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8 驚動了好多人  
   
8 驚動了好多人

胡寬驚呆了,根本不知道出了啥事.不是要把女兒給自己了麼,怎麼搞這麼大的動靜?

這時,躲在後面的一個年人閃出來,上下打量了下他後,一聲大喝道:"來呀,把他給我拿下."

胡寬蒙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早已准備好的這群家丁給綁了.

到了這個時候,胡寬才如夢初醒,雙臂用力,一邊掙紮一邊怒聲質問道:"你們干什麼?你們為什麼綁我?放開我!放開……"

沒人理他,那中年人一揮手道:"帶走!"

說完之後,背著雙手邁著八字步走出了大門.兩名家丁兩邊架著胡寬,另外四名前後持棍拿刀著,跟在中年人身後.

胡廣遠遠望見了這幕,他也不明白剛才還好好的,大哥甚至還打了手勢說進展順利,怎麼一眨眼就被人抓了.看樣子,還要送去官府.

他腦筋急轉,大哥應該沒犯什麼事,他們這麼做,肯定是找了什麼理由來陷害大哥.也就是說,他們是絕對不會答應贖回丫丫了.

如果自己直接沖過去救大哥,對方有七個人,其中六個還手持棍棒單刀.看那樣子,大部分都是練家子,絕非那幾個餓得吃人肉的山賊可比.

退一步說,就算自己沖出去,也要滿足兩個條件.

第一,在最短的時間把他們都打倒,最好都殺了,否則會引來府里更多的人,甚至可能會驚動官兵.

第二,救了大哥後,還要一口氣殺進去,里面估計地方不會小,需要一口氣找到丫丫.

只有這樣,才能在城門關之前,用錦衣衛的身份,從另外的城門出城.可這可能麼?

一衡量,胡廣無奈地歎了口氣.如果是後世的自己,說不定能做到.

可現在?他看了下自己這副瘦弱的身板,歎了口氣之余暗自提醒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練練這幅身體,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太糟糕了!

自己不出手,這些人綁了大哥去官府,不用指望著有青天大老爺能為大哥做主,鐵定是要丟進牢房了.

胡廣正想著對策,那邊又有了動靜.畢竟胡寬人高馬大的,雖然一直吃得不好,可好歹身體的底子在,又吃過胡廣給的高粱餅,一用上力,那兩名家丁還真架不住他,其他家丁上去幫忙,一時亂成了一團.

"你們為什麼要綁我?官府刑場上殺人還要宣告下理由,你們無緣無故地這麼對我,我要告官,我……"

胡寬憤怒地話還沒說完,那帶頭的中年人已轉過身,冷聲喝道:"別以為引來衙役就有用了,就是要把你送去給他們!"

"為什麼?"胡寬雙腿紮根般分開站著,看著中年人怒聲問道.

"為什麼?"中年人冷笑地重複了一句,上下打量了下胡寬後,不屑地說道,"你一個淪落到賣女兒的窮光蛋什麼時候有近五兩銀子了?"

胡寬一聽,一下愣住了.自己為了趕時間,盡快把女兒贖回來,把那袋子錢都押上了,卻沒想惹來了禍端.

"你在賣女兒的時候,順手牽羊,從我身上偷走了這五兩銀子,現在就是要讓官府治你這刁民的罪!"

中年人說完之後,又一揮手,示意帶走.

胡寬急了,明明不是這麼一回事,可去見了官府,要是問起這銀子怎麼來的,自己也沒法說啊?那河賊要殺人又有誰能證明?

可要是這麼去了衙門,自己斷然出不來,胡寬用力掙紮著,就是不配合.

那中年人火了,轉過身盯著他冷聲喝道:"最好配合點,否則你女兒叫丫丫是吧,看怎麼收拾她!"

說完之後,他又吩咐幾名家丁道:"再要鬧,直接打折了兩條腿,拖著走!"

丫丫就在他們的手中,胡寬不敢再反抗.自己怕是要完了,但二弟還在.對,二弟還在,他一路上那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管如何,救丫丫的事,只能拜托他了.

"丫丫,要救丫丫啊,一定要救丫丫!"胡寬用盡全力,大聲吼道.

大哥喊話的用意,胡廣自然清楚.他知道沖動反而會誤事,一定要想個辦法,救出丫丫和大哥兩人才行.

保德州內,沒有一個認識的人,也就是說,沒有可以借用的力量.可這不算什麼,在後世,孤身一人,在敵國完成任務都已經習慣了.

胡廣一邊想著一邊打量著小巷子,很窄的通道,隔了幾丈遠有一小門,看樣不是小宅子.這里應該是大宅子的後門,平時只供下人出入.

現在臨近黃昏,天氣又冷,自己呆了不少時間沒見一個人出來.不過就算這樣,也不是很安全,胡廣牽著馬,正打算轉移地方去安置馬匹時,外面隱隱傳來了嘈雜的聲音.他心中一驚,好像有不少人過來了.

胡廣當即輕拍馬屁股,讓馬往里面去後,來到巷子口,掩著身子往外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大吃一驚.只見一支隊伍的最前面,是一名披盔戴甲的武將騎馬領著一隊軍卒.

這隊軍卒的裝備和精神面貌,絕非城門口那些守卒可比.不用說,這怕是那名武將養著的家丁.

另外,還有一大隊衙役簇擁著一頂八抬大轎緊隨其後.看儀仗上舉著的字樣,胡廣吃了一驚,是保德州的最高長官知州大人來了.

這支隊伍來到何舉人家門口停了來,也不進去,就在門口等著.

沒過一會,只見大門大開,一名四十歲左右長須的富態男子,領著一大群人匆匆迎了出來.沒有理會那幾名武將,徑直到了八抬大轎邊上跪了下去.

胡廣藏好了身子,好奇地看著.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何舉人家好像很熱門的樣子.

只見那富態男子已站起來,湊近八抬大轎開始說話.胡廣離得有點遠,聽不到在說什麼.

過了一會,那武將也被叫了過去說話.然後有四名軍卒領了什麼命令,撒腿就跑,好像是去傳令了.

最後,知州大人和武將則開始打道回去,只留下了一窩子何府的人.

這麼一折騰,天色已黑,城門已經關了.

上篇:7 何府     下篇:9 人命賤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