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極品紈绔 第116章:不死不休  
   
第116章:不死不休

第116章:不死不休

此情此景,傻子都知道張威是在調戲方琴,聽到張威說這樣無恥的話,秦風的拳頭已經握得緊緊的了,他的關節也在爆響,看得出來他非常的憤怒.他是窮人家的孩子,最看不得這些官二代欺負窮人.

"我都聽到有人喊救命了,難道你和你馬子調情都要弄出人命來了?"周易嘿嘿笑道,繼續向張威靠近.

"周易,你千萬不要管閑事,不然沒有好果子吃,我大哥的事情是你能管的嗎?"肖強站了出來,擋在了周易的面前.

"將這亂叫亂嚷的小子打趴下,就用我剛才教你的那一招."周易對站在自己身邊的秦風說了一聲.

經過剛才周易武學上的指導,秦風知道上次格斗比賽周易只不過拿出了一半的實力而已,此時他心里就對周易更加心悅誠服,心甘情願做周易的小弟了.他看到張威要欺負一個女孩子,早就憤怒了,此時周易一聲令下,他一下就沖了出來,一個墊步側踹就將肖強踢飛了.

"周易,張大少和她的女朋友只不過是在調情,你來惹什麼事啊."馬浮云站了出來,對周易冷笑.

"鬼才相信呢,我剛才明明聽到有人喊救命."周易一把推開馬浮云走向張威和方琴.

"方琴,你別怕,是我."周易對張威冷冷地道:"張大班長,你還是拿開你的咸豬腳吧,要是惹我出手就不好了."

"周易,不要以為你能打就了不起,方琴,你告訴他,你是我的女朋友,叫他少管閑事."張威將方琴松開了,惡狠狠地說道.

張威這是在威脅方琴,方琴只要說自己不是他的女朋友,那她的母親馬上就會失業,而只要方琴說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周易就不好管這件事情.

方琴看了看張威,又開了看周易,似乎有些猶豫不決,如果她說是張威調戲她,周易肯定會救他,但是她母親的工作就沒有了,她是一個孤兒,要是她母親沒有了工作,一家也就失去了經濟收入,別說她不能繼續在這里讀書,就是吃飯穿衣也是一個大問題.

"方琴,你別怕,有我在這里,他們甭想欺負你."周易看這左右為難的方琴說道,他知道這個方琴一定有什麼隱情.

"方琴,你可要想好了再說了."

張威繼續威脅方親,被秦風踢倒的肖強此時也站了起來,但是他沒有敢再貿然出手,現在身為學校格斗冠亞軍的周易和秦風都在這,他吃了一個虧之後只能忍氣吞聲了.

"方琴,一個女孩子應當自強自愛不受別人的威脅,我想你應該明白怎麼做."周易看著方琴的眼睛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張威這個畜生,他讓我做她的女朋友,我不答應,她就來硬的."略微思考了一下,方琴終于做出了決定,她瞪著張威,眼中滿是怒火.

"張大班長,想不到你堂堂省委副秘書長家的公子居然做出這麼不堪的事情來,你是自己馬上滾蛋呢,還是想挨揍."

周易冷笑了一聲,秦風的關節咯咯作響.

"周易,你是聰明人,你來到班上,張大少也算是對你照顧油價,現在你既然知道張大少的身份,那你應該知趣給張大少一點面子,得罪了張大少,對你沒有什麼好處."馬浮云道.

"哼,照顧有加,虧你說的出口,你們做的事情我還不知道嗎?上回綁架我小姨,現在又在這里欺負方琴,我告訴你們,這事我管定了,你們臉都不要,還有什麼面子."周易看都不看馬浮云一眼,直接看著張威冷笑著說道.

"好,周易,看來我們的死仇已經結下了."張威瞪著周易,狠狠地說道:"別以為你家里有幾個錢就了不起,我告訴你,只要在杭州在浙江,你得罪了我,將來就是寸步難行,你就等著我怎麼玩你吧."

"哼,人我犯我,我必誅之."周易神色凜然道:"有什麼事情,你可以沖著我來,再有上次那樣的事情發生,我會讓你十倍償還!滾!"

"周易,你記住了,從今往後,我和你不死不休!"張威說了一句,臉色變的很難看,帶著馬浮云和肖強等人走了.

"周易,謝謝你."

張威走了之後,方琴這才走過來謝謝周易,這個時候周易才好好看了方琴一眼,只見她的臉上布滿了淚水,真可謂梨花一枝春帶雨,讓人無限憐愛.

"回教室去吧."周易道:"哭什麼,那小子不會再欺負你了."

"謝謝你."方琴再一次謝了周易和秦風,這次抹了抹眼淚走了.

"沒有想到這個張威居然是這樣的人."秦風的拳頭依舊咯咯作響道:"大哥,既然我跟了你,以後我就幫你,和你一起對付這個無恥的家伙的."

"嗯,這小子是吃不得虧的,最近你幫我看著他點,看看這小子有什麼動作,我們得防著點."周易道.

"是,大哥."

秦風見識到了周易強大和幫助弱小的一面,越發對周易尊敬起來.

放了學之後,周易帶著秦風到西湖邊的公園練拳,現在他有了兩個強大的對手,不得不盡快培養幾個得力的手下,在西湖邊的公園練一個多小時之後,周易才和秦風分別,蹬著他的自行車准備回去.

夜色如水,晚風輕柔,一路無事,但是周易在騎著自行車拐入一個小巷子的時候,突然覺得後面似乎有人在跟蹤他,他暗暗回頭一看,只見有幾輛摩托車在後面不遠不近地跟著自己.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呢?看樣子好像是針對自己來的,難道是張威的人?這小子這麼快就急著報複我?"

周易心中腳底加力,想要沖過這個小巷子,他對這里的地形很熟悉,只要過了這個偏僻的小巷子再轉幾個彎,繞幾個圈子,就能把後面這些跟蹤的人甩掉.

周易騎著自行車如箭一般往前沖,但是才沖到巷子的中間他就被攔住了,一輛大卡車橫在那里,五六個手持棒球棍子的男子倚靠在車上,似乎早就知道他要從這里經過一般.而這些人全部穿著黑色的衣服,眼神犀利,就如冷血的殺手一般.

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這些人安排的如此巧妙肯定是針對自己來的,周易瞬間警惕起來,內勁遍布全身.

大敵當前,狹路相逢勇者勝,周易一把從自行車上跳了下來,准備殺出一條血路,沖出巷子.

"小子,你還想跑,老子等你很久啦."

一個短發,個子不是很高,但顯得很精悍的年輕男子帶著幾個人一下就沖了過來,呼啦啦將周易圍住了.

"你們是什麼人?想干什麼?"

周易在這個時候完全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包圍他的這些人一個個身上都有武者的氣息,所以他知道今晚注定有一場血戰,只是現在他還不知道是誰想對付他,但最有可能的就是張威或者是閆少秋,換了別人恐怕還沒有那麼大的能量找到這麼多的好手來對付自己.

"做什麼?你小子喜歡管我們閆少爺的閑事,那今晚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兩,我叫劉衛國,你可要記住是是誰和今天這個日子了,因為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我就是送你上路的人."

為首的年輕人冷漠地說道,他之所以不蒙面,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完全是把周易看成了無處可逃的甕中之鱉.

"原來你們是閆少秋那小子的人,我上次就告訴過他,以後別再碰上我,既然你們找我報仇,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了."

周易明白了是什麼人要找自己麻煩之後,有些不屑地說道,但是他卻暗暗將真氣運轉到了極致,因為他看出來這些人不是簡單地想要教訓他,而是要置他于死地了.

"看來我得搶先出手,要是等那寫騎摩托車的家伙趕到封住自己的退路,前後夾擊,那就更加的麻煩了."

周易心念一動,毫無征兆地趟步向前,向最靠近他的一個黑衣男子一拳轟去.

這個黑衣男子沒有想到周易會搶先動手,但是他的反應速度還是很快,周易一出拳,他就將自己手中的棒球棍揚了起來,抽向周易的腦袋.

但是還是周易快上了一步,當這個黑衣男子的棍子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周易一拳就轟在了他的胸口,將他打的飛了起來,砸在了他身後的一個人身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周易一拳打飛一個人,對這幫黑衣人還是有一定的震懾作用,隨著劉衛國的一個手勢,其他五人馬上分散開來,手持棒球棍將周易圍在了中央,但是誰也不敢搶先出手,因為周易的實力超乎他們的想象.

周易卻沒有打算和這群人耗時間,他步子向前一蹭,速度極快,就要往外沖,殺出一條血路是周易現在唯一的選擇!

"大家一起上,千萬不能讓這小子跑了,廢了這小子,重重有賞."

為首劉衛國喊了一聲,猛地揮拳擋住了周易的去路,周易是閆少秋拜托閆少古要弄死的人,他絕對不會讓其或者離開,再說他知道周易的周富貴這個過江猛龍的兒子,如果要是讓周易逃脫,那周富貴很可能就要和西湖幫血拼.

周易看到劉衛國要置自己于于死地,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他冷哼了一聲,一掌向劉衛國劈去,最近他的功夫突飛猛進,在和劉衛國拳掌接觸的時候,突然只見發力,一下就將劉衛國震開了四五步遠.

劉衛國被震開,周易正要借此機會突圍,但是他發現已經晚了,因為後面騎著摩托車跟蹤他的那幾個人已經到了,瞬間加入戰圈,將他重新包圍了起來.

"兄弟們,這個點子紮手,你們幾個拿刀子弄死他,少幫主說了,誰能殺了他,就是大功一件."

劉衛國被周易震開,氣血翻騰,一時之間難以和周易再戰,他一見周易要突圍,馬上大喊了一聲,于是那幾個加入戰圈的黑衣男子都從腰間抽出一把一尺來場的匕首來,一步步向周易逼近,這幾把匕首在淡淡的月色之下,顯得寒光四射,寒氣逼人,讓人覺得恐怖.

"哼,既然想置我于死地,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擋我者死!"

周易知道今晚這局面已經不能善了,不是你死就是亡,在暴喝一聲的同時,右手快速往腰間一探,扣了幾只飛鏢在手里.

幸好最近他的飛鏢都是不離身的,不然,還真的很難殺出重圍.

"兄弟們,做了這小子,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隨著劉衛國的命令,五個拿匕首的黑衣漢子一齊向周易撲了過來,凶狠快捷,無聲無息,這些人一看就是受過專門訓練的殺手,根本不是以前和周易交過手的那些小混混所能比擬的.

"找死!"

周易飛起一腳,一個'探馬登山’將一個沖在最前面的家伙踢退了兩三米遠,同時手中的飛鏢連續出手,先後射向這五個持匕首的家伙的腦袋.

"啊,啊……"

本文由小說""閱讀.

上篇:第115章:卑鄙手段     下篇:第117章:與高手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