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8 物盡其用  
   
28 物盡其用

這男女牢房相鄰,隔音效果也不好.那邊有男囚犯在吼著,才把胡廣的思緒拉了回來.

"你們這些天殺的,逼死了我兒,我和你們拼了!啊……"撕心裂肺地吼著,透著無比的絕望.

這好像也是頂替出去的軍戶劉大能,他兒子才六歲吧,是人都知道他最寶貝兒子了,六代單傳.

胡廣依稀有一點他兒子的印象,沒想到已經沒了.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胡廣一邊心中呐喊,一邊轉身看向男牢那邊.

這一看,他不由得楞了下.一堵泥土牆下有六名披頭散發的年輕女子,緊貼著牆角,防備著看著自己.

對了,自己是被關在女牢這邊.胡廣馬上便想了起來,看到她們那樣子,他不由得一聲苦笑道:"你們放心,我也是囚犯,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

說完之後,他就轉回身子,就在牢房門口處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自己了解嫂子,肯定不會答應做尤大貴的小妾.不管他今晚擺不擺酒,就怕他對嫂子用強.

胡廣心里想著不由得微微有點緊張,不過他還是有把握,尤大貴再猴急,也不可能一抓到嫂子就想上的.因為嫂子在他看來,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但時間要久了,胡廣心里就沒數了.因此,他打定了主意,今晚趁著夜色的掩護,前去救嫂子.

胡廣正坐那想著,忽然身後響起一個帶著疑惑的聲音問他道:"你……你是胡家小兄弟,胡寬的弟弟?"

他一聽,轉頭看去.只見一名女子稍微走出了牆角,在打量著他.

胡廣搜尋著原有的記憶,忽然想了起來,這個女子他認識,是鄰街張鐵匠的女兒張招弟,和胡家的關系還不錯.

他連忙點了點頭道:"你怎麼被關進來了,你爹呢?"

張招弟確認了是胡廣,不由得再走近了幾步,離他還有一米多遠的地方,也坐了下來說話道:"我家交不足賦稅,尤家的人就讓我爹給他們打夠足夠的火銃抵稅.但說是為了防我爹逃走,就把我和我弟弟都抓到牢里來了."

其實原本張鐵匠還想著去胡家借點,他欠的賦稅並不多.畢竟讓自己子女被抓去牢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可沒想到胡家竟然也出了事,以致要賣女兒,就沒去了.當時張鐵匠就對女兒歎息過,說連英雄了得,有希望成為武舉的胡寬都成這個樣子,這世道還讓不讓人活了!

張招弟說到這里,有點不好意思,小聲地問道:"胡家哥哥,你有吃得麼,能不能分一點給我,我好餓!"

她這麼一提醒,胡廣便想起來了,連忙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包裹.揭開之後,是五張炊餅.

這是何舉人家准備的干糧,胡廣在身上備了點,一直想著事情,倒是忘記了.

也是因為胡廣很識相,在城門處看事不可為,馬上就放棄了抵抗,又奪了嫂子的菜刀丟了.加上他身子瘦弱,看上去沒有了武器後,危險系數低,另外有可能的錦衣衛身份,使得尤六,尤七一直沒有對他搜身.

張招弟餓得久了,在胡廣進來後,竟然被她聞到了一絲香味,又與胡家認識,忍不住就上前搭訕要吃的了.

胡廣分了一張餅,遞給張招弟.他還沒伸直手過去,就被她一把搶了過去,馬上塞到嘴里吃了起來.

胡廣一見,連忙說道:"慢點吃,餓久了猛吃會噎到的."

張招弟嘴里塞滿了餅,"嗚嗚"了幾聲,點了點頭,終于吃慢了點.

其她五個女的一見,一下都圍了上去,只是還和胡廣保持著距離,不發一言,眼睛就盯著那香噴噴的餅.

胡廣知道這餅此時相當金貴,可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是心軟了.這些女的在後世的話,都還是上中學的年紀,現在卻受著如此的罪.

他想了下,便撕開餅,一人半個分了過去.一時之間,這間牢房內充滿了香氣,咀嚼的聲音此起彼伏.

胡廣自己沒吃,把剩下的兩張餅包好了放回懷里.看著她們吃得很幸福的樣子,不由得微微歎了口氣.

這時,她們對面牢房的女囚犯已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紛紛撲到牢房最外側,伸手出柵欄,求著也給點吃的.

這又引發了別的牢房,也開始了鬧騰,聲勢一響,頓時引來了女牢卒的喝罵.

那肥婆領著兩名手下走進來,手中都掂著皮鞭,擊打在柵欄上,"啪啪"地聲音很嚇人.那些縮手不及時被打到的女犯人,都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肥婆止住了喧嘩之後,走到胡廣這邊的牢房,稍微一看,便明白了什麼情況.

她那肥臉帶著笑說道:"胡兄弟怕是要虧本了,這幾個賤人就算吃了你的東西,怕也不會讓你如願的."

說完她又一指外側的牢房道:"這外面的倒沒那麼犯賤,胡兄弟有意的話,一點點吃食就能讓你為所欲為,奴家這邊不收你錢!"

胡廣臉上露出笑容,感激地說道:"多謝大姐指點,不過暫時不用,我有點累,先休息下."

肥婆一聽,便不再理他,帶著手下走了.

過了一會後,或者是因為那炊餅的原因,胡廣又沒有表現出不尋常的舉動,因此,在張招弟的帶領下,她們六個人又從牆角處出來,在胡廣身邊圍成一圈.

張招弟指著胡廣的衣服,羨慕地問道:"胡家哥哥,你這身新衣服要不少錢吧?"

其實,她原本是想問他怎麼這麼會說話了.因為在她的印象中,胡廣是個木訥的人.

胡廣笑著搖搖頭道:"不用錢,別人給的."

他這一說,一伙女的就更驚訝了,慢慢地,不止張招弟問他話,其她五人也看出胡廣對她們來說,很好說話,是個好人,就也開始嘰嘰喳喳地說開了.

在對話的過程中,胡廣慢慢地了解到了牢里的事情.

她們六個人都是被抓了當人質,逼迫家里人干活還債的.當然,這是因為她們家里人都是有技藝的匠人.至于普通人,就是想干些體力活還債都不可能,因為尤家根本就不缺純勞動力.

大部分犯人都沒這個好命,她們被關進來,其實就很難出去了,這些人的下場就很可憐.

意志薄弱,豁出去的女人就被關在臨近牢門的那些牢房里,外面有男的想進來快活,只需要給牢頭一點錢,給女犯人本身一點點吃食就能得到滿足.

按照牢卒的說法,這叫物盡其用,還能省下牢飯的開支.

而那些抵死不肯配合,妨礙牢卒發財的女犯人,則被關在最里面,慢慢地餓,要麼餓死,要麼屈從.當然,用強的也不是沒有.

上篇:27 女牢     下篇:29 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