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50 反水  
   
50 反水

只聽"啊"地一聲慘叫,尤六捂著肚子,用不可思議地眼神看著快速離開他的尤七.

"尤七,你他娘的干什麼?"尤大貴聽到動靜,轉頭一看,不禁狂怒吼道.

尤七此時已退到大門附近,討好地向圍牆內的胡廣說道:"胡家兄弟,我投降,我反水,我早看尤家不順眼了,欺男霸女,還想傷害胡家兄弟,我尤七,呸,我馬七第一個不答應!"

如果尤大貴不許諾尤六為尤大的話,尤七還不會有此下策.畢竟他干的壞事也不少,也怕被那些暴民清算.

可一旦尤六當了老大,他很肯定尤六會報複自己在昨天南城門那不顧他的死活,想抓住烏蘭邀功的事.

他又想著自己去關押胡廣的時候,幸好沒得罪他,當時就撇清了不是自己為難他.剛好這次的暴動中,胡寬,胡廣兄弟是帶頭的人,自己反水過去,說不定還有活路.

正因為這樣,尤七突然下了殺手.他原本是想殺尤大貴,這個功勞更大.可尤六始終擋著他,不讓他靠近尤大貴身邊去爭功,最終惹惱了他,卻也使他無法獲取更大的功勞.

家丁們都看著尤七,想知道他的下場.

胡廣又豈會猶豫,第一時間大聲說道:"好,除了尤大貴,其他人只要投降,都可以不死!"

這個時候,最怕有人帶頭.那些家丁們看到尤七反水,胡廣當眾答應不殺,心思就活絡開了.

像尤七這種人都可以不死,那自己比起他,不是更容易活命了?

要說另外一條活路,殺出城去.說得容易,做起來難,在這重重圍困下,有胡寬攔著,基本上不可能有希望.

這時,胡廣的聲音又在圍牆里面喊道:"我數三下,還不投降的,我就下令射箭了!"

"一"

"二"

靠近大門一側的富家家丁們一聽,終于又有幾個人動搖了,當即棄了兵刃,發一聲喊,跑到尤七那邊去了.

胡廣喊完三聲之後,也不猶豫,一聲令下,弓箭火銃齊發,不再留手,頓時那些還沒投降的家丁一下死傷一片.

"我再數十下,有投名狀的投降才可以免死!"胡廣竟然加大了投降條件,說出去的話讓已經投降的家丁們暗自慶幸自己投降得快,不需要投名狀.

而那些還沒投降,又靠近大門這邊,最容易受到攻擊的一批人,則臉上陰晴不定,左右環顧,不知心中有什麼打算.

胡廣那緩慢的數數聲音響了起來,不知為什麼,戰場上除了那些斷胳膊斷腿在的人之外,其他人竟然都沒了聲音,使得他的聲音格外的響亮,猶如有一枚鑼,在每個人的心底一下下敲響.

胡廣數得很慢,一則是為了讓操作火銃的匠人能及時裝填完畢,二則給那些家丁們以心理壓力.這種情況下的時間越久,他們考慮得越多,壓力也就越大.

當他數到"五"的時候,終于有家丁受不了了,突然攻擊身邊的同伴.

頓時,家丁群里亂成一團,連遠離大門,不容易遭受到攻擊的地方也被波及到了.

胡寬等人看著這個情況,攻擊速度不由得緩了下來,只是用長槍等長兵器圍著.畢竟上前死命攻擊,雖然能盡快擊潰他們,可自己一方也會有更多傷亡.

眼下看胡廣的手段,很可能會不戰而屈人之兵.既然如此,又何必再拼命呢!

尤大貴眼見于此,氣得大吼道:"你們這群蠢驢,別以為他們會饒得了你們,你們……"

話沒說完,胡寬的一杠長槍刺到,猶如毒蛇吐信,一不留神就能致命,使得尤大貴一下不能分心說話.

沒有權威的主將去阻止變亂,任其自由發展下去,就只能是越來越亂.

過了大約一刻鍾後,家丁群終于重新消停下來了.大約有十個人成功站到了尤七這邊,而在尤大貴的身邊,則只有區區五個人陪著他了.至于剩下的,全都躺在地上,死的死,傷的傷.

尤大貴滿臉的不甘,頭盔已掉,發髻也被打掉,披頭散發地手持大刀,退縮到了牆角.此時,已是退無可退.剩余這些人猶如逼急了的狗,在做最後的跳牆准備.

勝負已分,胡寬領著人圍著他們,並沒有上前攻擊.

而尤七等人則都丟了兵器,被綁了後丟在一邊.

工匠們看到局勢已被控制,強烈要求出去尋親人.胡廣稍微猶豫了下,還是同意了.

門一開,烏蘭第一個沖了出去,一頭撲入了胡寬的懷里,抱得緊緊的.

此生此世,還以為再也見不到當家的了.差點失去,更知道珍惜,一時之間,就算是潑辣如她,也是淚如泉湧.

胡寬也差不多,一手持長槍,一手抱著烏蘭.兩人如同一尊緊擁著的雕塑,一動不動.

張鐵匠他們也都沖了出來,大聲呼喚著兒子親人的名字.

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幸運的,有找到親人後抱頭痛哭的;也有找不到親人,或者發現親人已死的,則是悲痛欲絕.

不管是找到還是沒找到親人的,最終都把矛頭對准了垂死掙紮的尤大貴.所有人沖過去,一邊罵著一邊想動手親手殺他,為曾經受到尤家欺負,為死去的親人報仇.

尤大貴明知必死,他猙獰著臉,揮動著手中大刀,毫不示弱.不管任何人敢沖過去,他都准備臨死咬一口.

胡寬看到這情況,心中狗急跳牆之下,尤大貴必然很難對付.一般人沖過去,只會成為他臨死之前墊背的人.

因此,他拍了拍烏蘭的背,然後一手擁著她,一手持長槍走了過去,勸住了那些沖動的人.

尤大貴看到胡寬和烏蘭親密地過來,不由得妒火中燒,猙獰著臉,大聲對胡寬吼道:"胡寬,老子要和你一戰,看到底誰才是府谷真正的英雄……"

胡寬聽到這里,一聲冷笑,作為從軍中退出來的人,誰會傻到這時候和他單打獨斗.

可尤大貴接下來的話,卻讓他變了臉色,只聽尤大貴吼道:"我們兩人到底誰才是空中的雄鷹,草原上的頭狼,誰才值得擁有烏蘭!"

胡寬看了烏蘭一眼,轉頭盯著尤大貴,一字一句地說道:"好,我讓烏蘭看看……"

上篇:49 抄了後路     下篇:51 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