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18 變強就是這麼回事  
   
18 變強就是這麼回事

此時的時辰還很早,不要說過客,就是渡船的船工都還沒到來.

看看滾滾而下的黃河水,胡廣並沒有馬上回答大哥的問話,而是說道:"哥,你在這里等下,我去把藏好的船撐過來."

為預防可能的追兵,胡寬也不敢耽擱時間,就點頭同意了.

看著胡廣翻身下馬走到稍遠處的上游去,丫丫有點好奇地問道:"爹,二叔是神仙下凡了麼?"

這恐怕也只有小孩子會這麼認為,胡寬可不會相信.他盯著胡廣的背影,微微搖了搖頭道:"爹也不知道,等你二叔一會自己告訴你吧!"

"丫丫希望二叔是神仙下凡,這樣丫丫就不用挨餓了,天天讓二叔給丫丫變好吃的."丫丫終歸還是個八歲的孩子,在親人面前露出了她天真的一面.

胡寬忍不住回頭看了下自己的女兒,見她那一臉期盼的樣子,心中不由得很是慚愧.是自己沒本事,讓女兒挨餓,甚至還差點就賣掉了她.

"丫丫,爹以後再不會讓你離開爹了!"胡寬鄭重地說道.

丫丫一聽,小臉認真地點點頭,而後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此時,胡寬聽到動靜,回頭看去,發現二弟已熟練地撐著船,從上游靠過來,招呼他們牽馬上船.

船有點小,而馬又有六匹,一次性肯定是載不過去的.馬的價格昂貴,哪怕是胡廣,也舍不得丟棄的.

眼下,就算有追兵,也不可能那麼快過來.于是,丫丫和兩匹馬先過河,然後胡廣再返回來把胡寬和剩下的四匹運過去.

等到胡廣再次去把船藏好回來後,看到大哥和丫丫都盯著他看,顯然是在等他的答案.

有了黃河攔著,就更不怕可能存在的追兵了.胡廣笑了下,上前牽了兩匹馬,一邊走一邊問道:"哥,你聽過南柯一夢麼?"

胡寬一個軍漢,雖能簡單數數,卻並沒有聽過這些典故.

"二叔,南柯一夢是什麼?"丫丫好奇地插嘴問道.

胡廣轉頭看了一眼同樣牽著一匹馬,走在自己右邊的丫丫,然後笑著回答道:"南柯一夢,這是一個成語.具體出自古代什麼時候,什麼書,二叔已經忘記了,不過內容還記得."

小孩子都喜歡聽新鮮事物,特別是喜歡聽故事,她一聽之下高興地追問道:"二叔,那南柯一夢講得是什麼呢?"

胡廣轉頭看了下他大哥,發現他也在認真聽著,就開始講了:"古時候,有個人喝醉酒,就在院子里的一棵槐樹下睡著了.他夢見自己到了一個叫槐安國的地方……當了南柯郡的太守……"

他把南柯一夢的成語都講了一遍,聽得丫丫很是入迷.當他講到原來是一場夢時,丫丫很是遺憾.

不過胡廣沒理丫丫,他站住身子,轉過頭看著大哥的眼睛,用異常認真地神情說道:"哥,我在昏迷的時候,也做了一個夢,非常得真實,如果可以,每個細節我都能想起來,寫出來……"

胡寬聽得有點詫異,確實,每個人都會做夢,而且也能記得.甚至有一些夢會對現實產生影響,可要說能改變二弟這麼多,他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倒是丫丫顯得很興奮,也沒有絲毫懷疑,問胡廣道:"二叔,那你做了什麼夢?"

胡廣轉回頭,平視著前方,略微回憶地道:"二叔夢見自己出生在一個同樣是天朝上國的國家,因為眾多的遺憾,導致被蠻夷侵占,百姓苦不堪言,幸好有英雄豪傑崛起于布衣,趕跑了蠻夷……"

"二叔,你說得是太祖皇帝麼?"丫丫聽得耳熟,不由得插嘴問道.

胡廣轉頭看看她,笑了笑道:"不是,先聽二叔講下去."

丫丫乖巧地點點頭,不再說話了,不過神情卻更加專注.其實不止是她,胡寬在一邊也非常仔細地聽著.

"國家經曆幾百年被蠻夷的糟蹋,落後其他國家很多.但我國人民……就是所有人萬眾一心,奮起直追.可惜底子太薄,又遭受其他國家聯合起來打壓,欺負,因為他們很自卑,害怕這個天朝上國重新強大起來……"

"二叔從小在軍中長大,希望自己的國家是國強民富,不受他國的欺負,因此努力上進."

說到這里,胡廣轉頭看了下胡寬,見他認真聽著,便繼續說道:"十八般武藝幾乎全都學了個遍,並且樣樣精通,因此成為類似大明朝錦衣衛中最精銳的存在……"

"啊,難怪二叔這麼厲害了!"丫丫作為小孩子的天性又露了出來,兩只大眼睛中滿是崇拜的小星星,忍不住插嘴說道.

胡寬卻聽得眉頭一皺,正待說話時,胡廣又說了:"那個時代和現在不同,二叔說得十八般武藝其實是個比喻,就是各種技能都學過的意思.後來,為了制止最強大的敵國對二叔的祖國發動戰爭,就假扮他國的人在敵國和敵人的皇帝大臣同歸于盡.二叔死了,夢就醒了.不過,最關鍵的是……"

他說到這里,轉頭看著大哥,再次誠懇地說道:"夢雖醒,但夢里所有的一切都記得清清楚楚,猶如那個南柯郡太守一般."

胡寬還沒有反應,丫丫就在邊上高興地表示:"二叔,丫丫有的時候做的夢,也記得很清楚的."

"丫丫真棒!"胡廣摸著她的腦袋表揚了一句,然後轉頭看向在深思的大哥道:"其實不止南柯一夢,還有什麼一枕黃粱,都是古人做了夢,詳細記錄了下來."

"或者我是因為腦袋受了打擊,因此這個夢做得更加怪異,印象也就更加深刻.反正我也解釋不清楚,夢這東西究竟是怎麼回事?"

胡廣覺得差不多了,下結論的時候就耍了點滑頭,讓大哥自己去想.

胡寬看二弟一臉無奈的樣子,他不由得撓了撓頭.夢這東西,還真難說得清楚!

他想起二弟醒來後為了救回丫丫,那不顧一切的行為,忽然也就釋然了.管二弟是不是被夢影響而變得這麼厲害干嘛,反正這是好事.

因此,胡寬也就接受了二弟的這個解釋,他想了下,內心有點羨慕地問道:"二弟,這麼說,你識字,並且打敗不沾泥,反殺河賊,假扮錦衣衛的本事都是在夢中學過?"

胡廣聞言點點頭,不過經胡寬這麼一提,他終于記起來在那里聽過不沾泥這個名字了.

上篇:17 後會有期     下篇:19 王嘉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