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4 兄弟同心  
   
64 兄弟同心

"我沒想到竟然這麼快走上了造反的路,而且還是這麼稀里糊塗地開始了造反.不過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就沒有回頭路了.既然這樣,我想……"

胡廣說到這里,停了下,看著大哥的眼睛繼續說道:"我們應該要有一支自己的隊伍!"

他用手指了下張鐵匠他們,然後又道:"張叔他們都願意跟我們,如果把他們分到王嘉胤王大哥的手下,估計也不會願意,不如就自己帶了!"

胡寬的眉頭微皺,臉色凝重,有點擔心地說道:"如果我們現在要人,要帶隊伍,這是不是不相信大哥,讓大哥心里不開心?"

猶豫了一會,他又說道:"再說公道自在人心,大哥也不是那種偏袒的人,自然會論功行賞,到時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這樣是不是會比較好?"

胡廣就知道大哥會這麼說,因此,等他一說完,就態度誠懇地說道:"大哥,現在已到了十足十的亂世,槍杆子里出政權,哦,就是只有掌握了軍權才有話語權.要是剛才的沖突,如果就只有我們兄弟倆鬧事,沒有張叔,劉叔他們的支持,你覺得事情結果會怎麼樣?"

"會怎麼樣?"胡寬一聽,有點不以為然地道,"大哥不是支持你的麼,那都是不沾泥的事而已!"

"呵呵!"胡廣笑了一聲,微撇著嘴角,帶著一絲輕蔑道,"大哥,你真的這麼認為麼?不沾泥去尤府找了王嘉胤,回來卻說沒找到.可後來王嘉胤又從尤府出來,這又作何解釋?"

"或許真沒找到吧?"胡寬還是不想往壞處想.

胡廣一聽,看來只有打開天窗說亮話了,就再說道:"如果是去尤府找一般人,或許可能找不到,但王嘉胤是老大,他只要在府里,別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在那里!"

"而且那不沾泥在王嘉胤出來後,看他那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樣子,就知道他心中是有底才那麼做!"

這個情況,胡寬並不知道,他聽著聽著,臉色很不好看起來了.當初王嘉胤答應胡廣的時候,他是在場的.現在二弟所說的跡象卻表明,好像大哥私下又不承認了.

"從王嘉胤的角度來說,其實我很明白他的用意.畢竟要開始造反了,錢糧乃是最最重要的東西,以此來吸引人力,是一個最重要的手段.所以要說王嘉胤錯,其實也不好這麼下定論."

說到這里,胡廣真摯而又嚴肅地下結論道:"因此,有的時候,可能雙方並沒有錯,但仍然會有沖突.如果一旦沖突起來,並且比較嚴重的話,我們手里沒有兵力,就只能妥協而不能堅持了!"

最後,胡廣認真地問道:"大哥,你願意無條件地做任何王嘉胤要你做的事情麼?"

胡寬沒有逃避這個問題,搖了搖頭,態度很堅決.因為有的事情,他必須要堅持,比如衛護自己的家人.

"好,既然這樣,那麼在這個亂世中,就放下一切包袱,不要再被動.能主動就主動地去爭取自己的權力,該壯大自己的實力就壯大自己的實力.首先,我們必須掌握一支兵力!"

胡寬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欣慰地說道:"二弟,自從你做了那個夢後,大哥時常感覺你比大哥成熟多了.要不是你開導,大哥還會像以前一般渾渾噩噩的,拘泥于一些自認為對的東西中."

"好了,大哥認可你的說法,你放心,接下來的事情,大哥會去做.會做好的,相信大哥!"

胡廣笑著點了點頭,看來大哥也並不是一個死板的人.他伸手按住了胡寬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用力說道:"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胡寬很高興,臉上露出笑容,同樣鄭重地說道.

此時的他,不再把胡廣當做自己從小帶大,類似和丫丫一樣看待,而是同等對待了.

正在這時,一個欣喜地聲音遠遠傳來:"爹,二叔!"

兩人轉頭看去,看到烏蘭摟著丫丫坐在馬上,小跑著過來了.在她們的身後,還有張招弟笨手笨腳地騎著一匹老馬,努力跟著.

胡廣見此,便知道大哥突然到來,應該是張招弟跑去通知的.難怪剛才張叔的身邊只有她弟在,看不到她.

離得近點,烏蘭一帶丫丫,就把她從馬上帶到了地上.丫丫的腳剛一落地,就飛奔過來,猛地撲到了胡廣的懷里,嘴中還不住地說道:"丫丫剛才擔心死了,二叔不會有事的!"

胡廣一聽,笑了起來,摸著她的腦袋說道:"二叔的本事大著呢!"

烏蘭這時也走得近了,剛好聽到了胡廣的話,她有點好奇地問道:"小叔,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起來了?"

一聽她這話,胡廣和胡寬兩人相視一笑.不過他們兩人還沒說話,丫丫就從胡廣的懷里出來,大聲而又自豪地說道:"娘,丫丫知道二叔為什麼變得這麼厲害,丫丫知道!"

烏蘭聽了,不由得更是好奇,剛想問的時候,忽然一個急促地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同時一個聲音高呼道:"胡家兩位兄弟,緊急軍情,老爺有請!"

兩人忙轉頭看去,認得是王嘉胤身邊的一位護衛,正匆忙快步跑過來.

"肯定是官兵反撲了,只是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我們快走,去聽聽什麼情況!"胡廣馬上下了結論,看向大哥.

胡寬也是這個判斷,當即顧不了其他,拔腿就走.

在護衛的帶領下,兩人被引到尤府大堂.在他們兩人進去的時候,發現楊六,吳廷貴和不沾泥都在,另外還有一個人也在,有點讓他們出乎意料.這個人,就是尤七,現在叫馬七.

王嘉胤坐在主位上,兩側右邊頭一把椅子是空著的.他指著那空位讓胡寬坐了.而胡廣則被安排在吳廷貴的下邊,馬七的對面.

等人一到齊,王嘉胤就嚴肅了臉道:"剛才夜不收回報,葭州兵馬出動,離此不足一個時辰了!"

他出身邊軍,說話的時候,也都習慣了,仍然稱呼為夜不收.

上篇:63 誰敢要我弟弟的命     下篇:65 如何應對官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