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 被惦記  
   
2 被惦記

【神馬 .. 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費小說】

胡寬這個時候那還顧得上邊上軍卒帶著威脅的問話,此時的他,眼里只有自己的二弟.

他剛迎上兩步,胡廣就剛好跑到他面前.只見他放開捂在胸口褡褳上的手,伸長雙臂,一下抱住了喘息的胡廣,驚喜地大聲問道:"二弟,你好了?老天保佑,二弟好了!"

被大哥用力抱著,濃濃的親情包裹著胡廣,讓後世缺少親情的他很是感動.

不過他也沒有來及回味,就一把把胡寬推離身前,看著大哥依舊驚喜的臉,急切地問道:"丫丫呢?丫丫在哪里?"

胡寬臉上的笑容一下凝固,轉為消失無蹤.他還沒來及說話,胡廣就看到了大哥胸口那褡褳鼓鼓的,這大概就是用丫丫換來的銅錢吧?

"呦呵,生死重逢似的,好像很感人的樣子!"隨著這話聲,邊上的兩名軍卒插到了哥倆的中間.

上下打量了下胡廣之後,一人又轉過頭去盯著胡寬,惡狠狠地威脅道:"現在胡二沒事了,就拿這袋子錢先抵了守備大人的利息!"

府谷縣城並不是太大,胡廣認識這兩名軍卒,是守備尤大貴養著的家丁.年紀比較大,說話的這個叫尤六,另外那個跟班沒說話的叫尤七.

他稍微扭頭看了下,邊上是一座茶館,正對著縣城的南門.茶館的門是開著的,里面那張茶桌上還能看到兩杯熱氣騰騰的茶杯.門口的棚子里還栓著兩匹戰馬,不時打著響鼻,冒著白氣.

根據原有的記憶,胡廣馬上便明白過來.南門的路直通黃河邊,過了黃河就是山西.那邊晉商過來做生意,都是要走南門,並且就在南門不遠的南市擺攤交易.

尤守備派家丁在這里專門候著,遇到欠他錢的過來交易,往往會攔下人,搶貨搶錢.邊上那兩匹戰馬,就是預備著追人用的.

這次怕是看到大哥拿丫丫換了錢,就出來截住了大哥,想要大哥胸口褡褳里的錢了.

如果只是原有的胡廣,或許這時候不敢不重視這兩名軍卒.可後世就不是普通人的胡廣,此時那會把兩名穿著破爛軍服的軍卒放在眼里.他一把推開了尤六,盯著胡寬,再次大聲地喝道:"大哥,丫丫呢?"

尤六沒想到會被胡廣推開,一下楞了.要知道,在這府谷縣城還從來沒人敢這麼做,更何況是眼前這個毛頭小子.

而胡寬則想起自己的女兒已被自己賣了,傷神之下,也沒有在意,指著南城門道:"保德州那邊來的人,已經把丫丫帶走了."

胡廣一聽,急了,連忙追問道:"他們離開多久了?"

眼下已是過了午時,要是今天不能追上的話,丫丫被隔壁省份的人買走,就很難再找回了.就算找到,贖回也會有很多困難.

胡寬還是有點失魂落魄地回答道:"走了好一會了,他們是馬車,我們兩條腿是追不上的!"

胡廣皺著眉頭,追不上也要追.

忽然,邊上的戰馬又是一個響鼻,讓胡廣眼前一亮,他大步往棚子走去,解了戰馬就出來,一邊翻身上馬一邊把另外一條缰繩丟給大哥道:"快,有馬就能追上的!"

胡寬下意識地一接缰繩,但人還楞在那里.邊上那兩名軍卒看到胡廣這麼大膽的舉動,也傻在那里,忘記了要干點什麼.

"大哥,愣著干嘛,快上馬追丫丫!"胡廣沖著胡寬一聲大吼,然後便不再管他,一聲"駕",便催馬急行.

胡寬被弟弟這麼一吼,回過神來.他自然也舍不得女兒,于是二話不說,一個箭步,就熟練地翻身上馬.

當他正准備催馬追趕二弟的時候,尤七回過神來了,一下擋在前面,怒喝一聲道:"好大的膽子,敢搶我們的馬!"

胡寬一愣,但二弟已騎馬跑了,等于離弦的箭又怎麼收得回來.他當即陪著笑容道:"就借用下,馬上就還回來."

說完之後,他一帶缰繩,腳尖一點,戰馬就靈巧地繞過了尤七,快速地跑向城門去了.

"大哥,你怎麼不攔著?"尤七看到尤六沒有一點動作,好像沒事人一般,在站著看戲,不由氣憤地質問道.

他想著,兩個人一左一右這麼一攔,除非胡寬想撞他們,否則就算他騎術精良,也得被攔下.

沒想到,尤六卻沒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反而陰陰一笑道:"攔什麼,就讓他們把馬騎走好了!"

"啊?"尤七傻眼了,雖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但就這麼借給胡寬胡二用,這不像尤六平時的為人啊?

尤六轉頭看著胡寬剛好跑出了城門,又是一聲冷笑道:"守備大人一直想著他家的那位草原明珠,苦于沒有機會.現在咱們把這事往上一報,等于幫守備大人把那娘們的褲腰帶解了,讓大人不費勁地就可以上,你說守備大人會不會賞我們點什麼?"

"哦!"尤七恍然大悟地應了一聲,興致馬上高了起來,拍著尤六的馬屁道:"虧了大哥記得這事,守備大人高興了,咱們的好處肯定不少."

說完之後,兩人一邊回茶館,一邊繼續聊著:"你還別說,這娘們還真是漂亮,前凸後翹的,別有一股風味,這方圓幾十里,還真沒一個女的比得上!"

"廢話,就連縣太爺的七姨太都比不上她……"

"……"

胡廣出了城門沒多一會,就被騎術精湛的胡寬趕上了.

馬蹄疾奔,寒風撲鼻,直灌脖子.抬眼望去,前面的道路根本沒有人煙,更別說什麼馬車了.

胡寬此時的心中,就只有丫丫了,因此沒顧上對尤六尤七反應的擔憂,也沒注意弟弟的反常.

他左右稍微一看,便一帶缰繩,脫離了官道,同時扭頭大聲對胡廣說道:"跟我走,繞近路,到黃河渡口去堵他們."

胡廣知道大哥經常出來打獵,熟悉地形,就大聲回應了一句"好"後,控制著戰馬緊緊跟著大哥.

這幅軀體原本就會騎馬,不過騎術自然沒有胡寬精湛.而且他的靈魂經過融合,還沒有完全熟悉這身體,加上昏迷了一天一夜,肚子餓得咕咕叫,因此只有集中精力,才能跟上大哥.

幾乎沒多少人走得小路,離官道越來越遠.特別是眼下這個山包,小路兩邊都是半人高的枯草樹叢,雙馬平行奔跑都不大可能.

剛上了山頭,胡廣卻突然聞到了一陣燒熟的肉香,引得他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

上篇:1 穿越     下篇:3 不沾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