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343章 你不該回來  
   
第343章 你不該回來

就在白青山和甯黛瀅匆匆的朝天煞盟趕去的時候,一道消息在修真界悄悄的流傳開來.天煞盟的天煞是魔族的聖器,魔族現在正在想法設法的的到天煞令用于打開通向魔族的通道,迎接魔族入侵修真界的大軍.

消息傳的有模有樣的,大多修士對這樣的消息也只是微微一笑,魔族對于他們來說太遠了,遠沒有一顆丹藥,和一件好的法寶對他們有吸引力.但是對于一些站在修真界頂尖的修士來說,這個消息無疑是在他們平靜的心中丟下了一塊石頭.

他們雖然沒有經過了那場大戰,但是或多或少的從各種渠道得到一些關于魔族的傳說.

白青山和甯黛瀅並沒有得到這個消息.再次回到天煞盟,甯黛瀅感慨萬分,望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她竟然暗暗的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白青山知道此處勾起了甯黛瀅傷心的回憶,他小心的拉過她的手,幫她擦去眼角的淚水.

兩人並沒有直接去菊峰王心道的住處,而是悄悄的上了甯黛瀅原來的住處.此時的蘭峰之上,漆黑一片,既沒有巡山的弟子,也沒有往來的修士.

望著一片廢墟的蘭峰,甯黛瀅的輕輕的撫摸著每一件她所熟悉的物件.鼻子一酸,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甯黛瀅輕聲念叨著.

白青山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他小心把歪倒的椅子扶起,道:"過去的都過去了,你也不用太傷心."

甯黛瀅沒做聲,領著白青山來到蘭峰山頂的一處石洞.甯黛瀅打開石洞中的一處暗隔,只見其中空無一物.她輕輕的關上了暗格,雖然在預料之中,但是此刻她的心依舊有些失望.

"這就存放我蘭峰的天煞盟碎片的地方."甯黛瀅黯然的說道:"天煞令是由五塊碎片組成的,分別由天煞盟的五峰保管.傳說中只要五塊碎片合一,就能組成天煞令,而天煞令中存在一個足以讓持有者君臨天下的秘密.無論是韓德彪還是王心道都是為了這個秘密才斗的你死我活.現在看來這個傳說並一定是真的.早知道天煞令于魔族有關,當日我死也不會將他交給王心道."

頓了頓甯黛瀅又道:"我蘭峰的碎片已經被王心道拿去了,韓德彪死在他的手中,想來他手中的那塊碎片此刻也在他的手中.我兩家一滅,剩下的兩家並無元嬰修士,王心道想要的到他們手中的碎片易如反掌.此時只怕他已經組成了天煞令.不過他沒想到,這天煞令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好處,卻要給他帶來無盡的麻煩.也許這就是天道循環吧!"甯黛瀅的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從洞中出來,突然白青山發現在山林之中閃過一個人影.

"是誰,快出來!"白青山叫道,手中飛劍祭出.

"青山不要動手!"甯黛瀅將白青山給攔了下來,朝著林中叫道:"在下甯黛瀅,不知道林中是那位?"

"是大小姐!"林中傳來一陣雜亂之聲,一個人影從林中閃出,對著甯黛瀅就拜去.

甯黛瀅見那人已頭的白發,築基期的修為.看著似曾相識,但是有想不出是誰.

"你是誰,抬起頭來."甯黛瀅吩咐道.

那人緩緩的抬棄療腦袋,一張極丑的臉出現在甯黛瀅和白青山的面前.

"你是……."甯黛瀅問道.

"在下丑奴啊!不知大小姐可還記得."那人又將頭底了下來.

"丑奴.你是丑奴."甯黛瀅驚叫道:"我想起來了,當年因為你長的丑,符伯不讓你進入內堂之中.你怎麼會在這里."

丑奴道:"宗主死後,沒多久整個蘭峰的修士都散了,有些人跟了王長老去了.有些則下山去了.丑奴受了宗主大恩,不忍離去.因此收了宗主的尸體在此為宗主守墓."

"你說我爹的墓在此."甯黛瀅一把扶起丑奴問道.

丑奴點了點頭道:"我偷偷的收了宗主的尸體將他埋在此處.這些年來我一直在這里照顧,就是想等有一日大小姐能回來."

"我爹的墓在那里,快帶我去."在殺了韓德彪後,甯黛瀅因為答應王心道離開天煞盟就一直沒有回來.這麼多年來,她的心中始終有個結就是沒能在甯守忠的墓前拜祭一番,甚至于她都不知甯守宗是否是墓.每每想起,她的心中就像是被一根刺刺中一般的痛.

此刻的知甯守忠不但有墓地,而且就在眼前,那還能不激動.

兩人跟著丑奴來到不遠山坳的一處墓前.墓上並沒有刻字,就是簡簡單單的一處小土包,但是周圍倒是收拾的干乾淨淨,看起來丑奴還是很盡心的.

甯黛瀅在甯守忠的墓前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場.哭的四周的草木也像是受了感染一般都底下了頭顱,暗地流了幾滴傷心的淚水.

白青山想起,要不是甯守忠最後用自己的性命將他和甯黛瀅送走,此刻只怕躺在下面的就是自己.因此也陪著甯黛瀅哭來哦一場.

哭罷,甯黛瀅朝著丑奴深深的一拜.

丑奴那是敢受,急忙避開道:"大小姐這是要折殺我了.丑奴的這條命都是甯家的,這些事都是我應該做的."

甯黛瀅問道:"丑奴能將我離開後天煞盟發生的一切告訴我嗎?"

丑奴道:"大小姐問了,我就和你說說,只是丑奴身份低微,修為又低,好多事並不知道."

白青山道:"沒事,知道多少就說多少吧!"

丑奴這才將甯黛瀅離開後天煞盟發生的一切告訴了甯黛瀅.

丑奴說的大多與甯黛瀅所想的是一至的.王心道在殺了韓德彪後,就回到了天煞盟,要求甯家和韓家歸順于他.

因為兩家的當家人都死了在韓德彪的淫威之下也沒人敢出來反抗.

不過甯家和韓家還有好些的修士不願意留在天煞盟,本來依照天煞盟的規矩,進了天煞盟就沒有離開的道理.也不知道王心道出于什麼用心,竟然同意了這些修士的離開.

一時間,甯韓兩家的修士走的走,散的散,留下一些人也都跟著他回了菊峰去了.

接下來,王心道又用同樣的辦法收服了剩下的兩家,如今的天煞盟成了他王心道一人的天煞盟.

"大小姐你們不應該回來啊!"丑奴搖著頭說道:"這王心道表面上看去,似乎十分的和藹,對幾家的修士也不錯,但是大家私下都知道好多修為高的修士都暗中受了他的毒手.也只有我這樣地位低下,修為又低的修士才沒能引起他的注意."

甯黛瀅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數."

正說著,就聽見林外一陣輕微的衣袖劃過空氣的聲音傳來,一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就彌漫過來,在這股氣息之下丑奴的臉色變的慘白,嘴角滲出了一絲鮮血.

"侄女回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好讓我去接你們?"王心道的聲音不時在林中回蕩.

白青山于甯黛瀅相視一望,心中不竟暗道:"他的消息好快啊!"

說話間王心道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依舊是那副和藹的面容.只是他臉上的那絲笑意看在白青山和甯黛瀅的心中是那麼的冷.

"見過王師叔."甯黛瀅朝王心道行了個禮.

王心道朝她點了點頭,舉步來到甯守忠的墓前,給甯守忠上了三只香,擠出了幾滴眼淚道:"甯兄啊,你我相交一場,你先走一步,這麼多年來我也沒來看你,希望你不要怪我.你放心,天煞盟有我在一切都很好,還有侄女我也會替你好好照顧的,絕對不讓別人欺負她."

"王師叔有心了."甯黛瀅說道.

"侄女可不能這麼說.當年可是師叔不對,讓你一個離開天煞盟,這麼多年漂流在外,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你可不能怪師叔,那時天煞盟還沒安定,師叔也是不的已.如今天煞盟安定了,你也可以回來了,這里始終是你的家."

王心道說的極其的真心,兩眼之中竟然還掛上了兩滴淚水.

要是甯黛瀅和白青山不知道王心道是什麼人,此刻怕是要被他的這番肺腑之言給感到.

不過甯黛瀅對王心道實在是太了解了,她不知道王心道此刻的目的是什麼,但是從他的眼神中甯黛瀅還是能感受到一絲的虛偽和危險.

"王師叔客氣了,侄女既然說了日後不在回天煞盟就一定遵守諾言,今日天煞盟的一切都與我無關.此次來天煞盟也是拜祭我父親,並無它意,要是王師叔有意見,我這就走."說著甯黛瀅拉著白青山就要離開.

"慢著"王心道叫住了他們.

"王師叔還有什麼吩咐嗎?"甯黛瀅問道.

"侄女既然來了就多住幾日吧!師叔還有些話要問你?"王心道攔在了他們的面前,眼中若有如無的顯出了一絲殺氣.

狐狸尾巴露出來了.白青山和甯黛瀅的心中暗道,只是他們想不到王心道留下他們的意思是什麼?

其實王心道不留他們,他們也會找機會留下來.畢竟此刻天煞令還在他的手中.

甯黛瀅裝出一付十分為難的模樣道:"既然王師叔有請,那我們就留幾日."

上篇:第342章 驚天一擊     下篇:第344章 天煞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