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魔道破天 第497章 神秘修士  
   
第497章 神秘修士

不就是一片林子嗎?還能難住我.白青山心中想到,提起破天劍就朝林子的深處走去.

樹林中並沒有什麼危險,老樹也沒有趁機發動偷襲,這讓神經緊張的白青山在幾天後也松弛下來.

現在他的心只有一念頭,怎麼走出這片樹林.從他這里到山定絕對不會朝過三天的路程,可是白青山已經在樹林中整整走了半個月,眼見離開通天塔的日子就要到了,他還是在樹林中瞎轉.

"哎又到這里了."白青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身旁的樹干之上刻著一個明顯的標記,這是白青山前幾日刻上的,他也幾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回到這里了.這就是個迷幻陣,白青山無力的趟在地上.

"怎麼樣,服了吧!"耳邊又傳來老樹得意的笑聲."你是走不出去的.我這可不是一般的幻陣,這是一個可以移動的幻陣,我要是不願意就是神仙來了也走不出去."老樹越說越得意.

白青山猛的從地上跳起,狠狠的踢了擋在身前的一顆大樹,罵道:"卑鄙,沒想到你會如此的卑鄙.你不是愛玩嗎?那我就陪你玩."

說著白青山掏出了一塊極品晶石,手中破天劍狠狠的朝身邊的樹林劈出,頓時大片的樹木被破天劍所發出的劍芒所傷,漫天的樹葉隨風飄散.

沒等樹葉落下,白青山第二劍也擊出,同樣是驚天動地,無數的大樹引聲倒下.白青山每劈出一劍就朝前走上一段路.也不知道劈出了多少劍,在他的身後落下了厚厚得到以層枯葉.

"你這樣是沒用的,浪費你的晶石而已."老樹說道.

白青山叫道:"我就不信,你的法力會是無窮盡的,總有一天你會法力會耗盡."

"哎"老樹歎了口氣不再說話,他沒有見過如此固執的年輕人,很奇怪的是他竟然對眼前固執的年青人產生了絲絲的好感.他朝山頂望了一眼,要不是山頂之人太過于強大,他真的就想讓開一條路,讓眼前的年輕上山.

白青山還在不知疲倦的劈斬著,雖然還沒有走出這個迷境.但是他發現樹林產生的變化越來越慢.這給了他將近要絕望的心中注入了一只強心劑.

老樹此刻正如白青山所預料的那樣,他的法力這些日子已經消耗的不少,這里的仙氣並不充裕他想要補充能量可不像白青山那樣容易.

"這小子那來的那麼多的晶石."要不是老樹並不是以攻擊見長,他早就出手將白青山給扔下山了.

"要是再讓他這樣胡鬧下去,我的那點法力只怕要被他消耗殆盡,到時自己的修為說不定會下降."老樹心中暗暗的說道,他將全身的法力集中到一點,准備給白青山最後的一擊,他沒有時間和耐心與白青山在糾纏下去.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傳來一個讓他害怕的聲音,"老樹讓他上來,這個年輕人很有意思."

"是,主人."老樹心中一個激靈,小子我只能幫你到現在了,以後的路你就自求多福吧!

破天劍一擊擊出後,白青山的眼前變得到一片平坦,滿眼的樹木不見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哈,哈."白青山發出了一聲大笑,"你終于抗不住了吧!"

"狂妄."老樹的聲音再次再他的耳邊響起,"主人要見你,你快去吧!是福是禍你自己看著辦吧!"

老樹的聲音在空中消失很久白青山才反應過來.他不解的朝山頂的宮殿望去,到了這一步,是禍也躲不了了.

咬了咬牙,白青山收起破天劍,整了整衣冠,疾步朝山頂走去.

一路上不再有人阻止他,很快他就來到了宮殿之前.

這是座高大的宮殿,宮殿的四周仙氣彌漫,道路的兩旁種著不知名的鮮花,散發著泌人得到香氣,讓人仿佛置身于仙界一般.

"歡迎你來到歡樂宮."空中響起了一陣仙樂,一仙樂中一個聲音清晰在他的耳邊響起.

"在下青云宗白青山見過前輩."白青山朝著宮殿行了個禮.

那個聲音又響起,"不用如此多禮.我最是討厭這些凡界的禮數了."

"不知前輩怎麼稱呼?"白青山恭敬的問道.

"時間太久了,我的名字是記不得了,你就叫我歡樂使者吧!"

"歡樂使者"白青山心道,世界還有誰叫這個名字.

說話間,宮殿的大門打開,白青山就覺得有一股神秘而無法抗拒的力量拉著他走進了宮殿.

一進宮殿的大門,就見一處極大的大廳,大廳的裝飾極其的講究,四周雕刻著無數精美的壁畫,大殿的中間坐在一位中年的修士.

從那修士的身上白青山絲毫看不出一點能量的波動,但是他舉手抬足之間所展示出來的風度和氣息都讓白青山不知不覺中產生以絲的敬畏.

"見過前輩."白青山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那修士看了白青山一眼道:"果然生的一表人才."

白青山長的有些小帥,距離一表人才還是有些差距的,那修士如此說,白青山心中也是暗暗慚愧.

"你來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靈界水我這里有很多,可是你卻要給我一個給你的理由."修士緩緩的說道.

"這……."白青山倒是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實在是找不出一個很好的理由,如果升入上一界也算是一個理由的話.

"沒有"白青山答道.

修士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說道:"沒有理由也不要緊,世間很多事都是沒有理由的.那你准備拿什麼來換."

白青山一愣,道:"我一個窮修士身上那有前輩看的上眼的東西."

那修士道:"有"

白青山心中一驚道:"只要是晚輩有的前輩只管拿去."

"真的."修士一臉奸笑的看著白青山.

白青山知道從進這個門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一切都已經在別人的手中,那怕自己不答應也是沒用的,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能讓對方動心的.

"我要你的命."修士一字一句的說道.

白青山腳下一個踉蹌,抬頭朝那修士望去道:"前輩玩笑了吧!晚輩的性命有什麼值錢的,前輩要,只管拿去."

"你真的不怕."

"我來這里之前早就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能見到前輩我已經心滿意足,不敢再有所求."白青山強忍下心中的恐懼,大義凜然的說道.

"好,果然有骨氣,有見識.我也不是真要你的命,我只是要你的一絲精元而已.日後你只要聽我的話一切都好說,要是你不聽話,那這絲精元就能要了你的命."說著也沒見那修士手動,白青山就覺得腦袋一痛,隨後那修士手中的一站古燈就被點燃.

"這盞燈就是你的精元,燈滅魂散."那修士安撫的看著手中的古燈,眼就像是看一件多麼珍貴的寶物一般.

"前輩要我做什麼事?"無緣無故自己得到性命就在別人的手中,白青山心中也是一股怒火,只是此時卻不是發火之時,他明白對方要殺他只需要動動手指而已.

"我還沒想好."那修士小心的將古燈放在身旁幾案之上,此時幾案之上已經放了不下數十盞的古燈,有些已經熄滅,大多已經發出昏暗的光芒.

"你放心跟著我會有你的好處的.破天劍是不是在你的手中."那修士問道.

白青山掏出了破天劍點了點頭,道:"正是."

"好好的一把神兵竟然變成了這樣."修士惋惜的說道."這把絕世的神兵在你的手中真是浪費了,也罷,你我想見也是緣分,我就將破天劍基本劍訣教給你吧!只要你好好學,憑著破天劍的威力,仙人以下沒人會是你的對手."

仙人以下無敵,這是什麼概念,白青山聽到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蒙了.

"看你沒出息的樣子.你也不要過于得意,修為不提升上去,這破天三劍你是發揮不出它的威力的."

說著一個玉簡出現在白青山的手中.

"記住後毀了,我的東西不能帶出去."修士冷冷的說道.

當下白青山也沒猶豫,一道神識深入其中,將玉簡中的內容都印在了腦中,准備回去後慢慢的參詳.

"前輩我的靈界水呢!"記下破天三劍之後,白青山將玉簡毀了後問道.

修士不屑的說道:"你就這點出息,那東西又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要多少有多少,自己去取吧."

說完白青山的身子一遁,下一秒他出現在另一個屋子中,就見那個屋子的中間有眼水缸般大的泉眼,泉水不住從泉眼中冒出.

"這就是靈界水吧!"白青山稍稍的嘗了一口,一股清涼的味道頓時偏布他的全身.

白青山急忙從儲物袋中拿出玉瓶裝了不少.

此時大廳之中,從他修士的身後閃出了一位帶著面具的黑衣人,他一出現,修士急忙朝他行禮道:"見過神尊."

蒙面人看了一看修士道:"你心中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修士慌忙道:"那個白青山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神尊為什麼如此看重他."

上篇:第496章 血將子     下篇:第498章 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