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7 何府  
   
7 何府

胡廣一直盯著這小旗,見他一臉疑惑,心中一緊,便用右手一下握住腰間的刀柄,冷聲喝道:"愣著干嘛,難道還要老子給你搜身不成?"

小旗一聽,隨著胡廣的動作,眼睛看到了他腰間的刀,確實是錦衣衛標配的繡春刀,民間很難私自打造.

加上他只是地方上的一名最低級軍官而已,那能抵抗胡廣的氣勢.

因此,小旗下意識地連忙雙手奉上,一邊賠笑說道:"小人有罪,耽擱了大人,還請恕罪."

等胡廣收回腰牌,他連忙轉身大聲罵道:"還不快讓開,別妨礙大人辦事!"

兵丁們看這情景早已被嚇到,連忙閃到一邊去了.

胡寬一見,一顆懸著得心總算放下了一半,正待催馬趕緊進城.

可他前面的胡廣卻沒有動,仍然趾高氣揚地挺著腰杆坐那,只是面色和緩了一點問道:"之前進城的兩輛馬車是何來路?"

小旗稍微彎著腰,抬頭賠著笑容連忙回答道:"回稟大人,是城西何舉人家的."

舉人的身份,在西北是非常少的.一般而言,這種人已經有擔任縣令之類官職的資格了.

"怎麼走?"胡廣仿佛不願多說話一般,惜字如金.

小旗連忙用手往前一指道:"沿著這路一直走,到第三個路口右拐,走到頭後再右拐,門前有一對石獅子的便是!"

他的話音一落,連個謝字也沒有,胡廣便一聲"駕",腳尖一點馬腹,騎馬躥了出去.

身後的胡寬一見,也連忙跟上.並且在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擦了把汗.

看到兩人三騎的背影,有一名守城兵丁湊近小旗,帶點疑惑地問道:"大人,這錦衣衛穿這麼破爛?"

"對啊,而且錦衣衛都差不多快有半年多沒出現了,這人怎麼忽然冒出來了?"另外一名兵丁抱著長槍,也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老實說,小旗心中也是有同樣的懷疑.不過他直面胡廣的氣勢,感覺到了一股威壓.就好像如果自己不滿足他的要求,隨時可能一刀死在繡春刀下.

如果這人真是錦衣衛校尉,按照天啟年間錦衣衛東廠的囂張程度,自己死了都是白死.

但此時胡廣一離去,少了那份壓力,他心中的懷疑又冒了出來.稍微一想,他便有了主意,當即對手下說道:"你們好好守著城門,我去稟告千戶大人."

錦衣衛是否重新出山,並且被聖上重用,自己作為小兵不可能及時了解情況.把這個事情上報,當官的至少會比自己清楚點.萬一是冒牌的,自己反正也上報了.

小旗這麼想著,馬上就往城頭上跑,千戶就在箭樓里睡覺.

沒過多久,錦衣衛進城的消息又再一次上報,層層上去,一直到了保德州最大的軍事長官,駐守參將那里.

錦衣衛是否出山,是否恢複了以前的權勢,這是個大動靜.參將雖然不知道,但卻不敢不重視,想了下後直奔知州府.

胡廣就仿佛往保德州這個水潭里丟了一塊石頭,引起了一陣波瀾.

他雖然知道,不過卻不在乎,因為他就沒打算在城里久留.城內路上的行人稀少,兄弟倆根據城門守卒的指示,拐過街角後很快就看到了何府.

胡廣勒住馬,轉頭對跟到自己身邊的胡寬說道:"大哥,你下馬去叫門,盡快贖回丫丫.必要的時候,多給點錢也可以.我看著馬,在那條小巷子里等你."

胡寬一聽,有點舍不得到手的錢,疑惑地問道:"二弟,我們不能冒充錦衣衛直接去要了丫丫出來麼?"

如果這樣的話,不但丫丫能救出來,而且還不用損失錢.這對于今年的冬天來說,就沒有多大壓力了.

"不行,錦衣衛的身份對于那些小兵有威懾力,但對于舉人身份的文人來說,特別是做損及他們利益的事情,怕不是那麼容易!"

胡廣搖了搖頭繼續解釋道:"而且我這只是校尉身份,太低了,並且身上有太多的破綻,那何舉人沒那麼容易就范的!"

弟弟懂得真多,胡寬一邊想著一邊翻身下馬,依了弟弟的話,從馬背上拿了褡褳後就舉步往何府走去.

"哥,記得如果他們不願還丫丫,就多加點錢.最好趁著關城門之前,再用一次錦衣衛身份,從西門出城.否則過了時間點,再想出城就會很麻煩的."胡廣不放心,又叮囑道.

胡寬心中一凜,知道事情的輕重,點點頭後,加快了腳步,走向了何府.

胡廣也下了馬,牽著三匹馬,走到小巷子里,探頭看著何府門口.

這時,胡寬已到了何府門口.大門關著,他心急時間,畢竟此時已經比較晚了,沒多少時間城門就要關了.

于是,他鼓起勇氣,上前用力敲了幾下門.稍微等了下,沒動靜,就又用力敲起了門.

終于有了動靜,一名青衣小帽的家丁打開一條門縫,探頭出來看情況.

"這位大哥,是這樣的,我女兒被你們買走了.家里婆娘不同意,這不,我趕過來,想把女兒換回去."胡寬一邊說著,一邊拍著鼓鼓的褡褳繼續說道,"早上換人的東西都在這里,一點不少."

那家丁聽了,臉上露出一絲嘲諷,話也不說,直接"呯"地一聲關上了門.

胡寬一見急了,又開始"咚咚咚"地敲門.

"給老子滾,再敢敲門,押你去衙門治罪!"一臉不耐煩的家丁再次探出腦袋,向胡廣怒喝道.

胡寬心中記著弟弟的叮囑,見對方擺明了不會答應.無奈之下,只好掏出錢袋子道:"這位兄弟,麻煩您通傳一聲,就說我另外再加錢把我女兒贖回好了."

這種當門房的家丁,眼睛格外地毒.聽聲音,看錢袋,就知道錢不會少.

于是,他伸手要了好處費後終于答應去通傳了.

胡寬松了口氣,多花了點錢,總算能贖回女兒了.他轉頭遠遠望了下胡廣後,還打了個手勢讓胡廣放心.

過了好一會,何舉人家正門大開,出來一伙手拿各種棍棒的家丁,把胡寬團團圍住.

上篇:6 恐嚇     下篇:8 驚動了好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