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390章 胡燈  
   
第390章 胡燈

"我沒有說不行!"癡醒見白青山一付要暴走的表情,急忙說道:"這金剛山可不是一個人能去的,一路上去危險重重.白施主要去也應該去德宗那邊,讓他們安排你去.你怎麼說也是他們的客卿長老,而且你還有迦葉長老的指環,就是德宗得佛主見了你只怕也要行弟子禮."

白青山一想也對,自己似乎在德宗那邊得地位還是挺高得,而且去那里還能順便去眾仙墓地看看古靈兒,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如何?

"謝癡醒大師提醒了.我這就去臨海城,只是不知兩出可有傳送陣?"

"傳送陣."癡醒苦笑道:"我心宗是苦修出身那會去建那東西."

見白青山一臉難色,癡醒又道:"好在兩地也不遠,以白施主的修為,來一趟也就一個月而已,時間還來的急."

謝過癡醒大師,帶上雪燕就匆匆的趕了回去.

"你和癡醒大師聊了些什麼?"一路上雪燕忍不住問道.

白青山道:"沒說什麼,閑聊而已."

兩人回到飛雪宗後,白青山就找了印安大陸的地圖.果然黃銀城到臨海城的距離並不遠.

"前輩要走嗎?"雪燕有些失落的問道.

"是啊!我還有事要辦.不過你放心我和癡醒大師說過了,日後你們有什麼事就去找他."白青山淡淡的說道.

雪燕沉默了一會,鼓起聊勇氣道:"前輩能不能帶我一同去?"

白青山轉身看了看雪燕道:"不行,以後有機會我帶你去你說的那個以修士位主的大陸."

雪燕高興的叫道:"真的."

白青山道:"我怎麼會騙你.不過你可要早日進階到金丹期,要不去不了可不要怪我."

于飛雪宗眾人告辭後,白青山就一路禦劍朝南而去.一路上也沒遇到什麼人來找麻煩,這讓白青山原本稍稍有些緊張的心,完全放了下來.

這一日來找云州境地,此處已經是德宗于心宗的交界之處,德宗和心宗為了怕引起雙方的沖突因此兩邊都沒有在這里建立什麼大的廟宇.成了一個三不管的地界,也就成了修士最喜歡的地方.

白青山路過云州之時只見一座高山之上沖出一股濃濃的妖氣.

"有妖獸"白青山的心中一頓,朝那股妖氣望去,隱隱中覺得那股妖氣很強,應該是只八階以上的妖獸.

八階的妖獸豈不是要化成人型了.白青山也懶的去管,抬腳就要飛過.

這是前面來了一位滿臉胡子的大漢,于白青山擦肩而過.

"這位道友,可是為了那妖僧而來."

白青山一愣,轉身道:"在下不知道什麼妖僧,我只是一個過路之人."

大漢上下打量了白青山一番道:"要是道友沒什麼急事的話可否幫在下一個忙,此處有一妖獸不知怎麼的修煉成了佛身,變成了一位妖僧,欺騙和殘害這四周的百姓.在下修為低下,只好請道友幫忙了."

"道友找錯人了,在下修為也不高,我看這妖氣之下那妖僧定是八階以上的妖獸,以你我之力去了也是送死."

見白青山拒絕,大漢也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白青山朝妖氣升起之處望了一眼,也離開了.

朝前飛了沒一會,他身後就飛來了一隊三人,都是佛宗弟子,他們朝白青山看了一眼後就他給攔了下來道:"這位施主,前面有事還請施主回去."

白青山道:"在下急于趕路,可否通融一下."

佛宗弟子道:"不讓你過去是為了你好,怕你白白送了性命.知趣的話還是早早回去吧!"

白青山真要說話,就見前面的山中發出了一聲震天的響聲,同時一道響箭從遠處升起.

幾位佛宗弟子的臉色都是一變,也沒理會白青山,急忙朝那邊飛去.

白青山也別這聲巨響吸引,跟了上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此厲害.

沒飛一會,有來了幾位佛宗弟子.不過這幾位佛宗弟子都是一身的紅衣,于前面的那批佛宗弟子一身的黃衣不同.

紅衣弟子望了白青山一眼,也沒說話,只顧著埋頭朝前飛去.

一個時辰後,眾人來到了一處山村中.山村只有幾十戶的人家,不過現在卻已經敗落了,到處都是破損的房屋.

一進村,白青山就感到了一股濃濃的死氣.他的眉頭不由的一皺.一股不詳的感覺從他的心中升起.

"你怎麼跟到這里了."剛才勸白青山離去的那位佛門弟子見白青山也跟了來急忙叫道.

"我來看看不行嗎?"白青山臉上露出了不悅.

"圓行,不要與他說了."一位年紀大些的和尚叫道.

圓行瞪了白青山一眼低聲道:"你快離開吧!"說完就離開了.

這時紅衣弟子中也有一人走了過來,打量了白青山一眼道:"這位施主這里可不是什麼好地方,你看這個村子都被妖獸給毀了,你還是早早離開吧!"

白青山問道:"你們是心宗的還是德宗的?"

那位紅衣弟子驚訝的望著白青山,低聲說道:"德宗的."

"德宗,那你可認定這個?"白青山將客卿長老的令牌掏了出來.

"這是……."紅衣弟子一愣,同時他的同伴也圍了上來.

"這是客卿長老的令牌.你是客卿長老?"幾位德宗的弟子還有些不信,畢竟佛門的客卿長老很少,特別還是一位修士.

白青山將手中的迦葉長老的指環現了出來,這下德宗的幾位弟子都相信了,關于白青山的傳說在德宗中還是很多人知道得,特別是在講經大會上的那次講經現在還在德宗中廣為流傳.

"見過白長老."

白青山揮手示意眾人不比行禮,指了指不遠處的那些黃衣弟子問道:"他們是不是德宗得到弟子."

"他們是心宗得弟子."一位德宗弟子回道.

聽說是心宗的弟子,白青山也懶的去招惹他們,自己的身份對方並不會買賬.

"此處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都巴巴的往這里敢."白青山望了眼前的五位德宗的弟子都是金丹期的修士,不由好奇的問道.

德宗弟子急忙將事情與白青山說了一邊.

原來在不久前這里就出現了大量的妖氣,原先眾人也沒在意,以為是有什麼妖獸在此出沒.佛門弟子一向于妖獸相安無事,在他們的眼中眾生平等,妖獸也有修煉的權利.

可是沒想到,短短幾日這方圓百里的居民竟然相繼死去,而且在妖氣之下還顯出了一股淡淡的死氣.

這下無論是德宗還是心宗都派出人來調查.心宗之人早來了一步,布下了困陣想要困殺那只妖獸,沒想到妖獸沒困住,自己倒是傷了兩個人.

白青山一聽,心中就覺得不對,也顧不的那麼多,朝心宗弟子那邊走去.

"長老,心宗的事我們可不能管."一位叫圓明的德宗弟子攔住白青山勸道.

白青山道:"都到這個時候還分什麼德宗和心宗,都是佛門一家."

"在下白青山見過各位心宗的大師."

"你是德宗的人?"心宗的弟子一臉警覺的望著白青山.

白青山急忙道:"在下于貴宗癡醒大師是好朋友."

"你是德宗之人怎麼會于癡醒大師是好友呢?"圓行叫道.

"天下佛門是一家,此時最重要的是齊心除去那個妖獸,不要讓它再傷人,何必在乎什麼心宗還是德宗."

心宗的弟子還想說什麼,就聽他們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這位居士說的對,你過來吧!"

幾位心宗的弟子給白青山讓開了一條路,一位中年和尚出現在白青山的面前,中年和尚臉色慘白,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跡.

"老僧緣心見過居士我于癡醒大師可是老朋友了."

竟然是緣字輩的大師,白青山也是心中一驚,緣字輩的大師一般都具有元嬰期的修位,能傷的了一位元嬰修士,對方的實力一定不能小視.

"大師對方什麼來頭?"白青山問道.

緣心大師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看見一道黑色的光芒和一個高大的背影.不過我能肯定對方的實力很強."

"是妖獸還是人?"白青山急忙問道.

緣心大師的臉上閃出了恐怖的神情說道:"看不清,可能是妖獸,也可能是人."

"是人?"這是一位修士從空中飄落下來.

來的真是在路上要白青山于他一起殺妖獸的那位修士.

"在下散修胡燈,見過各位大師."

胡燈此時也見到了白青山,朝著白青山微微一笑.

"怎麼胡道友知道是什麼回事?"白青山問道.

沒等胡燈回答,一旁的心宗弟子就叫道:"你一個修士在這里湊什麼熱鬧還不快快離開."

胡燈的臉色一變,佛宗的弟子看不起修士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他也懶的于對方爭辯,說道:"你們可以不信我."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白青山拉過胡燈問道.

"你們聽說過修煉鬼妖嗎?"胡燈神秘的問道.

上篇:第389章 黃覺寺     下篇:第391章 鬼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