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93章 林家之痛  
   
第293章 林家之痛

"金丹修士"林飛的心死了,此時林家不要說金丹修士,就是築基修士也就只剩下了他于林月兩人.要是對方來得是築基修士,那麼他還有一戰之力,面對金丹修士,哪怕就是集林家所有人的力量只怕也不行.

實力相差太多了.在金丹修士出現的那一刻,林月和林飛都停下了攻擊,退了回來,護在了林家眾修士的身前,雙眼驚恐的望著那位金丹修士.

現場頓時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林飛朝身後的林家弟子望了一眼對林月道:"我來攔住他,你帶著大家走,分開走,能走一個是一個,怎麼也要給林家留條根."

林月揮劍攔在了林飛的身前道:"我留下,你走."

"你們都走不了,整個百花谷外都是我的人,今天我看誰能走脫,誰能救的了你們?"

說著金丹修士緩緩的摘下了臉上的面紗.

"洪荒"林月于林飛同時叫道.

"我林家于你洪家有和仇恨,都是修真一脈,這麼多年來,你洪家處處相逼,而我林家則處處退讓,如今我林家已經退到這百花谷中,難道你就不能讓我們安生的過上一些日子嗎?"

面對林飛的指責,洪荒的臉上竟然露出了幾分愧色.只是這絲愧色很快就在他的臉上消失,並被一種不屑和藐視給代替.

"我很佩服你,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帶著林家艱難的生活著,現在也該結束了,修真界就是個弱肉強食得世界,今天是你,也許明天就是我,我們都一樣.你自裁吧!"洪荒對林飛道.

林飛知道今日之事再無轉機,可是他的心中不甘不甘林家幾百的基業就怎麼毀在自己的手中.

"要滅林家可以,先問問我手中的飛劍可答應."林飛大聲叫道,他期望著有奇跡可以出現.

"那我就成全你."洪荒冷笑道,也沒出武器,雙手一伸,一抓一道強烈的真氣就朝著林飛襲來.

林飛頓時就覺的全身被這股真氣給牢牢的壓住,一點也不能動蕩,任由著這股真氣將自己給吸向洪荒的身邊.

"放開我祖爺爺."林風飛身而出,手中飛劍朝著洪荒刺去.

誰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而且是位練氣期的修士.

"風兒不可."林月大聲叫道,想要出手救下他卻已經來不及了,林風整個人隨著飛劍已經到了洪荒的面前.

洪荒此刻也是一征,由著林風的飛劍刺向自己,同時他也收回了林飛身上的真氣.

林飛頓時覺得身子一輕,朝遠處飛去.

"啪"的一聲,洪荒右手手指輕輕的朝前一抵,將林風的飛劍牢牢的夾在手中,左手一伸將林風給抓到了手中.

"好小子,有骨氣."洪荒心中也竟發出少許的贊歎.

"不過這一切都結束了.我已經沒有耐心了."說著洪荒的目光朝林家眾修士的身上掃去,就像一把收割機一般收割著眾人的生命.

"是的,這一切都該結束了.無論是你,還是洪家今天以後都將結束."

隨著在林飛耳中猶如天籟一般的聲音傳來,他所期盼的奇跡終于發生了.

三道從天而降的人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白青山緩緩的朝洪荒走去,手中鳳火劍祭出,笑咪咪的望著洪荒,全身的氣息放出,使得洪荒頓時感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壓力,這種壓力即使他在面對族長洪禦那樣的金丹中期的修士時也沒有感受過.

同時從林凡和林玲的身上也發出了兩道強烈的氣息.

林玲身上的氣息還要好些,林凡身上所產生的氣息雖然比白青山的氣息要弱些,但是對于洪荒來說,這股氣息也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洪家的黑衣修士也都感受到了這三股氣息,紛紛的朝後退去,一股不詳的氣息在他們的身上生出,原本以為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此刻卻成了一件能讓自己的送命的事情.

洪家的修士包括洪荒在內的心中都暗暗的生出了一絲悔意.

白青山還在一步步的朝洪荒逼來,林凡則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林飛.

"在下洪家洪荒,見過幾位道友,不知幾位道友于林家有和關系,還望買我洪家一個面子,不要插手這件事."洪荒抬出了洪家希望白青山等人能就此罷手.沒想到白青山臉色一沉道:"我不是林家之人,更不認識什麼洪家.不過就是看你們欺人太甚忍不住出手.你一個金丹修士也好意思對這滿屋子的低級修士動手嗎?"

洪荒一時語塞,漲紅了臉目光不住的朝外面望去,突然間他縱身躍起,將手中的林風朝白青山狠狠地丟去.

白青山早有准備,縱身躍起,一手接過林風丟給了林月,身子在空中並未停留,運起五行遁,眾人的眼前一花,白青山已經出現在洪荒的面前.手中飛劍劃出,一道紅光閃過,洪荒只覺得眼前的世界變的一片宣紅,接著就感到一股鮮血從自己的體內噴射而出,頓時身子一軟,從空中掉落下來.

洪荒一死,洪家的眾修士也沒了顧及,紛紛掉頭就要離去.

林月一肚子的怒火此刻迸發出來,大喊一聲:"是我林家的子弟都跟我上."說著手中飛劍一揮,朝著洪家修士殺了過去.

林凡怕他有失,將林飛交給了林玲,縱身來到林月的身前,雙手一揮,一股猛烈的氣息朝洪家的修士襲去.

洪家剩下的都是一些築基期或練氣期的修士,那能擋得住林凡的一擊,頓時不少距離近的修士口中吐出了鮮血,距離遠的修士也都感到一股氣息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殺了幾名洪家的低階修士後,林凡也懶得在殺了,回到了林飛的身邊.

林凡一走,洪家的修士才松了口氣,朝百花谷外跑去.

"不要追了."艱難站起的林飛叫回了正要追出去的林月等人.

"謝前輩援手."林飛強忍著身上的傷勢,帶著林家的弟子朝林凡和白青山拜去.

林凡也沒躲避,受了他們一拜後對林飛道:"找個安靜的地方吧."

林飛想了想,帶著林凡,林玲和白青山來到了祠堂之中,同時他也將昏迷不醒的林風和林月帶了進來.

白青山有感于林風的忠義,出手救他一命,只是在林風被拋出的那一刻,洪荒在他的背上輕擊了一掌.

林風只是練氣期的修士,被金丹修士一擊,那能受的了,等林月接著他的時候早已昏迷過去.

白青山將一股真氣送于他的體內,林風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朝四周一望見眾人都在又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白青山將一顆丹藥送入他的體內,才將真氣收回朝著眾人搖了搖頭.

眾人也都知道林風沒救了,都不由的低下了頭.

林月額頭的青筋爆出,怒道:"洪家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說著眾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白青山于林凡.

白青山道:"報不報仇你們定,不過洪家想要滅了林家這個原因也許我知道,只是此中的種種原因我想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也不要去想,這些不是你們應該知道的,你們承受不起."

關于魔族的事,世上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就連林凡也知道的不多.白青山自然不會將其中的原因告訴他們,即使告訴他們又如何,一群低階的修士,只會圖增加他們的煩惱而已.

見白青山一臉的嚴肅,林凡也沒多問,朝林飛問道:"今後你們有什麼打算."

林飛朝白青山望了望,欲言又止.

林凡道:"青山是我兄弟,都是自己人.但說無妨."

林飛這才說道:"原本我們想要乘著這次斗器大會的機會,重振林家的風采.只是如此一來什麼計劃都沒了."

林凡道:"斗器大會我也知道些,以你們如今的情況,即使在斗器大會上贏了有能如何?一切都是以實力說話的,別的家族隨便來位金丹修士就能將林家整個給滅了."

林凡的話讓林飛和林月不由的低下了頭,道理他們也懂,只是林家沉寂太久了,他們太需要一場勝利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這不有先祖你嗎?還有這位白前輩嗎?只要你們在我們林家就有出頭之日."林月朝著林凡哀求道,眼中充滿了期待.

白青山道:"我不是林家之人,也不會在這里待多久."

林月朝林凡道:"可是你是林家之人,你難道就忍心看著林家被人欺負,被人滅門嗎?"

林凡沉默了,林玲拉了拉林凡的衣袖,一雙大眼睛默默的望著林凡.

林凡歎了口氣道:"你們知道我這次來得目的嗎?"

上篇:第292章 勝利前的曙光     下篇:第294章 心中最痛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