入火龍劍中,舉起火龍劍朝木杖迎去.

"啪"的一聲巨響,接著一片火光閃過.

吳豪手握木杖站在原地,白青山則是腹中猶如翻江到海一般,一口鮮血直沖嗓子眼,身子更是飛出了十幾米遠才站住.

這老頭太厲害了,難道這就是築基初期和築基中期實力的區別嗎?白青山咽下口中的鮮血,眼晴卻朝四周瞄了一番,心下拿定了注意,心道"拼一吧,死就死了!"

見白青山硬接自己全力的一擊,吳豪眼中不由生出了一絲欣賞的目光,感歎道:"什麼時候我吳家能出這樣的人,我吳家崛起就有希望了!"一時間,吳豪心中升起了愛才之心.

白青山倒是沒想怎麼多,提起一口真氣,整個人高高躍起,手中飛劍在夜空中劃過一條紅光,朝吳豪攻來.

吳豪叫道:"好小子,真不怕死,有骨氣,是條漢子."他也沒避讓,身上護體罩放出,手中木杖平舉,說道:"我也接你一擊如何."

木欣欣此時芬心已經亂了,閉上了眼睛,口中念道:"青山你真的不應該留下來,你要是敗了,我定隨你而去."她雖然喜歡白青山留下幫她,但此時她更希望白青山能拋下她獨自離去,至少她知道有人曾經真心關心過她.

眾人都以為白青山這一劍是朝著吳豪而去,沒想在空中白青山收住了身形,轉身朝不遠處的吳翔飛去.

一時間大家都愣住了.吳豪大叫聲:"翔兒小心"驟然起身向白青山奔去.

吳翔只是一個煉氣七層的修士,原想築基修士之間的打斗沒自己什麼事,只要躲遠點不要讓流劍傷到就好了,沒想到白青山竟然將矛頭直指向自己.

一時間他竟然在白青山築基期修士的氣息壓迫下面如土色,忘了躲避.

吳豪趕到時,白青山的劍已經架在來吳翔的脖子上.

"吳長老救我,吳長老救我."看著吳翔一副怕死的樣子,吳豪氣的直跳,可是他又不能不管他.要是家族普通子弟死也就死了,大不了回去多給點撫恤,可是吳翔要死了,回去家主那就不好交代了.

"這位兄弟,有話好說.不用欺負一個晚輩吧!"吳豪怒道.

白青山說道:"我也不想如此,只是不這般我兩今日怕是走不了吧!"說完他朝木欣欣揮了揮手示意她過來.

木欣欣見白青山擒住了吳翔芬心才定,快步跑到白青山身邊.白青山收回兩極珠對吳豪說道:"我無意傷人,今日之事求前輩放我兩一條生路."

吳豪說道:"只要你放了小侄,你們只管走,我絕不攔你們."

白青山右手一揮,一只一人高,惟妙惟肖的木鳥出現在眾人面前,跳上木鳥,在木鳥頸步放晶石的凹槽中放入一塊極品的晶石.

原本沒有一絲活力的木年竟變成活的一般,一邊抖動翅膀,一邊仰天長嘯.

白青山一手將吳翔狠狠的推向吳豪,另一只手腕過木欣欣的細腰將她抱上了木鳥.木鳥發長鳴一沖向天際.

吳豪接過吳翔看他並沒有受傷,一顆心才放了下來,但是被一小輩戲耍的怒火卻是升了起來.將木杖向空中一拋,自己縱身一躍跳上木杖,木杖載著他向箭一般向白青山追去.

吳利和吳春在剛才吳豪和白青山的打斗中一直沒插上手,此時看吳豪追白青山而去,怕吳豪有失紛紛祭起飛劍跟了上來.

白青山的木鳥的速度本就是比主人修為高上一階,此時白青山已是築基初期的修為,那木鳥的速度就相當于築基中期的修為.

吳豪的修為也是築基中期,但他的木杖也是件不可多的的法寶,加上白青山的木鳥上坐了兩人,速度難免要慢了一些.不一會吳豪竟離他們越來越近.

上篇:第49章 後山敘情     下篇:第51章 林子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