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412章 講經  
   
第412章 講經

眼見著比試的日子越來越近,李丹的心中也變的越發的急躁.白青山離開已經好幾天了,還沒有一點消息.他已經派出了大量的人手把四周每一處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依舊沒有白青山的消息.

他道不擔心白青山會出事,畢竟已白青山現在的修為在這附近能傷的了他的人並不多,他是怕白青山拍拍屁股走了,那他可就完了,他所有的晶石都投了進去,白青山要是這麼一走,可就把他給害苦了.

"不會的."李丹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以他對白青山的了解,白青山絕對不會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的.

"爹,這比試就要開始了,你怎麼還在這里,不去看看嗎?"李強急匆匆的走倆進來,一臉不快的問道:"緣真大師都已經到了,那位白前輩怎麼還沒到啊!"

"你急什麼?現在比試不還沒開始嗎?"李丹怒道,舉手就要打.

李強急忙側身避開朝外跑去,"我不是擔心你的晶石嗎?"

李丹苦笑一聲,隨著李強來到了比試場,此刻的比試場中已經坐滿了人,擂台之上緣真強坐鎮定的坐在哪里,他的耳中滿是台下信徒的歡呼聲.

緣真微微的睜開了眼睛,朝白青山的座位上看了一眼,座位依舊空空的.

"難道他是怕了,還是出了什麼事?"緣真抬頭朝空中望去,見天色已經不早,他朝一主事人點了點頭.

隨著主事人宣布比試開始,緣真的心也安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

白青山遲遲不來,讓緣真的心中生出了一絲惋惜.

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緣真默默的想道,露出了自信的微容.

"下面請緣真大師給大家講經."

緣真瀟灑的站起身來,微笑著朝台下的信徒露出了一個和藹的笑容.

瞬間台下發出了一陣歡呼聲,緣真很享受這一切,他微微的朝眾人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緩緩的說來.

緣真一開口,喧嘩的人群頓時就安靜下來.緣真對于心經沉浸了半生的精力,此刻一經開講,滔滔不絕.

緣真講的不可謂不好,他的話就像是有一股魔力似的,把台下之人給深深的吸引住了.

緣真還在講著,主事人已經將一道潔白的光罩放出,瞬間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圓盤.

這道白色的光罩是佛宗特有的一種法器,它能感受到被他所罩之人的心情.只要有人發出信仰之力他就會顯現出來.圓盤的顏色就會隨之變化.

佛宗就是用這個法寶來判斷講經之人的勝負.

隨著緣真講經的深入,圓盤的顏色越來越深,由白色變成黃,由黃邊紅.

緣真的目光朝圓盤稍稍的掃了一眼,心中大安,不由的暗自得意起來.

李丹的臉色變的極其的難看,不住的朝城外望去.緣真的講經就要結束了,要是白青山再不出現,就要判定他失敗了.

此刻的白青山還沉浸在無盡的佛法之中.突然耳中吟佛之聲赫然而止,猛的睜開了眼睛,眼中散發出了一道道的金光.

白青山從迷茫之中醒來,朝濱海城望去,就見城中升起了一道道的白色光芒.一股看不見的佛氣從中彌散開來.

白青山心中一驚,頓時想起,今日是自己與緣真相約比試講經之日,在不去只怕就要晚了.

白青山也沒耽擱,禦劍朝城中飛去.

就在白青山離開之後,在他的身後走出了兩個人,其中一位正是白青山遇見的那位老者,還有一位竟然是玄玉.

老者笑著指著白青山離去的背影對玄玉道:"玄玉大師為何要幫他?"

玄玉道:"我欠他一個人情,自然要還呢!倒是玄心大師為何要幫他?"

玄心摸了摸下巴上的幾根山羊胡子道:"我只不過是想接他的手給緣真那家伙一個教訓而已.緣真是塊好材料,但是他一生過的太順了,加上我師兄過于寵愛他,使得如今的他變的越發的目中無人.再這樣下去我怕會毀了他."

二人相視一笑,化作兩道金光消失而去.

那邊緣真大事已經講完了,望著散發這一到紅色光暈的圓盤,緣真滿意的點了點頭.

自古以來能將圓盤提升到紅色之人並不多,至于最高等級的紫色那也就傳說中才有的事.

結束了講經的緣真,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手下的弟子送上了香茶,他淺淺的喝了口,朝白青山那邊望去見白青山還沒來,他的臉色越發的得意,"那白青山還沒到嗎?"

手下的弟子一臉奉承的問道:"只怕他是不會來了,明知是輸,要是我一定不會來丟人."

緣真沉默了一會,堅定的說道:"我有種感覺他一定會來的."

說話間主事之人已經開始在台上點上了一只香,只要香燒盡而白青山還沒有出現的話,那他就要宣布白青山輸了.

此時台下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台上的那只香.

"李仙長,你說白前輩會不會真的不來了?"錢雄憂心的問道,他雖然不在乎那點錢,不過要是白青山輸了那以後他在濱海城的地位就有些不保,反之,要是白青山贏了,那以後這濱海城中只怕沒有人敢和他作對.

李丹此刻心中正惱火,錢雄怎麼一會,他頓時就火了,瞪了他一眼,提高了嗓子叫道:"白兄弟不是那樣的人,他一定是有什麼事耽擱了."

錢雄也是滿心的委屈,見李丹發火也不敢在問,灰溜溜的躲到了一邊.

台上的香此時就剩小拇指那麼長了.台下眾人的心中也都認定這白青山是不會來了.

"不來也好!也許這是最好的辦法!"不知何時癡戒來到了李丹的身旁,自言自語的念道.

李丹可不敢對癡戒發火,只好說道:"我相信白兄弟一定會來的."

癡戒道:"來又如何?緣真大師已經將心經中的精髓講盡,即便是佛主親自來只怕也不會比緣真大師講的好了.你沒見那知事盤已經是深紅了嗎?"

李丹知道癡戒說的是事實,不過在他的心中依舊有一份希望,希望白青山能創造一個奇跡.

就在此時,天空中已真香風掛過,眾人紛紛抬頭朝空中望去,就見白青山腳踏七彩蓮花緩緩的朝擂台飛來.

七彩蓮花是佛門的聖物,白青山腳下的雖說並不是真正的七彩蓮花,只不過是他用迦葉長老留給他的戒指中的佛氣幻化而成.即使如此整個濱海城中的信徒心中都生出了一絲敬畏之心,眾人紛紛的跪下,朝著空中跪拜.

"好個白青山,果然不簡單,想出了這麼一招."緣真大師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嫉妒.

只見他右手微微一動,一道無色無聲的真氣射向了白青山的七彩蓮花.

白青山頓時就覺得一股力量朝自己壓來,他自然明白這是緣真在搞鬼,心中也不惱,臉上微微一笑,收起了七彩蓮花,穩穩的落在了擂台之上.

"一切法,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白青山的開場並不十分的吸引人.

只是台下之人還都沉浸在白青山的出場之中.等白青山開始講經之時眾人才反應過來.

白青山的進經之法于緣真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此刻他頭頂之上的那個圓盤只是泛出了一點淺色的黃色.

緣真此刻一臉的輕松,他明白自己贏的比試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在台下的一個角落之中玄心卻是一臉的愁色,在他身旁的玄玉輕聲的問道:"怎麼你沒有信心?"

玄心道:"我沒有想到緣真這家伙對心經的研究會如此的深,只怕就是我親自上台也贏不了他,看來我們要輸了."

玄玉抬頭朝台上望了望,道:"我相信他."

此時白青山也知道形勢對自己不妙,他對于心經的理解也就是這幾日在那個夢境之中的理解.

佛家的經意不是用來比試爭斗的,是用于教化百姓的,忽然之間白青山的腦中出現了這樣一種奇怪的想法.此時的他仿佛不再是站在擂台之上,而是在面對著于一群渴望他去拯救的百姓.

"這里有幾個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白青山停下了進經,緩緩站起身來,此時圍繞在他身上的佛氣散盡,他就于一個凡人一樣,就像是一個領家的兄弟在于你拉著家常.

一個小沙彌問一位得道高僧:"師傅,你悟道修行,修身養性有什麼秘訣嗎?"

高僧答道::"有."

"那麼你的秘訣是什麼呢?"小沙彌繼續問道.

高僧答:"我感覺餓的時候就吃飯,感覺疲倦的時候就睡覺."

"可是,這算什麼與眾不同的秘訣呢?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高僧答:"當然不一樣的!他們吃飯時總是想著別的事情,不專心吃飯;他們睡覺時也總是做夢,睡不安穩.而我吃飯就是吃飯,什麼也不想;我睡覺的時候從來不做夢,所以睡得安穩.這就是我與眾不同的地方."

高僧繼續說道:"世人很難做到一心一用,他們在利害得失中穿梭,無法用一顆平常心對待浮華的寵辱,產生了'種種思量’和'千般妄想’.他們在生命的表層停留不前,這是他們生命中最大的障礙,他們因此而迷失了自己,喪失了'平常心’.要知道,只有將心靈融入世界,用心去感受生命,才能找到生命的真諦."

由此可見,無雜念的心才是真正的平常心.這需要修行,需要磨煉,一旦我們達到了這種境界,就能在任何場合下,保持最佳的心理狀態,充分發揮自己的水平,施展自己的才華,從而實現完滿的"自我".

人們常因為功利心而疲于奔波,其實我們應該學會以一種平常心來對待世事,將功名利祿看穿,將勝負成敗看透,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真諦,才能活得更輕松.

一則故事講完,台下原本有些騷動的人群安靜了下來.白青山頭上的圓盤的顏色竟然開始有了一些變化.

見有效果,白青山又講了一則故事.

給讀者的話:

眼鏡不懂佛法,不過這些日子也在看一些粗淺的佛法.書中的佛家小故事也是摘之網上.

上篇:第411章 心經     下篇:第413章 仙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