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10 有辦法了  
   
10 有辦法了

他看過,這次的一群女孩子里面,數那個丫丫最漂亮,長大了一定是個了不得的美女.

小胖子一聽,看向何舉人猥瑣地問道:"怎麼,爹也看上了?"

"那女孩不能動,完璧地賣出去,至少能賣一百兩銀子."何舉人臉色一沉道.

胖婆娘不樂意了,猛地一拍桌子,沖著何舉人吼道:"一百兩銀子算什麼,家里有的是.只要玉兒高興,隨他就是了!"

胡廣聽得怒火中燒,這一家人竟然沒有人在意丫丫還只是個八歲的孩子,念頭竟然如此齷蹉,僅有的爭執也只是拿丫丫換多少錢而已!

"就是,家里又不缺這點錢!爹,是不是有娘在,你不好下手就想賣了?哈哈哈……"

小胖子一臉的,在父母面前如此說話,引得何舉人一聲怒喝:"你……"

但顯然,小胖子並不畏懼這個舉人老爹,依舊在那淫笑著.

何舉人見此無奈一歎,看著一邊對他虎視眈眈的胖婆娘,正想解釋之時,門口忽然有報:"老爺,何福回來了!"

不一會,一名中年人進了待客廳,把厚氈帽摘了下來,向廳里躬身一禮道:"少爺,老爺,夫人."

打完招呼後,他面向何舉人稟告道:"天色已晚,那人先關進牢里了,等明天……"

"咦,老爺,到底是什麼人,剛才問你還沒答呢!"胖婆娘輕輕拍拍桌子,有點惱怒地追問道.

那小胖子卻沒啥興趣,吊兒郎當地坐著,不是擦著嘴邊的口水,不知道在想什麼.

何舉人有點不耐煩,語速略快地解釋道:"就是那丫丫的爹,前來贖人,還另外加了將近五兩銀子.我讓何福把他弄牢里去,尋個由頭弄死他!"

"對,到嘴的鴨子,哪能讓它飛了!"小胖子一聽,馬上站了起來嚷道,"那丫丫美人還沒嘗過,哪能讓她走,弄死他爹去!"

那何福想說話,卻沒機會,胖婆娘也嘲笑著說道:"來何府要人,腦子被驢踢了!那丫頭可是值錢貨,怎麼可能區區五兩銀子就想要回去!"

胡廣一聽,明白過來原來問題出在這!

何舉人聽了則微微點頭,咳了一聲道:"錦衣衛在城門口問守卒,有關我們家兩輛馬車的事.因此知州大人才過來問下情況,當時嚇了老夫一跳,還以為這窮光蛋就是錦衣衛……"

"怎麼可能,錦衣衛會窮得賣自己女兒?"胖婆娘一聽,很不屑地插嘴道.

何福很想說話,可就是沒他說話的機會,只見何舉人點點頭,馬上說道:"正是,另外老夫也防了一手,讓何福看清了是不是只有那窮光蛋一人過來贖人.如果是,則無後顧之憂,直接把他送官."

何福聽到這里,有點急了,逮住機會,連忙稟告道:"老爺,小人在回來的路上看到城中戒嚴了,軍卒和衙役在盤查陌生人……"

"老夫知道,知州大人懷疑這個錦衣衛校尉是假冒的,因此下令全城搜人.當時下令的時候,老夫就在邊上."何舉人捋著自己的那山羊須,略微有點得意地打斷了何福的話說道.

胡廣一聽,腦中馬上閃過那四名軍卒離去,原來是傳這個命令去了.那看來自己要出城,這錦衣衛身份怕是不能用了.

"老爺,為什麼知州大人那麼肯定這錦衣衛校尉是假冒的呢?"胖婆娘一臉地不解.

何舉人拿眼睛斜了他一眼,優越感十足地說道:"這你們婦道人家就不懂了吧?朝廷上的各位大人豈會輕易讓當今聖上再啟用廠衛!如果廠衛重新放出來,這可是本朝的大事,知州大人會不知道?"

胖婆娘這回沒說話,倒給了何福繼續說話的機會,只見他有點緊張地說道:"老爺,小人回到府門口的時候,看到官軍在前面不遠的巷子里找到了三匹馬,據說就是那假冒錦衣衛所騎的,但現在人找不到了?"

這話一說完,嚇了胖婆娘一跳,臉色有點慘白地問道:"老爺,不會是賊人沖我們家來得吧?"

待客廳里一下沉默了,氣氛有點不安,甚至連那老神在在的小胖子也眨著眼睛看著他爹.

保德州城的治安還可以,但其他地方,特別是黃河那邊,早已盜賊遍地.據說還有一伙悍賊,來無影去無蹤,經常搶富人家不留一個活口,凶名遠播.

"慌什麼?"何舉人畢竟是有見識的,一聲喝道,"這里是州城,賊想進來做事,那是不想活了!"

說到這里,他忽然想起什麼,看著何福問道:"河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何福自然知道老爺問得是什麼,連忙躬身回答道:"災情比往年嚴重多了,但秋賦追繳甚急,糧食有價無市,許多交不起稅的人被關入大牢了.也因此,小人才用一點點錢就換來了那麼多人崽子."

"啪"地一聲響,何舉人一拍桌子下令道:"好,傳我的意思,讓各米鋪減少每天的糧食供應,價格也再提三成."

"是,老爺."何福馬上領命.

這賊婆娘卻有點慌了,忙提醒道:"老爺,一下提了三成,知州大人那邊怕是不好交代吧?"

"婦道人家別管這事,你以為我們這些米商會獨吞這些利潤?頭發長,見識短!"何舉人訓了一句,很有優越感.

"不管了,不管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把我叫過來又沒我事."小胖子忽然站起來嚷開了,大聲說道,"爹,娘,孩兒去找小賤人了,再敢不從,老子殺了她."

胖婆娘一聽,馬上站起來,有點焦急地指示道:"阿福,快派人跟著少爺,當心小蹄子發瘋傷了少爺.我的乖兒要是傷了一根毫毛,你知道後果的!"

何舉人沒說話,應該是默認,不准備拿人去換錢了.看來,這小胖子還真是他們家的命根子.

胡廣聽得早已忍耐不住,從他們的一番話中,他看到官商勾結,哄抬物價,不顧百姓的死活,不把人命當一回事.

現在更是把主意打到了丫丫的頭上,連一個八歲小女孩都要糟蹋.

他盯著興高采烈准備出門的小胖子,忽然腦中有了一整套方案,不但能救人,還能逃出升天.

上篇:9 人命賤如草     下篇:11 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