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雪鷹領主 第22篇 第33章 煉化之難  
   
第22篇 第33章 煉化之難

血刃神帝有些驚訝看向坐在自己下方的徒弟'東伯雪鷹’,就算有重要事稟告,完全可以等這宴會結束之後.什麼事這麼急?非得宴會中途?不過自己這個徒弟平常行事還是很有分寸的,血刃神帝當即傳音詢問道:"何事?"

"師尊,我們彼此傳音,不會被周圍主宰偷聽到吧?"東伯雪鷹再度傳音,他雖然很謹慎,可對主宰級手段還是了解太少,這次要說的事很重要,絕對不能暴露.

"偷聽?"血刃神帝頓時認真了,他身體散發無形波動籠罩住了下方近處的東伯雪鷹,"現在好了,絕對沒誰能夠偷聽,雪鷹,到底什麼事如此小心鄭重?"

"弟子有些奇遇,可探查修行者靈魂的強弱."東伯雪鷹傳音道.

"你能探查靈魂的強弱?"血刃神帝一驚.

他的眼界,可比東伯雪鷹開闊的多,了解的也很多.很清楚'靈魂的強弱’可以完全反應一個修行者的實力層次!

"能探查什麼實力層次?"血刃神帝追問.

"這次盛宴,十位主宰齊聚,所以我好奇之下就悄悄探查了十位主宰,也包括師尊,還請師尊恕罪."東伯雪鷹傳音道.

"我們十位你都探查了?"血刃神帝心中一動,連問道,"怎麼樣,有何收獲?"

"探查結果讓弟子感到很吃驚,也很不敢相信,排第一的當然還是師尊,可排第二的卻是那位煉獄主宰!第三的是青君師兄,第四的才是元初主人,可第五位弟子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是血腥主宰.第六位才是深淵始祖!黑暗深淵的三位主宰,煉獄主宰,血腥主宰竟然都在深淵始祖之上!之後才是龐依,萬神殿主,時空島主,乾合娘娘."東伯雪鷹傳音說道.

"哦?"

血刃神帝沉默了.

自己徒弟告知的情報,的確觸動了血刃神帝,雖然他也暗中察覺了些,可卻沒有東伯雪鷹根據最本質靈魂確定出的排名來的清晰!這個排名,結合血刃神帝已經知道了一些秘密,完全可以推斷出許多來.

"藏的可真夠深的."血刃神帝眼睛都微微眯起,心中有了諸多念頭.

而在下方.

東伯雪鷹將這重要情報告知後,也看了看自己師尊,師尊沉默,似乎表情都略微變化.

"我能做的都做了,天塌下來有高個子扛著,師尊就是高個子,一切就看師尊的了."東伯雪鷹默默道,黑葫蘆器靈都說'血刃神帝’是它見過的最恐怖的一個主宰,漫長歲月來,自己師尊也是毫無爭議的穩定在宇宙神魔榜第一,誰都不可撼動.

如果誰能坐鎮整個修行者宇宙,無疑就是自己師尊了.

"雪鷹,你對諸位主宰,還有何了解?"血刃神帝傳音詢問.

"其他就不知道了."東伯雪鷹連傳音道,若非黑葫蘆器靈,自己連探查靈魂強弱都做不到,畢竟主宰層次哪里是自己能輕易窺伺的.

"你做的已經夠好了,記住,你這消息可以告訴元初主人,深淵始祖,至于其他主宰都必須保密.至于其他修行者就更得保密."血刃神帝傳音提醒道.

"弟子明白."東伯雪鷹乖乖應道.

……

之所以盛宴中途就告知師尊,是因為東伯雪鷹覺得'師兄青君’性情大變,實力又如此強,這次竟然還召集所有大能者,擔心有什麼變故!自然得趕緊告知.

可事實告訴他,他想多了.

這次的盛宴一切很順利,盛宴持續了三日,主宰們都一一公開講道,讓在場的修行者們個個聽得極為認真,待得盛宴結束,主宰們一一離去,而東伯雪鷹也和一些好友告別後,就帶著妻子兒女也踏上了返程.

而血刃神帝則悄然傳音,和元初主人,深淵始祖悄然聚會密談去了.

******

整個宇宙早已暗流洶湧,血刃神帝操縱那恐怖的'虛空兩極法陣’一處處進行橫掃,母祖教暗中也在蠢蠢欲動.

不過這些也就主宰們知曉.

東伯雪鷹他們並不太清楚,他連師尊正在操縱'虛空兩極法陣’都不知道,畢竟真的交戰,尊者級也很難插上手,主要還是主宰們的碰撞.尊者和主宰的差距太大,血刃神帝只要派出一個分身,就能鎮壓所有的尊者了.

所以尊者參戰也無意義.

像巫蛐帝君,水魔王之類,也僅僅是能夠在主宰面前保命罷了,根本沒資格反擊!當初能夠有反擊之力的龐依,青君,如今都已經是主宰.

"呼."

一道流光劃過長空,正是獨自一人的東伯雪鷹.

他正行進在神界深淵的各地,一邊去探查些古老遺跡,一邊也傾力想要煉化黑葫蘆!

"黑葫蘆,是用來當護道之寶,內含一顆媲美太陽星的火球,威力極強.煉化黑葫蘆也是虛空行者所留下的最後的考驗,只要成功,我就擁有了一超級殺招."東伯雪鷹雖然了解較少,可也隱隱感覺整個宇宙暗中似乎越加緊張.

在這種時刻,自然實力越強越好.

"可到底該怎麼煉化?"

"用虛空行者的話說,連主宰都無法操縱黑葫蘆."東伯雪鷹飛行在星空中,眉頭皺著,"這樣的護道之寶,讓我一個尊者境的來煉化?當然,虛空行者既然設下考驗,就說明是可以成功的."

"和主宰相比,我的優勢什麼,憑什麼能夠煉化?嗯,一是我擁有掌控的法門,憑借這一法門,我能夠清晰感知黑葫蘆內部的那一虛無法陣."東伯雪鷹默默道,"另一方面,我是虛空行者的考驗者之一,他應該給我留下一條有希望的路."

"煉化寶物,也就兩種方法."

"一,以力破法,強行煉化,以超強橫的實力,蠻橫的強行煉化."東伯雪鷹搖頭,自己煉化一些界神器等等,就算是有主之物,自己都能強行煉化,"顯然那是擁有實力上的絕對優勢才能做到,我要強行煉化黑葫蘆?肯定不行."

"二,參悟黑葫蘆內部法陣奧妙,逐漸煉化."

東伯雪鷹也頭疼.

黑葫蘆的虛無法陣是能夠束縛壓制太陽星的,何等玄妙,是自己能煉化的?

"不過虛空行者用來考驗後來者,應該設下一個門檻,估計我參悟黑葫蘆法陣達到一定境界,可能就達到門檻,讓我能夠煉化."東伯雪鷹暗道,一件寶物的創造者,完全可以留下些後手.可以定下唯有某人可以煉化.也可以定下操縱法陣到某種境界就能煉化.

一切都是創造者定的.

創造者如果願意,完全可以讓那些有靈性的寶物直接聽命于某個弱者.

"應該是這樣,這是唯一的可能了."

"不可能讓我真的參悟法陣達到極高境界,別說是我,主宰恐怕都做不到."東伯雪鷹很確定,如果真要求那麼高,自己失敗也只能認了,"估計定下一個門檻,只要我操縱法陣達到那一境界即可."

黑葫蘆內部法陣太難.

如果長期閉關埋頭參悟,恐怕不一定成.所以在紅石山的本尊是長期閉關,而這一分身則是行進前往各個古老遺跡,想要從遺跡中尋找些觸動,畢竟能留下遺跡的,那都是之前諸多紀元的非凡之輩.

**(未完待續.)

上篇:第22篇 第32章 已無退路     下篇:第22篇 第33章 煉化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