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90章 夜游  
   
第290章 夜游

不知不覺中,馬車進入了章平府中,鄧紫心在南疆的修士中知名度還是不錯.一進章平府就遇上了不少的修士熱情的于他打著招呼.

鄧紫心似乎也十分享受這種感覺,不住的于這些人打著招呼.

白青山也在不住的打量著章平府,這應該是個凡人的城市,城中的修士並不多,寬整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我們這是去那."白青山依在車窗之上,輕輕的打開窗簾的一角,目光不住的在來往的人群上不住的打量著.

鄧紫心道:"斗器大會後日就開始了,我們先去找個地方住下來."

鄧紫心似乎對住的地方很挑剔,找了好久才在一處上好的客店住下.

"青山和我去走走吧!"跟著鄧紫心在城中住下,白青山就和林凡上了街.

"幾百年沒來了,這里可變的太多了,好多地方都不認的了."二人在城中閑逛了一會,林凡不由的感歎道.

不一會二人來到一出大屋子的面前停了下來.屋子占地很大,顯然是很久沒人住了,朱紅色的大門已經不怎麼看的出顏色,不少地方都長滿了野草.

林凡推開大門二人進入院內,一股腐爛的黴味撲面而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里就是當年林家的駐地."林凡不時的撫摸著院子中的一些物件,感歎道:"我還以為這里早已不在了,沒想到還都在.院子中的一磚一瓦勾起了林凡不少的回憶,這些回憶有甜蜜的也有痛苦的.

整個院子已經破落了,不少的建築已經倒塌,但是依舊可以看出當年林家的繁華.

"當年林家就住在這里嗎?這可是凡人的城市,而且沒有一點靈氣."白青山不解的問道.

林凡道:"林家也有些不能修煉的子弟,他們就住在這里,想要修煉自然是不會住在這里,在城外的百花谷中林家還有一處山莊,那才是林家的根.只是我在這里住過一段日子,我最難的日子就是在這里度過的."

二人在林家老宅中,又待了一段日子,等天色漸暗,林凡帶著白青山朝城外奔去,因為天色沒有完全的黑,二人也不想禦劍飛行,趕到百花谷之時,已經是後半夜了.

林家山莊的大門緊閉,山莊內依舊燈火通明,不少的巡邏弟子在山莊外來回的走著.

山莊中的一間屋子中,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緊緊的瞪著身前的一位黑衣修士,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靈霄宮巨變,許家父子死了."

黑衣修士點了點頭道:"爹消息絕對可靠,許家父子死了,真的死了."

老者的身子一個踉蹌,扶住身旁的椅子才站穩身子,眼中兩行熱淚忍不住流了下了.顫抖的說道:"幾百年,我林家等這一天已經好幾百年了.林家的列祖列宗門你們睜開眼看看吧,我林家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黑衣修士跪在老者的腳下哭道:"爹,苦日子終于過去了,我林家終于有了出頭之日."

老者扶起黑衣人顫抖的擦去他臉上的淚珠,長歎一口氣道:"太久了,這些我林家的元氣已經傷了,即使許家父子不在了,可是洪家還在,即使沒有洪家,以我林家如今的情況還能有什麼作為.幾百年,我林家沒有出過一位築基修士,等我們這些老一輩的不在了,林家該怎麼辦."

黑衣人沉默了,在許家父子的打壓下,林家的根斷了,看著林家此刻的情況,他又能有什麼辦法.

"這事應該還沒有多少人知道吧?你早些去准備吧,許家父子一死,這洪家必定有動作,你可要好好的防備,我林家就這點家業了,不能再丟了.要是再有個什麼不測,讓我如何才能去見林家的祖先."老者深情道.

"爹放心,這個消息我是從靈霄宮內部得到的,一時還不會外傳.洪家不足為患,沒了許家父子的支持他們也掀不起什麼大浪,倒是這此斗器大會,我們該怎麼辦?"

老者想了想道:"你說呢?現在你是家主."

黑衣人道:"這麼多年,我林家一直都忍著,這次怎麼也不能這樣了,至少也不能再讓洪家壓著."黑衣修士越說越激動.

等他說完,老者推開了屋子中的一尚窗子,一股冰涼的空氣從外吹來,吹起老者頭上已經花白的頭發.

"爹,你說句話啊!"黑衣修士催促道.

老者轉過身來道:"你想怎麼做就去做吧,林家遲早是你的.只要你做每一件事前都要對的林家上上下下幾百人."

黑衣修士默默的點點頭.

老者將手中的一塊碧玉交給黑衣修士道:"今年就用它做彩頭吧!"

黑衣修士眼中頓時發出一絲不舍的光芒道:"爹,這可不行,這是你最後的一件法寶了,跟了多年."

老者撫摸著手中的碧玉,道:"我也不舍啊,原本這東西應該是留給你的,只是這次林家再沒有點有價值的東西拿出去,只怕南疆的修真界以後就真的沒有人記得我林家了.法寶都是身外之物,只是到時你派誰去斗器."

黑衣修士再次沉默了.

老者歎了一口氣道:"這也不能怪你,都是我沒用.你下去吧!"

黑衣修士正要走,突然屋門被一陣風吹開,林凡和白青山兩個身影飄進了屋內.林凡將全身的氣息放開,頓時壓的老者和黑衣修士連連後退,頭上冷汗直冒.

"不知前輩深夜前來有何事?"

林凡冷冷的望著老者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老者道:"林飛."

"林痕是你什麼人?"

林飛道:"是家祖."

"你是林云的兒子!"

林飛道:"正是,前輩于我林家有久."

林凡道:"林飛和林云都不在了,他們那一輩可還有人在."

林飛哀歎道:"沒有了."

林凡一怔,朝白青山淡淡道:"青山我們走吧!"說完他又朝林飛道:"斗器之事就交于我們了,你拿這個去做彩頭吧,你手中的那塊破玉就不要拿出來丟我林家的臉了."

林飛微顫著手從林凡的手中接過一件五彩的飛劍,偷偷的朝林凡望了一眼,他瞬間就石化了,竟然呆呆的跪在那里一動也不動.直到林凡和白青山走遠,才被一旁的黑衣修士給叫醒.

"爹這兩位前輩一定與我林家關系極好,你看這把飛劍,只怕整個南疆的修真家族中沒人能拿的出."

"月兒,你可知許家父子被誰殺的."林飛也顧不上欣賞手中的飛劍,一把抓住林月的手問道.

"這,這個孩兒還沒打聽出來,聽說是被一位年輕的修士給殺的."

"年輕的修士."林飛一下攤坐在地上,歎氣道:"難道是他回來了,他能殺了許家父子,那林家還有活路嗎?"

"爹你說什麼啊,都把我給說糊塗了."林月問道.

林飛道:"你可見到給我們飛劍的那位前輩,你難道不覺得他長的很像一個人嗎?"

林月想了想,突然他的身子一顫,斷斷續續的說道:"你是說……."

林飛打斷了他的話道:"該來得始終是會來得,是福躲不過,是禍也躲不過."

林月道:"爹你多想了吧!已他的修為,想要殺光我們還不是一念之間,既然他今日沒有動手,還送我們飛劍那就是說他已經放下這段恩仇了,再說了當年害他的人都已經死了,都是林家一脈,我就不信他能下的去手."

"希望真的如你說的.他要是還不能放下這段仇恨,那就讓他找我吧,我這把老骨頭還給他.要是他能拉我林家一把,不出百年我林家就能成為南疆第一家族."

林月的眼中頓時也充滿了希望,兩位金丹修士,而且實力能擊殺許家父子的金丹修士,那以後在南疆還不是橫著走,只要他們中的一位能進階元嬰修士,那林家在南疆的地位不要說修真家族了,就是一般的修真宗門他們也不會放在眼中.越想林月的心越高興,他仿佛看見了林家在南疆崛起的那一刻.

從林家出來,林凡的臉色始終陰沉著,一言不發,其實結果他早就想到了.只是當他真正的去面對的時候,他還是有些不敢直視.

當他望見林飛為家族而熬白的頭發時,他真的下不出手.一種特殊的感覺從他的心中升出,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現在想想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想念.林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會心的笑容.

"林兄你把飛劍給了他們做彩頭,小心拿不回來."回來得路上白青山玩笑道.

林凡一怔,隨即哈哈大笑道:"拿的回來,拿不回來就看青山兄了."

上篇:第289章 鄧紫心     下篇:第291章 百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