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295章 死而無憾  
   
第295章 死而無憾

林飛的目光期待的望著林凡,道:"先祖要是有辦法就幫林風一吧!"

林玲拉了拉林凡的衣袖道:"哥真的沒有辦法嗎?"

林凡搖了搖頭道:"沒有.只要有一絲的辦法我也不願意看他如此的痛苦,都是林家的子弟我不會見死不救的."

林風失望的低下了頭,林英來輕輕的拉起他的手,道:"風兒我們走吧,不能修煉有如何,以後有姐陪著你."

林風無奈的點了點頭,跟著林音就要離開,此刻他的眼中失去了往日的那份自信和信心,一股死氣在他眼中回蕩著.

"等等"白青山突然叫道.原本他並不想說,只是見到林風如此他又忍不住想說.

林風猛的一回,眼中閃出了一絲期待,癡癡的望著白青山.

林英的神色卻是有些慌張,急忙問道:"前輩有什麼吩咐嗎?"

白青山從林英的眼中看出了不甘,到嘴的話又咽了下去,道:"沒事."

林風突然間跪到了白青山的面前道:"不,前輩你一定有辦法的.只要前輩能幫我一把就當救我一命,那怕要我付出生命也不在乎,沒有了理想我也就沒了活的意義了."

林凡也在一旁勸道:"青山,要是有辦法你就辦他一次吧!就當幫我了."

林英卻是一臉憤怒的跳了出來,抓起林風的手道:"風兒,我們走,前輩都說了沒辦法了,前輩不會騙你的."

林風甩開了林英的手道:"姐,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路是我自己選的,你就讓我自己走."

林英頓時楞住了,林風從未對她發過如此大的火,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林風.

瞬間,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青山的身上,屋子中變的極其的安靜.

白青山為難的說道:"辦法倒是有一個,只是這個辦法只能給你五天的時間,五天之中它不但能修複你受損的丹田,而且能讓你的修為更進一層,甚至能進入築基期.但是……."

白青山望著林風,沒有再說下去,林風的內心此刻已經再也抑制不住了,見白青山沒再說下去,急忙道:"前輩快說吧,無論代價我都能承受."

眾人也都殷切的望著白青山.

白青山道:"你能確定無論什麼代價你都能承受,那怕要你用生命去交換."

"用生命去交換."眾人的心瞬間就涼了,用自己的一身去換取五日,這筆賬誰都會算.

現場再次陷入了沉靜.每個人的目光都從白青山的身上移到了林風的身上.

林風的心此刻卻是異常的平靜,他緩緩的朝林英拜去道:"姐,我們的父母死的早,這些年來都是你在照顧我.弟弟這一輩子怕是不能報答你了,要是有來世我坐牛做馬來報姐姐的恩情.

林英已經知道了林風的心思,一股血氣直沖她腦袋,頓時她就覺的眼前一黑,整個人軟了下去,好在林玲急忙扶住了他.

"你真的決定了?"白青山再次問道:"我將要用玄真丹來修複你的丹田,但是玄真丹的藥力太強,不是築基修士根本就承受不了,所以你只有五日的時間,五日後你的丹田就會因為承受不了丹藥的力量而破裂.絕無生機."

"林風你可要想好,想想你姐姐."林飛等人也勸道.

林風朝著林月和林飛一一點頭,朝著林家祖先的牌位跪下重重的拜去.

玄真丹,當年白青山為了修複丹田煉了幾枚,一顆自己服用了,還剩下幾顆.只是他卻沒有急著給林風服下,他被林風的那種執著的精神給感動了.

離開林家祠堂後,白青山獨自找到了林風,將一份玉簡交給他道:"這里面是一種煉器之法,有前人的總結也有我自己的心得,現在交給你,你能領會多少是多少,斗器大會中的材料和晶石我會為你准備的,你只要好好的將其中的精髓于你的煉器之法融化就可以了.

林風拿著玉簡的手不由的有些顫抖,他知道這里面是整個修真界所有煉器之人都夢寐以求的東西.此刻的他竟然忘了道謝,一刻心都沉浸入玉簡之中.

"這些日子我會一直在這里,你有什麼問題就盡量的問吧!"一心沉浸在玉簡之中的林風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林風的煉器天賦確實不錯,至少在白青山看來,這麼多年來他就沒有遇到過比他天賦好的修士.只用了一天他就將玉簡之中的內容都記住了,至于領會了多少,白青山不知道,但是從他那雙充滿自信的眼神中,白青山知道他的收獲一定不少.

"請前輩賜丹"將玉簡交還給白青山後,林風朝著白青山拜了拜說道.

"我再問句,你可想好了,服下此丹,你將再無回頭之路,現在後悔還來得急."

林風沉沉的點了點頭,堅決道:"我以決定了.能在有生之年見到前輩中的煉器之法,我已死無遺憾.此時我無比的想要恢複修為,親自來試試那些神奇的煉器之術.還望前輩成全."

白青山扶起林風,將一顆玄真丹交于他,吩咐道:"早些休息吧!我相信明日你會讓整個南疆的修士都吃驚的,會讓林家的子孫世代記住你的."

斗器大會可以說是南疆修真界中的一件大事,他不但關系每個修真家族的實力,也是一些修真之人彙聚交流的日子.更是各個修真家族展示自己實力的大會.這麼多年來能稱霸南疆修真界的家族無一不是從贏的斗器大會開始.龍家如此,鄧家如此,當年的林家也是如此.

每逢這樣的機會,就是修士們的節日,交流會那是自然少不了的.洪家也在會場的不遠處開劈了一處空地作為交流會的場地.並派了兩位築基修士在那里維護次序.

眼見著斗器大會就要開始了,洪禦的心中卻莫名其妙的有些緊張起來,特別是派去林家的洪荒到現在也沒消息,據逃回來得弟子說洪荒被兩位金丹修士給殺了.洪禦的心中依舊半信半疑,林家什麼時候出金丹修士了,而且是兩位.不過想到灰衣人對自己的警告,他的心中倒是有幾分相信這是真的,要不洪荒怎麼現在還不回來.

既然洪荒死了,那為什麼林家一點動靜也沒有呢?林家越是如此洪禦的心中就越是不踏實.要不是這些日子不斷的有各個修真家族的族長來,他早親自去林家探個明白了.

林家有兩位金丹修士的消息還是讓洪禦產生了不小的震動,既然在他眼皮之下的林家都能有兩位金丹修士,那其他的修真家族呢?洪禦不敢往下想,越想後背就越覺得發涼.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洪禦心中暗暗叫道.原本對于灰衣人借斗器大會除去各個家族的精英的計劃他還有些抵觸,此刻他的心中是萬分的贊同灰衣人的觀念,甚至在他的內心深處他竟然希望能一舉將全有的人都給滅了.

"族長,龍家的族長來了,你見不見."一位洪家的迎客弟子進來稟報道.

作為斗器大會的組織者,南疆的每位來參加的家族族長,洪禦都親自接見.龍家做為南疆有數的大家族之一,洪禦自然也要親自見一見.

洪家的會客廳內,龍空正背著雙手,盯著牆上的幾幅古畫看,作為金丹修士他對于古畫並不十分的在行,但是這幾幅古畫還是讓他找到了一絲從未有過的感覺,使他沉浸其中一時不能自拔,連洪禦的到來也沒有察覺到.

"龍兄好雅興,怎麼對小弟的收藏還不錯吧!"洪禦笑道.

龍空這才發現洪禦已經來到身後,道:"那里,那里,老哥我就是覺的這些畫好看而已,至于好在哪里我還真的不知道.不像洪老弟如此的博學,對這些字畫那麼有研究."

洪禦的眼中閃過一抹自豪,道:"活了這麼久總要找些東西打發打發時間,你也知道小弟我對修煉一像不怎麼上心."

龍空哈哈一笑道:"洪老弟真有意思.好了我也不廢話了,我今日來找洪老弟可是有正事的."

洪禦也不著急,請龍空坐下,等下人送上香茶,端起茶碗,淺淺的喝了一口才不慌不忙的問道:"不知老哥找我有何事?"

龍空道:"這斗器大會不知洪老弟准備的怎麼樣了."

洪禦微微一笑道:"一切都准備好了,明日就能正式開始了.請龍兄放心."

龍空搖了搖手道:"洪老弟就不要裝了,難道你就不想再斗器大會上奪得桂冠嗎?"

洪禦道:"能不能奪得桂冠各憑本身就是了,你我兩人說了不算."

龍空站起身來,大笑道:"洪老弟這就不拿老哥當自己人了.實話說了吧,這次我龍家並無奪冠的打算,但是我龍家不想可不代表別的家族沒有這個打算.我可聽說了鄧家新來了兩位金丹修士.而且林家近來好像有些不太安分."

上篇:第294章 心中最痛的是你     下篇:第296章 龍家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