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185章 算計  
   
185章 算計

沒過一會,遠處海面之上傳來幾聲震天的海獸叫喚之聲,頓時平靜的海面之上又掀起了巨浪.黑祿島上的眾修士的臉上都不有自主的發生了變化,目光都不自覺的投向了梁無量.

梁無量倒是一臉的平靜,嘴角再此顯露出得意的微笑.

隨著時間的推移,海獸的叫喚聲越來越響,期間還隱隱的夾雜著幾聲淒慘的叫喚聲,只是距離太遠,聲音太輕,眾人聽的不是很清楚而已.即使這樣,在黑祿島的眾修士,心中不禁冒出了一個念頭,白青山完了.

海獸的厲害每個在海島生活的人都是深有體會的,要是只有一只海獸,以白青山的身手,大家相信他還是有機會能取勝,只是從傳來的海獸叫喚聲中得知,來的是四只不同的海獸,以四抵一,不要說白青山一金丹初期的修士,就是金丹中期,甚至與金丹後期的修士也只有跑的份.

梁無量的心中也有著同樣的想法,只是他的心中還有一絲想法,就是希望白青山能多堅持一會,最後雙方能拼個兩敗俱傷.此刻他的心中非但沒有一點為白青山擔憂之心反而有些暗喜.

白青山的實力,梁無量是見識過的,就那只火鳳凰就不是他能對付的,同時白青山一身的法寶也讓他直流口水,要是能死在自己的手中,這一身的極品法寶可就都是自己的了.越想梁無量的心中就越後悔.

又過了片刻,海面重新恢複了平靜,震天的海獸叫喚聲也在幾聲悲傷的慘叫聲後赫然而止.海面上一個禦劍的身影朝黑祿島飛來.

"他竟然沒死,他竟然擊退了四位海仆安全的回來了."梁無量的心不由的一動.

再看白青山,臉色蒼白,嘴角還殘留這一絲鮮紅的血跡,身上更是傷痕累累,幾處大的傷口還在不斷的朝外冒著鮮血,站在飛劍上搖擺著身子,看去極其的勉強,像是隨時都要從飛劍上掉下來一般.

"他受傷了,而且傷的不輕."梁無量的心中一喜,他仿佛看到了一身的極品法寶和一只漂亮的火鳳凰在朝他招手.吩咐下去,打開防禦陣,放白青山進來.

黑祿島的修士們,可沒有梁無量的那番心思,他們見白青山回來,滿心歡喜,一張張布滿愁云的臉上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等梁無量一聲令下,急忙打開防禦陣迎了出去,護著白青山回到了梁無量的身旁.

"白師弟辛苦了."梁無量笑著上前扶起白青山,同時一股真氣乘機進入白青山的體內,發現白青山的金丹變的無比的蒼白.

"真氣損耗過度,怕是傷了元氣."梁無量很快給出了一個結論,壓在他心頭最後的一塊石頭也終于落地,一切都是我的了.梁無量發出了一聲欣慰的感歎.

"小弟無能,讓那四個該死的賊人給跑了."白青山自責道.

"沒事.師弟已經很盡力了,好好的下去休息幾日就沒事了,接下的事就交給我了."梁無量大笑道.

此時他的心中是那麼的高興,原本以為失去的一切這一刻又都回來了,還有著不少意想不到的的收獲.

就在他得意忘形之時,一旁半死不活的白青山突然間躍起,一手抓過梁無量的手臂,一道真氣進入他的體內,將他的金丹給封住.

梁無量還沒完全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體內的真氣忽然將就消失的一干二淨,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白青山此舉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要封住一個人的真氣,只有在實力相差不大的時候才行,梁無量的實力要高于白青山,要是在平時白青山要想封住他的真氣還真的有些麻煩,只是如今梁無量的真氣受損,白青山才敢冒險一試,沒想到這一試還真的成功了.

控制了梁無量,黑祿島上的眾修士一陣大亂,他們也沒想到剛剛還稱兄道弟的兩個人就變的像仇人一般.

"都不要動."白青山一聲大喝.眾修士相互望了望,沒人敢站出來,他們都是些煉氣期的修士,面對金丹期的修士,他們連想的資格都沒有.

"白師弟你這是做什麼?"梁無量不解的問道:"你要黑晶石拿去就是,不必如此吧!"

白青山道:"難道你以為洞府中的那點黑晶石就能騙的了我嗎!這幾十年來你也開采了不少黑晶石吧!我也不貪心,你,我還有外面的海面人,三方平分,你看如何?"

梁無量心中一痛,他十幾年中確實開采了不曬的黑晶石,原本還想著拿一點打發了白青山,沒想到白青山的胃口會如此的大,只是現在自己的小命在他手中,不的不低頭.

"白師弟開什麼玩笑,我那里還有存貨,以前開采的不是給了海面人,就是換成普通的晶石了,你也知道修煉是很費晶石的."梁無量無奈的說道.

"白青山笑道:"竟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心狠了,我已經答應了海面人要給他們一定數量的黑晶石,那只能把你的那一份給他們了.當然梁師兄是留不的了,要不我怕這個秘密保不住,我只相信不會說話的人."說著白青山手中真氣一送,梁無量頓時全身猶如千萬只螞蟻在他身上撕咬一般,又痛又癢一時間爬在地上打氣滾來.

白青山將目光朝向了幾位已經驚呆的黑祿島修士,問道:"誰知道黑晶石被他藏在哪里了,我可以繞他一命."

眾修士面面相覷,沒人敢上前說話,白青山的心中不由的有些著急,難道梁無量說的是真的,島上真的沒有多余的黑晶石了,白青山不由朝梁無量望去,手上稍稍的又加了把勁,梁無量頓時發出一聲悲慘的1叫聲.

沉寂了很久,一位中年修士站了出來,怯怯道:"黑晶石平日都是師尊一人收藏的,我等並不知道藏于何處,還望前輩放過全島的居民."

白青山一把將梁無量提起,在他的身上取出了儲物袋道:"打開吧!"修士的儲物必須由修士自己打開,除非修為比自己高的多,或者儲物所有的修士本人已經死了,才能由別人打開.

梁無量狠狠的瞪了白青山一眼,還是顫抖的雙手將儲物袋打開,儲物袋中除了一些晶石外竟然就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雖然有了一些心里准備,但是白青山還是有些失望.

只不過他怎麼也不相信梁無量一個金丹修士就這麼點家當,他再次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幾位修士,一股濃濃的殺意從他的身上彌撒開來.

"我知道黑晶石在那里."突然一位修士站了出來,戰戰兢兢的說道:"有次我無意中看到的."

白青山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他提起梁無量,在那位修士的帶領下朝梁無量的洞府走去.

"就是這里,如何打開,我可不知道."修士指著洞府中的一處石壁說道.

"沒想到這里還有如此好的地方,梁師兄打開吧!"白青山重重的推了梁無量一把.

梁無量狠狠的瞪了那修士一眼,眼中冒出了孜然的火花,要是此刻他有真氣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將這個叛徒用最惡毒的手段煉成靈體讓他永不超生.

將打開的方法告訴白青山,石壁緩緩的打開,露出了一個洞口,進入洞中,滿眼都是黑晶石,白青山的眼睛頓時就直了,心里樂開了花.

"這麼多的黑晶石,這下海神大人可是要樂壞了."不知何時海生來到了洞中,興奮的叫道.

"這些黑晶石,我們兩家平分,以後你們海仆就不要來打擾黑祿島了,你可答應?"白青山對海生說道.

"答應,為什麼不答應!我們要的是黑晶石,于黑祿島又沒有什麼仇."海生滿口答應道.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這些黑晶石,他的心已經被黑晶石給填滿了.

懷中帶著從梁無量那里收刮來的黑晶石,白青山一刻也沒停留,就匆匆的離開了黑祿島,朝星海城方向飛去.

梁無量的寶庫中除了黑晶石外,還有不少其他的好東西,其中其他的晶石也不少.只是這些東西對白青山來說,絲毫沒有吸引力,特別是那無數不少的晶石.白青山看不上,海面人自然也看不上,在他們眼中只有黑晶石,黑晶石就是他們的全部.

見白青山和海生只是拿走黑晶石,並沒有要殺他的意思,梁無量原本以為必死的心才重新活絡起來,充滿怨恨的眼中才稍稍的平靜些.

"白上仙,請留步."離開黑祿島不遠,海生和另外幾位海仆就追了上來,將他給攔了下來.

"不得無禮."老年海仆笑著對一臉不解的白青山行禮道:"這次都虧了白上仙,要不我海面人就要吃大虧了.我們想請白上仙去家中做客,不知白上仙可願意."

"白上仙去吧!我們那里可漂亮了."海生勸道.

白青山一時倒是不知該是答應還是拒絕,原本就對海仆有些好奇,本還想著找個機會去看看,只是對于海仆他還是不十分放心,特別是孤身一人去他們的駐地.

此時海仆竟然主動向他發出了邀請,白青山望著海仆們一臉的真誠,他的心中突然一動,他相信他們是真心的.

"那好,我也想去你們那里看看."白青山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上篇:第184章 梁無量的用心     下篇:第186章 海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