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143章 騰云大陸  
   
第143章 騰云大陸

白青山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舒適的大床之上,乾淨的床褥不時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我這是在那里?"白青山努力的回憶著發生的一切,只是他的腦子只是出現賀懷遠在他面前倒下,黃娟一張驚慌的面容,其他的什麼也想不出來.

"黃娟呢?黃娟去哪里了."在他的記憶中是黃娟在關鍵時刻殺了賀懷遠救了自己一條命.

"黃娟,黃娟."白青山大聲的叫了幾聲,突然一陣顛簸使他回到了現實之中,他打開了身邊的窗戶,一股強烈的海風迎面吹來,同時耳中傳來了陣陣"嘩嘩"的海浪聲.

望著眼前一望無際蔚藍的大海,白青山徹底驚呆了.他從未見過大海,只是此時他已無心去欣賞大海的美景,一連竄的疑問從他的心中升起.

暗自運了運真氣,感覺從丹田升起一陣巨痛,瞬間傳遍全身,豆大的汗珠布滿他的額頭.白青山的臉色一沉,伸手將儲物袋掏出,見自己的東西都還在,他的臉色才稍稍好些.

這應該是在一條船上,自己怎麼會在船上?船要去哪?船主是誰?他們對自己有什麼企圖?黃娟,趙輝他們去哪了?一串的問題再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不過有一點他還是知道的,船主人似乎對自己沒有什麼惡意,要不自己怕是早就死了,何況自己的東西都還在.

白青山試圖發出神識在船上探測一番,只是此時他的丹田受損,神識放不出多遠,同時也是為了不得罪船主人,畢竟對方似乎對自己沒什麼惡意,因此白青山強忍下了放出神識的想法,開始打量起這間船倉來.

船倉只是個普通的客倉,不大,裝飾的也很簡單,但是收拾的很乾淨,看不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大仙你可醒來了."一位精壯的中年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看見白青山醒了,臉上露出無比喜悅的神情,語氣極其的恭敬.

"這是在那?"白青山朝漢子望了一眼,見他只是個凡人,心中的不安又減輕了不少.

"回大仙這里是仙緣海."中年漢子還是那麼恭敬的問道答.

"仙緣海,仙緣海."白青山口中不住的念叨著這個名字,腦中不住的回憶,無論他如何的回憶,也想不起什麼時候聽過這個名字,半響後他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于是抬起頭想要再多問中年漢子一些事的時候,中年漢子搶先說道:"大仙,我家主人吩咐了,只要大仙醒來,就讓小的帶您去見他.我家主人為了大仙可是沒少操心."

"你家主人是誰?"白青山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

"大仙隨我去一見不就知道了!我家主人人可好了."中年漢子說著側身做了請的手勢.

"好,好,我隨你去,是該拜訪拜訪你家主人了."白青山說著站起身來,隨著中年漢子朝船中部走去.一路上白青山心中不住的在想這船主會是什麼人!

白青山住的地方離船主住的地方不遠,沒一會中年漢子就將白青山帶到了船中間的一處船倉門口.沒等中年漢子開口就聽到船倉里傳出一女子的聲音:"道友你終于醒了,進來吧."

倉門打開,中年漢子退到了一旁,白青山則是抬腳進了船倉之中.這處船倉明顯就比白青山所在的船倉要大上不少,裝飾的也要漂亮的多,一進倉門就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飄來,將難聞的海水味道給驅趕的一干二盡.

"道友身子可好些?"順著聲音望去,一位女子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只見她一頭靚麗的秀發飄然如瀑布般垂落,新月般美麗的柳眉,一雙麗目流盼嫵媚,嬌小的瑤鼻,粉腮微微泛紅,滴水櫻桃般的櫻唇,如雪的臉蛋晶瑩如玉,嫩滑的皮膚如酥似雪,身材婀娜,一身蔚藍的長裙,細長的雙手撥弄著桌上的一面銅色的古鏡,眉頭緊鎖,見白青山進來才放下手中的古鏡抬頭朝白青山望來.

女子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白青山坐下,白青山也沒客氣,道了謝後就坐下.

"不知道友高姓."雙方沉靜了片刻還是女子開口問道.

"青云宗白青山."白青山答道.

"青云宗,沒有聽說過."女子搖頭道."道友喝什麼茶?"

見女子沒聽說過青云宗,而且她的表情似乎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白青山的心頓時就緊張起來,要知道青云宗可是個大的宗門,只要是修真之人沒人不知道的.看女子的修為不弱,怎麼會沒聽過青云宗.

望著白青山一臉的疑問,女子微微一笑道:"怎麼青云宗很有名嗎?可是我們騰云大陸應該沒有這個宗門."

"騰云大陸."白青山猛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女子吃驚的望著他道:"怎麼了?"

"這,這騰云大陸在那,離悠然大陸有多運."白青山的心亂了,有些語無倫次結巴的問道.

女子低頭想了會說道:"你說的悠然大陸,我還真的沒有聽說過.至于二者相距多遠我怕是回答不了你."

白青山徹底的懵了,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低著聲音問道:"我是怎麼來的這里的?"

"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就在我們途徑的一座無名小島上,當時你全身是傷,昏迷不醒,手中緊握著這面銅鏡."女子淡淡的說道.

"是你們救了我?"白青山起身朝女子行了個禮道:"白青山謝過道友救命之恩.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謝就不必了,都是修煉之人,出手相助是應該的.我姓言,叫言玉紅."

收好言玉紅交還給他的古鏡,白青山不知道怎樣離開的言玉紅的房間.一會到自己的住處,他就呆呆的望著窗外的大海發愣.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白青山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過,腦中像是被一塊巨大的陰云給壓著,壓的他腦中一片空白,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其間言玉紅也來看望他幾次,倒是那位中年漢子每日都來看望他,每次來看他一眼然後搖著頭沮喪的離開.

這日白青山還是一日既往的呆呆的望著窗外,突然船外一陣海風吹過,他的身子突然感到了一冷,接著全身打了個冷顫,腦中劃過,他的腦子出現了當日他倒下的場景,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刹那他的眼中出現那面銅色的古鏡.

白青山閉上了眼睛努力的回憶著剛才的腦中出現的那一幕和那面古鏡.突然他猛的睜開眼睛,心中一片雪亮,他終于想通了事件的來由,根源就在那面古鏡之中.自己被古鏡傳送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中.

"不,我一定要回去!"白青山朝著大海發出怒嚎,甯黛瀅,木欣欣,林凡等人的相貌一遍接一遍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能將我傳送來,就一定有辦法再將我傳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你們一定要等我."白青山緊握拳頭朝著大海心中默默的發誓.

想到此處,壓在白青山腦中的那片陰云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急忙掏出了古鏡,將古鏡對著天空望望,又試著將一股真氣輸入其中,可是無論他怎麼嘗試都沒有使古鏡發出一絲的動靜.

突然他的眼光停留在古鏡邊緣的一道槽中,槽中的那一絲絲細微的紅色痕跡讓他的心動了一下.

"血.難道它要用血來啟動.一定是的."這一發現讓白青山渾身充滿了希望,他又把傳送前的畫面在腦中回憶了一邊,在確定沒有什麼遺漏後,他掏出了飛劍刺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滴滾燙的鮮血滴在了古鏡上.

"沒有反應.怎麼會沒有反應呢?"白青山望著一動不動的古鏡心中焦急的念叨,難道是鮮血不夠,一咬牙他又將自己另一手指刺破,一滴滴的鮮血再次掉落在古鏡上,將古鏡的表面都染成了紅色,只是古鏡依舊沒有一絲變化.難道我的想法錯了.

"你這是怎麼?"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言玉紅推門進來.對于這位來曆不明的年輕修士她的心中也是充滿了好奇,特別是他口中的那塊悠然大陸.

"你怎麼這麼傻!"望著眼前的一切,言玉紅明白了白青山在做什麼.她不由的忍不住笑出聲來,一把奪過白青山手中的飛劍,掏出自己隨身的手絹給白青山包紮,責怪道.

"你這個人真是怪,多好的飛劍竟然拿來刺自己.這古鏡在我手中也有幾日了,我一直看不出它的來曆,但是看它的紋飾和給人的那種感覺就知道這不是件一般的物件,要是能這麼簡單就讓你操縱,那還能是件寶物嗎?"

"謝言道友,是我太急了."白青山不好意思的苦笑道.

"不要叫我言道友了,多難聽,你叫我名字吧!還有你要是想回去,還得先把自身的修為提上去.我看過你的修為,你應該是丹田受了些傷,要不了多久就能恢複.到時我們找些前輩高人打聽打聽,一定能想出辦法的."

聽言玉紅的話,白青山也覺得她說的對,原本這些道理自己也知道,只是這幾日自己急著想要回去把這些給忽略了,此時聽言玉紅提起,他不由的點頭說道:"還是言師妹說的是."

上篇:第142章 黃雀在後     下篇:第144章 海風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