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181章 黑祿島  
   
第181章 黑祿島

"這外海和內海不一樣,這里的海域很廣,空閑的島嶼也很多,白道友也不要回去了,像我一樣找個好些的島嶼,安頓下來也不錯,你我還能時常來往,豈不比回內海好."

"謝梁道友指點."白青山道:"我在內海還有一些要緊的事要辦,等事了了,我一定來這于梁兄作伴."

梁無量稍稍有些失望的說道:"白兄要回內海,這傳送陣可是只有這星海城才有.這星海城是這外海最大的一座城市,也是內海修士來外海的一個落腳點,眾多像你一樣的內海修士來外海捕獲海獸都是在那補充裝備和休整的."

"星海城離這里遠嗎?"白青山急切的問道.

"不遠,幾個月的路程就到了,白道友既然來了,就安心在這住幾日,我們好好聊聊."

"也好,那就麻煩梁道友了."雖然白青山十分著急回去,但是梁無量如此熱情的邀請,要是拒絕了似乎不是很好,于是白青山干脆答應了.

見白青山答應,梁無量自然十分高興,修真者之間也沒什麼閑話可聊,說不到兩句兩人的話題就回到了修煉之上.

白青山剛剛進入金丹期,可是說對于金丹期是一無所知.梁無量雖說只是金丹初期,但是他進入金丹期已經有段日子了,因此經驗和理論還是很豐富的.

兩人一通聊下來,倒是大多的時間是梁無量在說,白青山在聽,不過白青山在修煉上還是有自己的一番獨特的見解,每每說出都讓梁無量拍案叫好,心中也不由的對白青山高看一些.

一說起修煉,時間就過的飛快,不知不覺中時幾日的時間就過去了,兩人都在相互交流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特別是白青山對于金丹期更是有了個全新的認識.

"梁師兄,我明日就要出星海城了,不如師兄于我一同回內海吧?也免的一人在此獨享孤獨,"

"不了,這麼多年我也習慣了,我早就厭倦了修真界中的爭斗,和這些凡人一同生活很好.倒是白師弟你,要是那日在內海過的不舒服就來我這,我兄弟二人一同喝酒聊天豈不快活."梁無量拉著白青山的手說道.

"梁師兄,我在內海也有座島,面積倒是沒有這黑祿島大,但是無論風光還是靈氣都不比這里差,要是梁師兄想回到內海定居也可來我那里."白青山發出了邀請.

梁無量揮了揮手道:"白師弟就不要勸了,內海我是不會回去的了.倒是說起喝酒,我這里倒是有一些好酒,今晚你我不醉不歸,就當給白師弟送行了."

"好"白青山知道勸不動梁無量也就不再勸了.

梁無量拿出幾壇酒和兩個杯子,一看這個和碗一般大小的杯子,白青山就知道梁無量的酒量小不了.

舉起酒杯梁無量神秘的說道:"白師弟這可是好酒啊,我想你一定沒有喝過,要不是老弟來,我可不會拿不出來喝."

"什麼好酒."白青山心道:"這世上還有什麼好酒我沒有喝過的."

梁無量見白青山一臉的懷疑也沒有解釋,直接打開了一壇,一股濃濃的酒香就飄了出來.

"靈酒"聞著這香味,白青山就知道這酒壇中裝的是正宗的靈酒,而且在這靈酒的品質與夏辰送他的那幾壇比,品質只高不低.

"沒想到梁師兄還是個煉丹師."白青山深深的聞了幾口空氣中的酒香羨慕的說道.

"看來白師弟還是個識貨之人,竟然認識這靈酒.不過這靈酒可不是我煉的,我也不是什麼煉丹師,也不會煉什麼靈酒.這是我一個朋友煉的,知道我好酒,送了我幾壇,我一直收著沒舍得喝,今日拿出來與白師弟一醉方休."梁無量自豪的說道.

"梁師兄有心了.如此珍貴的靈酒讓師弟我怎麼好意思呢?"

"沒事,這酒喝完了我再去我朋友那里要上幾壇酒是了."梁無量大量的說道.

"酒是好酒,兩人的酒量也都是海量,一壇酒下去,兩人都有些醉意.迷迷糊糊中白青山朝海上望去,平靜的海面之上突然將巨浪翻滾,一層接一層高達幾層樓房高的巨浪朝這黑祿島襲來.

"有海獸"梁無量從酒醉中清醒過來,高聲的叫道.也許是喝了酒的原因,此時的梁無量非但沒有驚慌反而顯出了無比的興奮.

同時幾個人影急速的朝山上飛奔而來,不一會他們來到了白青山和梁無量的身前.白青山一看來的都是修士,只是修為都不高,最高的也不過煉氣七層.

"請師尊出手救救黑祿島."一眾修士齊齊的跪在梁無量的面前,苦苦哀求道.

"你們放心,只要我在就絕對不讓海獸上島."梁無量拍著胸脯說道,"你們這就去把防禦陣打開,將居民遷入陣中,看我如何捕殺海獸."

幾位黑祿島的修士頓時眼中含淚對梁無量行了個禮後下去准備.他們離開不久後,島上一道白光閃出,將整個黑祿島給牢牢的籠罩其中,而大批的土著居民則來到梁無量所居住的山下,安靜的有敘的等待著.

"白兄看我如何去擊殺這條不知死活的海獸."梁無量帶著醉意對白青山說道.

白青山勸道:"梁兄還是小心些,我看這架勢,來的海獸實力不弱,要不我陪你前去如何?"

梁無量亮出了手中的飛劍道:"這點小事就不勞白師弟了,為兄一人足矣."說完梁無量縱身躍上飛劍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朝海面飛去.

白青山不放心梁無量,也亮出鳳火劍,禦劍跟了上去.

此刻巨浪已經逼近黑祿島,巨大的海浪沖擊這黑祿島上的防禦陣,發出了一聲聲的巨響.防禦陣在巨浪的沖擊下不斷的閃爍著刺眼的亮光.隨著一聲震天的巨響,巨浪上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雜白青山等人的面前.

"是裂海巨鯨"不知何時黑祿島上的幾位修士也跟了上來,站在了白青山的身後指著海中的巨獸失聲叫道.

"這家伙很厲害嗎?"白青山皺著眉頭問道.

"回前輩的話,這裂海巨鯨對于前輩來說也算不的厲害,怕的是它身後之人."一位修士結巴的回道.

白青山一臉疑惑的問道:"身後之人?"

"是的"那修士繼續說道:"裂海巨鯨雖然體型巨大,性情卻是極為溫順,並不會主動去攻擊人類的島嶼和船舶.正是因為如此這裂海巨鯨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修士捕獲後作為遠途行動和攻擊的手段,能捕獲如此巨大海獸之人定是一些修為高深的修士."

"那你們的師尊不是很危險?"白青山擔憂的說道.

黑祿島修士連連點頭道:"正是,所以希望前輩能出手相助."

白青山道:你們放心,我于梁師兄義氣相投,有必要我定會助他一臂之力.只是你們還是回到島上去,留在這里十分危險,等會還要我分心來照顧你."

眾修士一想,白青山說的也在理,于是眾人朝白青山行了個禮後,紛紛離開,回到島上.

此時梁無量已經于裂海巨鯨交上手.白青山見梁無量的飛劍進退有度,雖然裂海巨鯨的體型龐大但是攻擊並不是十分犀利,一時和梁無量斗了個平分秋色,甚至梁無量還要稍稍的占了上風.

白青山警覺的在站在一旁,並沒有急著上前幫忙,他將神識全部放開在周圍不住的來回掃視,試圖找出那個藏在暗處的神秘人.

奇怪的是,根據黑祿島的修士說的,這位神秘人應該就在附近才對,只是白青山用神識將周圍探查了一遍,就是沒有找到任何可疑之處.

"難道黑祿島的修士騙我."白青山不由的產生了一絲的疑惑,他將目光投向了黑祿島.

黑祿島的防禦陣在巨浪的沖擊下,此時已經變的忽明忽暗,十分的脆弱,仿佛只要再稍稍的一用力,整個防禦陣就將完全奔潰.

幾位黑祿島的修士在防禦陣中不斷的朝防禦陣輸入真氣,希望防禦陣能多堅持一會,但是他們的修為太低,輸入的那點真氣九像是掉入大海中的一滴水,絲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白青山倒是想要去幫忙,考慮到那位神秘之人一直沒有出現,他擔心梁無量的安危,而打消了這個想法.

梁無量于裂海巨鯨的爭斗已經進入了白日化的階段.此時的梁無量全身真氣流淌,懸浮在海面之上,滿身的真氣將他的衣物給吹的鼓鼓的,飛劍再裂海巨鯨的身前不斷的來回飛翔.

忽然間,梁無量的飛劍金光大震,三尺長的飛劍頓時變成了只有一尺長,閃耀著金色光芒朝裂海巨鯨刺去.

梁無量飛劍的突然變化,讓一旁觀戰的白青山心不由的一沉,以為梁無量真氣不濟才變的如此,而後見飛劍刺出的威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越發的強了,一顆沉下的心才提了起來.

金色飛劍飛快的突破了裂海巨鯨的防禦,一股如柱的鮮血從裂海巨鯨的身上噴射而出,瞬間蔚藍的海水被染成了鮮紅.

懸浮在海面上的梁無量不由的心中大喜,發出了一陣爽快的笑聲.

"畜生還不受死."金色小劍在空中轉了個圈又重新回到了梁無量的手中.梁無量大叫一聲,再次將飛劍拋出,朝裂海巨鯨刺去.

上篇:第180 劍成     下篇:第182章 裂海巨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