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51 原來是你  
   
51 原來是你

聽著胡寬說話,尤大貴便知道他要答應了.當即暗中調整狀態,用上十二分的力氣,打敗胡寬,最好是殺死他.

其他人聽到後,也和尤大貴一樣,認為胡寬要和尤大貴單打獨斗,一比生死.

他們都知道胡寬英雄了得,如果在場的人中,還有誰能有把握打贏尤大貴,那就肯定是胡寬.

因此,圍著的人手持兵器退後一步,讓出足夠的空間.

可胡寬還沒說完話,忽然身後響起一個聲音:"大哥,麻煩讓下路."

他聽出是二弟胡廣,連忙讓開一步,轉頭看過去.

要不是二弟突然抄了尤大貴老巢,還不知道會打到什麼時候,會死多少人.自己這個弟弟,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只見胡廣端著一把火繩槍越過了自己,抬手沖著目瞪口呆的尤大貴就是一槍.

"呯"地一聲響,硝煙飄起.

如此近距離的一槍,就算是穿著盔甲的尤大貴,也難逃一劫.

只聽他"啊"地一聲慘叫,長刀落地,雙手捂著肚子緩緩倒地.

不知為何,現場很安靜,所有人都被這突發狀況弄傻了眼.不是要單挑了麼,怎麼就這麼結束了?

尤大貴身後原本決定抵死頑抗,就是要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家丁一看這個情況,嚇得再也堅持不住,把兵器丟了跪地投降.

可胡寬略微有點生氣,提高了點聲音,質問胡廣道:"二弟,你這是干嘛?"

胡廣毫不在意,用手扇了下有點刺鼻的硝煙,然後才理所當然地回答道:"他不是沒投降麼,當然是殺他啊!"

胡寬聽了一噎,一下說不出話來,但忍不住又開口道:"二弟,這不一樣,他要向我……"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胡廣打斷了:"大哥,兵法上有云,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寒冷,不要給敵人任何可趁之機,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消滅敵人,不要有婦人之仁,不要有英雄主義,不要……"

他把自己的觀念灌輸給大哥,但為了增加權威性,還加了個"兵法上有云"來忽悠,以增加自己說話的權威性.

結果他的話還沒說完,胡寬也閉著嘴,用詫異地眼神看著他,但卻還是被人打斷了.

這打斷胡廣說話的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聽他努力張著口,用滿是鮮血的左手,指著胡廣,萬分詫異地道:"本官就說這些下賤之人如何懂得詐降,誘敵,火燒之計!原本以為是胡寬所為,現在本官明白了,是你……是你胡廣所為……"

應該是傷勢太重,尤大貴說到這里,已喘不上氣來.稍微停了會,馬上又接著道:"你……你難道……真是錦衣衛出身?你……你從哪里……懂得這……這麼多?就是本官書房里……里的兵書上也沒……沒說這麼……"

說到這里,他不得不停下來喘氣,眼看著就不行了.

周圍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之前的計策乃是胡廣所為,現在聽到尤大貴說話,又見胡廣兩兄弟沒有否認,頓時,看向胡廣的目光就不一樣了.

戰事後半段的轉折,是因為胡廣兩兄弟的出現.特別是胡廣的突然出現,直接抄了尤大貴等人的後路,從而奠定了勝局.這一點,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現在,他們發現原來戰事一開始的大勝仗,竟然是胡廣出的主意.頓時,胡廣雖然瘦弱,但在這些人的心中,形象卻一下拔高了不少.看向胡廣的目光之中,已帶了崇敬之色.

"都愣著干嘛,人已經差不多了,該報仇的快點報仇!"胡廣指著尤大貴,提醒周圍的人道.

劉大能首先回過神來,他的眼睛頓時紅了,握著手中長槍,逼向尤大貴.

幾乎圍著的每個人,都把目光從胡廣身上移開,盯上了尤大貴.那眼中的仇恨,估計是要活剮他才可能解恨.

可就在這時,尤大貴剛慘白地臉色又紅潤了起來,哈哈大笑著,把逼上去的人群給搞得愣住了,這厮是臨死前失心瘋了麼?

忽然,尤大貴把笑聲一收,獰笑著用帶血的手指著周圍的人道:"你們也別高興太久了,我叔必然會帶軍前來替我報仇!哈哈……到時候你們誰也活不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劉大能疾步沖了過去,同時爆喝道:"老子先替我兒報仇了!"

有他帶頭,其他人已經回過神來,紛紛舉著手中的武器,沖了過去,狠狠地招呼了過去.

可憐尤大貴身後的那幾名家丁已經投降了,可在這憤怒的人潮中,竟然也遭了魚池之殃,慘死在他們的刀槍之下.

外面沒有第一時間沖過去的人,則拼命往前擁,想著親手遞上一刀,替自己解恨.

還別說,尤家在府谷猶如土皇帝般地存在,全縣的良田十之都被尤家兼並.只要是府谷縣人,幾乎沒有人不被尤家欺壓過.

以前,是奈何不得尤家,因此暗自怨恨也沒辦法,可現在,差不多所有人都在發泄憤怒了.

不過胡廣沒有參與進去,他和胡寬以及嫂子反而退了出來.

此時的胡寬,已沒了剛才對二弟的不滿.家人平安無事,這才是最重要的.他一伸手,把胡廣抱到了懷里,緊緊地擁著.

烏蘭在邊上看著,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一顆心暖暖地.不過她馬上想起這個一手帶大的小叔,竟然變得如此厲害,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正待開口詢問之時,忽然感覺周圍的動靜不對.連忙抬頭看去,不由得異常驚愕.

她連忙用手一推胡寬的肩膀,一邊連忙喊道:"當家的,快看!"

胡寬和胡廣連忙分開,轉頭看去,不由得也是驚訝,不過轉眼就明白了過來.

胡廣的眉頭一下緊皺,剛才只顧著享受勝利的喜悅了.

那些正在發泄仇恨的人也很快發覺了異常,紛紛轉頭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大部分人馬上掉頭就跑,甚至有的人連手中的兵器都扔了.

還有一些受傷的,或者筋疲力盡的人,都躺在仁義街的兩邊休息.但他們看到這情況後,竟然如同打了雞血般地跳起來沖了出去.

上篇:50 反水     下篇:52 給王嘉胤拖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