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40章 上山  
   
第240章 上山

"怎麼還沒想好要那件?其實你根本就不用選,那件對你來說都是不可多的好東西."廣成子催促道.

白青山眼睛呆呆的望著空中的法寶對廣成子說道:"我能不能多挑幾件."

廣成子狠狠的一拍白青山的腦袋道:"真是貪得無厭,送你一件我都是冒了不小的風險,你還要多挑幾件.再說法寶始終是身外之物,多了對你的修為提升並不好,你還是挑一件好了."

白青山無奈的說道:"只是弟子實在不知道選那件."

古靈兒拉了拉白青山的衣袖道:"青山其實這些都是仙器而且等級都不低,你選哪件都好,何必如此執著呢?"

白青山頓時恍然大悟道:"還是靈兒看的透,是我貪心了.既然這些都是上天安排的那就讓上天替我挑吧."說罷白青山閉上了眼睛,靜下心,朝著空中一抓,覺的手中抓住了一個物件.于是白青山睜開了眼睛朝自己手上望去,手中抓的是一個方形的似木又似玉的一個小牌子.牌子一指厚,兩面光滑如鏡.

這是什麼?白青山將一絲神識試圖探如其中,只是他的神識一接觸小牌子就猶如石沉大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又試著將真氣輸入其中,但是他的真氣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擋在了外面根本就進不去.

怎麼會這樣?白青山一顆心頓時沉到了谷底,得到仙器的那種喜悅和激動也隨之消失殆盡.

看著忙的滿頭大汗,一臉苦色的白青山,古靈兒和廣成子都不由發出了會心的微笑.

古靈兒畢竟見識短淺,她只能感受到哪小牌子身上發出的濃濃的仙氣和強大的能量,但是她卻不知道這東西有和用,因此也幫不了白青山,只能將目光投向了廣成子.

"你不用試了.這寶貝不是你現階段能用的.但我能告訴你這可是件好東西,可以說是這里最好的一件東西.現在我幫你將它的氣息給封住,要不你一離開這里恐怕就會被人盯上."

說著廣成子手中一道金光射出擊在小牌子上,小牌子閃過幾道金光後就變成一塊普通的小牌子,就連古靈兒也感受不到它的特殊之處.

好不容易得來的一件仙器卻不能用,白青山心中不勉有些失望.不過想來這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處,不能用就不用,自己畢竟沒什麼損失,于是很快他也就釋然了.畢竟現在不能用不代表以後不能用,更何況廣成子也說了這是件好東西,能讓廣成子說是好東西的物件,想來一定不會差到哪里去.

收好了小牌,拜別了廣成子,在古靈兒不舍的目光中白青山離開了眾仙之墓,開始朝兩界山山頂出發.

兩界山在距離眾仙墓地千里之外的地方,好在兩界山在佛緣大陸中是個人人皆知的去,白青山一路打聽不久就來到了兩界山的腳下.

兩界山做為佛緣大陸中有名的聖地,山腰之中建有一座古老的廟宇,香火極其的旺盛.一路來白青山就遇上了不少前去上香之人,其中不乏修為高深的佛宗弟子.倒是像白青山如此的一位修士上兩界山,很是小見,不由的引來了不少佛宗弟子的注意.

只是白青山的修為在哪里,也沒有那個不開眼的上前找麻煩.

"老丈此處可是兩界山."白青山攔下了一位前來上香的老者問道.

老者並不是修煉之人,因此也沒看出白青山的身份,只是將他當做是位普通的上山進香的信徒,于是很客氣的說道:"正是,小哥可是去上香的?這山上的青松寺可是很靈的."

白青山笑道:"我也真是聽說這廟的香火靈才從很遠的地方來到這里的."

老者自豪的說道:"我可是就住在這山腳之下,只要有時間我就回上山來逛逛,順便給菩薩上上香,這麼多年來倒也風平浪靜的,沒病沒災."

告別了老者,白青山朝上山走去,在路過青松廟之時白青山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找了個不被人注意的方向朝山上走去.

從青松廟開始一路上山的路就變的異常的艱難,時而有條小路,時而有沒有路,白青山只得在布滿荊棘的山路中走出一條小路來.順著上山的小路,眼前的景色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不久前還是一片春意盎然,一會兒就是一陣瑟瑟的涼風吹來.而來的山腰之時,眼前已經是茫茫的一片白雪,雪景很美,白青山卻無暇欣賞,低頭朝著山頂走去,只希望能早些到達山頂.

"這位施主,怎麼獨生一人來到此處.此處危險還請施主下山."突然間一個長眉的和尚擋住了白青山的路.

白青山吃了一驚,他一路上來都有神識探查過,就怕出現什麼意外.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被人給發現了,只是這和尚如何發現他的,而自己卻絲毫沒有察覺.白青山不由的生出了警覺,警惕的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和尚.

"不知道大師如何稱呼?"白青山從哪和尚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絲能量的波動,但是他卻可以肯定眼前的和尚絕對不是個凡人.而能讓白青山感受不到一絲能量波動並從心底生出一絲恐懼之的人修為一定不會底,應該說很高很高.

"老衲在這山中已經幾百年了,俗家的名字和法號早就已經忘了."和尚平靜的說道.

白青山心中一寒,暗罵道"怎麼我遇上的都是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老怪物."

雖然心中不爽,但是白青山臉上還是路出了真誠的笑容,客氣的說道:"不知大師為何要在下下山,難道這山中有什麼秘密不能讓人知道嗎?"

和尚道:"此山有沒秘密我不知道,不過老衲授師門所托守衛在這,已經幾百年,而我這一脈在此守山也有好幾代了."

白青山一聽頓時就覺的頭大,眼前的和尚無疑就屬于哪種將師門責任看的無限大的那一類人.這一類人認定了一件事往往就會一條筋的去完成,那怕賠上自己的性命也不會回頭.白青山自認自己也是這一類人所以他比任何都知道這一類人有多難對付.

"前輩,晚輩真的有要緊事要上山去,還望前輩行個方便."白青山用哀求的口氣對和尚說道.

和尚並不為所動,用眼角的余光望了白青山一眼後道:"沒事你上山做什麼,再說了老衲在此幾百年了,這山中的那個角落我都知道,山上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你還是早些下山去吧."

白青山見和尚死活不讓他上去,想要硬闖,不過他心中清楚硬闖的話他的機會不大.眼下只有好好的于他說,希望他能讓自己上山去,只是無論他怎麼說,嘴角都說出了疱那和尚還是那一付半死不活的樣子,就是不松口.白青山心中不由又急又怒,他沉聲道:"前輩你守在此處是受了師門的囑托,而我要上山同樣也是受了師門的吩咐.今日你不讓路我就不走了."

那和尚沒想到白青山一個高階修士竟然會表現出如此的潑皮相,看來是真的把他給逼急了.和尚的心中也不由的有些同情白青山,只是無論他的口中還是身子都絲毫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白青山此時心中也是真的急了,自己花了多少努力才到了這了,眼見自己這麼多年的心願就要實現了,沒想到卻被攔在了這里,距離目標僅僅是咫尺之間.難道就怎麼放棄嗎?他的心中不時的生出了一絲退意,不過很快這份心思就被自己給拋棄了.都到了這一步了,就是死也要上山頂.白青山做好了硬闖的准備.

白青山的心思一動,那和尚仿佛就有所察覺,他偷偷的朝後退了幾步,身上的氣息也顯示出來,那是一種非常純真的真氣,也只有在這種遠離人世間的地方,心思單純的人才能修煉出如此純正的真氣.要不是如今兩人是敵對的關系,白青山還真的想與對方結交一番.

"我可是佛宗的長老!"被和尚的氣息壓著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白青山突然對著和尚叫道.這也是他無奈之舉,打是打不過了,白青山只得將佛宗的名頭抬了出來,希望能打動和尚.可是他的想法很快就被證明是行不通的.

"我雖然是佛宗弟子但是佛宗的規矩可奈何不了我."和尚以無可置疑的語氣說道.

白青山立馬沒了注意,打也打不過,說也說不通.哭喪著臉對和尚問道:"既然你是佛宗的弟子怎麼會不受佛宗的管呢?"

說氣佛宗和尚似乎有些了興趣,話也比以前多了,他朝著白青山一點頭道:"如今的佛宗已經不是原來的佛宗了,他們已經背棄了佛主最原先的教義."接下了和尚竟然對著白青山足足的講了兩個時辰的他所推崇的佛宗教義于現在佛宗教義之間的區別.

此時要是在他面前要是一位佛教的信徒,那一定會被他滔滔不絕的口才所吸引.要是在他面前的是位佛宗的前輩高人也許在驚歎他對佛宗教義理解的深刻,此外還會于他爭論一番.那怕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位普通的凡人也會被他說講述的佛宗教義給感染而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只是在他面前的是白青山,一位從來就不以長生為目的,對實力和權力絲毫沒有吸取的人,更何況對于和尚口中所謂的普度天下人,白青山自信自己還沒有那麼高的覺悟或者也可以說自己還沒那麼傻.

上篇:第239章 靈兒的機遇     下篇:第241章 開天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