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5 河賊  
   
5 河賊

這個時候,是沒有後悔藥吃得.胡寬的身子忽然晃了晃,差點從馬上掉下來.

胡廣一見,嚇了一跳,以大哥那精湛的馬術,怎麼會出現這個情況?

"大哥,怎麼了?"胡廣連忙控馬靠近,一邊關切地問道.

胡寬已穩住了身子,側頭看著胡廣,虎目含淚,搖了搖頭道:"沒事!"

這時,胡廣聽到大哥肚子傳來"咕嚕咕嚕"地聲音,一下便明白過來.大哥肯定是又累又餓,加上情緒激動,所以差點掉下馬.

一想起這個,胡廣的肚子也跟著叫了起來.他也感到很疲憊,肚子空蕩蕩的,沒有一絲存貨.

胡寬聽到了弟弟肚子的聲音,他望著對岸要消失的人跡,轉過頭無奈地說道:"走吧,先回家,家里還能做幾次錢錢飯,先吃飽了肚子,明天我再過河去找找看."

如果是後世的身體,胡廣有把握現在游過去一點事都沒有.可現在這幅身子,他只能無奈地在心中歎了口氣.

沒有辦法之下,他正想點頭同意時,忽然眼角瞅見河灣處蕩出來一條平板船.

胡廣大喜過望,連忙伸手招呼那邊道:"船家,過來幫個忙,我們急事趕去對岸."

胡寬聽了精神一振,連忙轉頭看了過去.

果然,有一艏平板小船正劃向自己這邊的渡口,船尾的艄公是條精壯漢子,應了聲便過來了.不過是張陌生面孔,不是府谷縣城的.

但在船離岸還有一丈多遠的地方卻停了下來,那艄公指著他們,中氣十足地問道:"載你們過河可以,但兩人三馬要一兩銀子!"

胡寬一下愣住了,平時擺渡費用一次最多五文錢.這艄公一張口就翻了這麼多,這心也太黑了吧?

"好,沒問題,快點把我們送過去就成."胡廣沒有絲毫猶豫,立馬就答應了.

艄公原本只是試探,因為他看到這兩人急著過河,雖說騎著馬,但身上的衣服舊得連本來顏色都沒了,補丁打得到處都是,一副窮酸樣.

聽到胡廣毫不猶豫地答應,他心里就肯定了.這兩人怕是有不少錢財.為了財不露白,就扮成了窮人.

于是,他高興地回應了一聲,沒幾下,就把船撐到了岸邊.

胡寬看看弟弟,又看看艄公,心中有點發愁.自己兄弟倆根本就沒有一兩銀子.要有這麼多錢的話,也不用把丫丫賣了.

一會艄公要錢怎麼辦?胡寬一邊想著一邊把目光放到了繳獲的那匹馬身上.

也罷,家里根本養不起馬.眼下的情況下,看來只有宰了這匹馬,一來過冬可以有吃得,再則馬肉付人家擺渡錢,應該也沒問題.

艄公指揮著瘦弱的胡廣先牽著兩匹馬上了船,站在小船的中間位置,最後才是胡寬.

一切准備就緒後,艄公興奮地一用力,撐著船離開了岸邊.

安靜了一會,艄公忽然開口笑著問道:"兩位客官哪里人,這麼急著過河?"

胡寬正想著怎麼和艄公解釋渡船費用的事,聽到艄公開口,他又是大哥,就連忙開口回答道:"本地人,府谷縣城的,急事趕去保德州."

"哦,府谷縣城的啊!那你們的水性不差吧?我有點肚子疼,要不,來幫我撐下船,免得耽擱了你們的事情."艄公一邊說著,一邊臉上好像露出痛苦的樣子.

胡寬一聽急了,連忙說道:"我們都是旱鴨子,不會撐船!要不……"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艄公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胡寬莫名其妙.

艄公住了手,船剛好停在了河心.他在船尾雙腳叉開,用力晃了兩下船,嚇得胡寬兄弟倆連忙去穩住受驚的馬.

"把你們身上的銀錢統統交出來,否則把你們都下了餃子!"艄公惡狠狠地說著,一邊還從身上摸出了一把牛耳尖刀,閃著寒光,指著兄弟倆.

遇到河賊了!胡寬臉色一下變得慘白.他在陸上是條漢子,可正如他剛才所說,在水中就是旱鴨子,十分本領施展不出一分.

但就算是如此,他還是要有所擔當:"二弟,快過來哥這里."

吩咐完了之後,他才對艄公說道:"這位好漢,你看我們穿得,我們兄弟倆都是府谷縣城的窮人,今天還不得已把女兒賣了.這不,我們急急要趕去對岸,就是想贖回女兒."

艄公在之前已有了判斷,還帶了三馬,因此,他那會聽得進去,認定了胡寬兄弟倆假扮窮人而已.

他獰笑著晃晃牛耳尖刀道:"既然如此不上道,老子就送你們上西天!"

說完之後,他一邊用力晃動船只,一邊逼近最近的胡廣.

胡寬在後面看得大驚,想上前去救援,船只卻晃個不停.他不但要穩住自己的身子,還要去穩住身邊的馬,根本就無法移動.

胡廣兩手緊緊抓著兩匹馬的缰繩,慌張異常,滿滿都是懼意.再下去,怕是要哭出來了.

艄公見此,更是得意.如果能在船上干掉這兩人,不但能得銀錢,還能有三匹活馬,今天這筆買賣真是撞上大運了.

"二弟,快過來!"胡寬嚇得再次大喊道.

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二弟被賊人害了,他放開缰繩想沖過去,但根本站不住腳,差點就掉下船去.

艄公獰笑一聲道:"晚了!"說完之後,已近了胡廣身邊,一刀就捅了過去.

就在他將要得手之際,卻看到胡廣一臉的驚慌轉眼消失不見,替而代之的是一絲嘲諷.

不好!艄公心中暗道一聲,但還沒來及有什麼動作.就見胡廣穩穩地站在搖晃的船板上,迅速伸手,一個擒拿手,就繳獲了他手中的牛耳尖刀,順勢一刀,直接插進了他的胸口.

艄公一聲慘叫後便沒了聲息,聽得胡寬傻了.具體的細節被馬擋住了沒看到,但他明白,那河賊被二弟殺死了.

胡廣俯下身去,搜了身後,順便扒了雙布鞋,然後一腳把河賊踢下了船.鞋子雖然有點大,但好歹比沒有好.他穿好後走到船尾開始撐船.

胡廣撐船的技藝,比起剛才那艄公來,絲毫不遜色.船兒平穩地劃過河心,靠到了對岸的渡口上.

上篇:4 錦衣衛     下篇:6 恐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