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75章 你是我的奇跡  
   
第275章 你是我的奇跡

"不行,不能在這里."白青山將真氣從林凡的體內收回,正要扶起林凡繼續走.

林凡推開了白青山伸來得手,道:"青山,你帶林玲走吧!不要管我了."

林玲一下撲在林凡的懷中哭道:"不,哥絕不讓你一人留在這里,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和青山哥哥也不會來到這里,你也不會受傷."

林凡輕輕的撫摸的林玲的秀發,艱難的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道:"傻妹妹,我是你哥,就是你不來,我們與靈霄宮的這筆賬遲早也是要算的,只是可惜了把你牽連進來了."

林玲一邊拼命的搖著頭,一邊哭道:"青山哥哥,你走吧,我和哥留在這里."

白青山的臉色一沉道:"我想我們已經來不及了."他的話音未露,就見一道黑色殘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漸漸的人影變動清晰起來,一位面色和藹的中年男修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男修身材修長,面如華冠,一身潔白的儒身服,十指細長,潔白如玉,在黑夜中說不出的儒雅.

中年男修一出現現場的氣氛頓時變的緊張起來.直覺告訴白青山,眼前的修士是位高手,但是他卻一點也看不透他,甚至于連對方什麼修為他也看不出.

中年男修冷冷的望了白青山一眼,眼中露出了一眼的不屑,怒道:"我還當是哪位元嬰老友來拜訪,沒想到卻是幾位小朋友."說著,中年男修雙手微微一揮,手中一股氣流沖出.

白青山急忙將林凡和林玲護在身後,也不敢大意,手中四把飛劍同時飛出,也不敢攻擊,牢牢的護在自己的身前.

"青山你走吧!,不用管我們了,這是我林家之事,就由我林家之人來解決!"林凡朝白青山大聲的叫道.中年男修一出現他就認出了來得正是靈霄宮的宮主蕭然,幾百年前蕭然就已經進入元嬰期,此刻見蕭然出手,林凡突然間感慨道:"上天為何對他如此不公."

他知道以自己和白青山的實力如何也檔不住蕭然,自己死不足惜,可是白青山呢?要是不理會自己,他相信以白青山的實力擺脫蕭然獨自逃脫還是有希望的.

白青山沒有回答,而是朝林凡露出了一個深深的微笑.手中法決打出.

"啪"

一聲悶響.白青山連帶著林家兄妹急切的朝後退了後幾步才稍稍的站穩了腳步,雖然白青山的飛劍檔下了蕭然的大部分攻擊,但是林凡還是吐出了一口鮮血,林玲則直接暈了過了.

蕭然此時心中也是暗暗吃驚,雖說剛才的一擊他並沒有用盡全力,但是也不是一般金丹修士能承受的,白青山非但沒有被他擊殺,只是後退了幾步,似乎也沒受什麼傷.

蕭然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殺氣,一把五彩的古琴出現在他的手中,只見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雙手輕輕的撥動琴弦,頓時一股股的起浪隨著琴弦朝四周擴散開來,朝白青山等人襲來.

白青山眉頭一皺,想要林凡帶著林玲先走,只是他轉頭朝林凡望去時見林凡此時已經不能起身,而林玲更是趟在那里不知死活.

白青山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怒火,雙眼漲的通紅,眼中閃出了一股從未出現過的狠意,此刻他也不在理會眼前站的是元嬰修士,大喝一聲,手中四把飛劍也不再死守,數塊極品晶石出現在他的手中,一道道的金光從他的手中發出.

鳳凰,玄武,白虎,麒麟四只神獸同時出現,四聲高亢的吼叫聲,頓時震的靈霄宮都為之抖動起來.靈霄宮中的一些低階弟子頓時都覺得一陣無行的壓力從空中壓來,壓的他們不的不盤膝打坐.

"好厲害的法寶."蕭然的心中一驚,手上不由的又加了幾分力,琴聲也由原來的柔和變的異常的高亢起來,瞬間就將四神獸的嚎叫之聲給壓了下去.

"四象絕殺陣"白青山心神一動,大喝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隨著他的喊聲,懸浮在空中的四把飛劍于空中的四神獸再次和二位一,化作了萬道劍光從空中落下,落下蕭然的四周.

蕭然頓時就覺得無限的殺氣從四面八方朝自己殺來.只是他畢竟是元嬰修士,心中也只是暗暗驚歎白青山的實力,卻並不慌張,雙手依舊輕輕的撥動的琴弦,只是此刻的他的琴聲中沒有了剛才的高亢,換成了一股一道道的藍色光芒,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個藍色的光罩,同時一聲聲的琴聲化作一把把飛劍,帶著一股股的殺氣從光罩中飛出刺向白青山.

"四象絕殺陣"是麒麟劍出現後,白青山在五行鼎中領悟的一種劍陣,他也曾經悄悄的試過,威力極大,但是也是極其的消耗真氣,即使有無數的極品晶石的支持,他也不能支撐多久,可是說這個劍陣就不是金丹期修士能發動的.

此刻要不是到了萬分危急,他也不會貿然的拿出來使用.此刻的他也不指望能擊退陣中的蕭然,他只希望能多堅持以會,希望奇跡能出現.

可是奇跡真的能出現嗎?白青山的心中也沒有數.

隨著時間的推移,陸續來了不少靈霄宮的修士,其中有築基的修士,也有不少金丹修士,竟然還有那位銀發修士,只是這些修士並沒有加入戰團,而是在一旁遠遠的看著.

白青山偷偷的朝林凡望了一眼,林凡已經艱難的站起身來,正朝林玲走去.見他兩沒事,白青山心中的怒火也平息了不少,只是此刻他卻不能住手.蕭然的攻擊一次比一次越發的厲害,他身上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體內的真氣也漸漸的有些不支了,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而他一直在等待的奇跡卻沒能出現,白青山的心中不由的有些焦急.

反觀蕭然臉上還是那般優雅,此時的他臉上殺氣盡去,他在不停的試探,他想看看白青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心中暗叫可惜,要是我靈霄宮能有這麼一位傳人該多好啊!

那邊白青山還在苦苦支撐,林凡則已經扶起了林玲.林玲剛才只是被蕭然發出的氣息給震暈了,此刻在林凡的叫喚下已經醒來,一醒來,林玲就覺得現場的氣氛不多,她望了望身旁的林凡,又朝白青山望去,見白青山一臉的蒼白,身子在不停的抖動.再看白青山的對面,一位中年男修正在與白青山斗法.

林玲也沒多想,從懷中掏出一張紫色的金符,一道真氣輸入,紫金符頓時金光大震,四周的靈氣紛紛朝她手中的紫色金符彙聚.同時林玲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在符上.

一時間現場眾人的目光都被林玲給吸引過來,包括蕭然的目光也不自覺的朝她望來.

此時林玲的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血跡,一臉的無暇天真,仿佛此刻他們不是在生死之間,而是只是在林中漫步的小女孩一般.

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一絲欣賞,突然間蕭然的眼中出現了一個人身影,他的心一亂,手上一痛,只聽見"啪"的一聲輕響,撥弄琴弦的雙手不由的停了下來,一根琴弦在他的手中斷開,罩在他身旁的藍色光芒頓時暗淡了步少.

同時,林玲手中的符也發動了,一道沖天的金光從她的手中發出,朝著蕭然襲來.

竟然是化金符,見金光朝自己襲來,蕭然竟然沒有動,而是呆呆的盯著林玲,臉上露出了一絲癡癡的微笑.

化金符並不能對正真對蕭然形成威脅,但是白青山又怎麼能錯過這個難的的機會,他一直在等這個機會,也許這就是他想要的奇跡,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奇跡是怎麼發生的.

手中法決再次打出,四柄飛劍頓時化作四道霞光穿過蕭然所形成的氣場,重重的擊在他的身旁的藍色光罩之上.白青山也不敢奢望一擊能擊殺蕭然,他飛身而起,一把抓起一臉呆滯的林凡和一臉天真的林玲朝山下飛奔.

白青山的這一擊耗盡了他全身的真氣,不可謂不強,只是這一擊依舊沒能擊穿蕭然的防護罩,但是巨大的撞擊之力還是讓蕭然的身子不由的一動,體內真氣一陣翻騰,一口鮮血竟然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了.

"宮主."靈霄宮的修士見蕭然受傷紛紛圍了上來.

而銀發修士則帶了一群修士正欲朝白青山跑去之處追去.

"許長老,回來吧!不要追了!"蕭然嚴聲將他們給叫了回來.

眾人的臉上都不竟露出了步解的神情,只是望著蕭然一臉的嚴肅,也沒人敢出聲提問.

"許長老,你帶人回去吧!"蕭然瞪著銀發修士囑咐道.

銀發修士正是靈霄宮的長老,此時聽蕭然的命令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他的臉色極其的難看,其實剛才看道林玲的那一刻他也像蕭然一般心中一動,只是蕭然心中的是喜悅和激動,而他的心中卻是一種說不出的恐懼.

上篇:第274章 出手     下篇:第276章 霖林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