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76 康莊大道  
   
76 康莊大道

頭疼欲裂,這是胡廣次日醒來的第一個念頭.眼睛未睜開,耳邊便傳來了丫丫高興地叫聲:"爹,二叔醒了!"

第一時間聽到親人的聲音,胡廣的心中一暖,睜開眼睛看去,只見高出同齡人一頭的丫丫,正轉頭在喊著.

想起來了,自己昨晚被灌醉了.也真是,大哥也不替自己擋一下,甚至還和著別人灌自己!

"丫丫,現在什麼時辰了?"胡廣坐了起來,看著天光大亮,不由得問道.

丫丫轉回頭,就坐在炕邊,笑呵呵地回答道:"大概快午時了吧,二叔你是個大懶蟲!"

"丫丫,有這麼說二叔的麼?"胡寬的聲音響了起來,讓丫丫面對著胡廣吐了吐可愛的舌頭.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二叔昏迷醒了之後,自己就感覺二叔更親切了.或者是二叔舍命去救自己?還是二叔變得厲害起來的原因?丫丫不能肯定是哪種.

胡廣抬頭看去,見大哥已走到床前,臉上剛開始的笑容卻已沒了,不由得問道:"大哥,有什麼事情麼?"

"二叔,昨夜很可怕……"丫丫的話還沒說完,胡寬就拍了下她的腦袋,對她說道:"去,找你娘去,看看午餐准備得如何了?"

丫丫一聽,馬上點了點頭,跳下炕後便快步跑了出去.

胡廣心中卻有點納悶,昨晚的戰事結束,都歡慶勝利了,丫丫怎麼說很可怕呢?

難道又有什麼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他一時想不明白,便看著大哥眼睛,等待他給自己解釋下.

胡寬在炕邊坐下,靜靜地看了會自己這位親弟弟,斟酌了一會,才緩緩開口道:"二弟,有個事情大哥要和你說下,嗯,大哥也是同意的,希望你能理解……"

"大哥,我們是親兄弟,有什麼事直接說便是!"胡廣有點不解,直接打斷道.

胡寬原本就不是扭扭捏捏的性格,當下也不猶豫了,直接說道:"昨晚你喝醉之後,大哥便和我們商議,排定了座次,定了名份……"

胡廣一聽是這種事情,不由得松了口氣,還以為出什麼事情了呢!

"大哥坐頭把交椅,這是毋庸置疑的.你哥我排名第二,楊六第三,吳廷貴第四,不沾泥第五,尤七……馬七第六……"

胡廣靜靜地聽著,心中暗道果然不出所料,馬七也當了頭目.

"原本不少人提議你來當我們義軍的軍師,但大哥說你有婦人之仁,軍師之職太過重要,因此……因此便沒有讓你當了!"

"哥哥我想著,你不當這個軍師也罷,出了名也有不好,萬一以後有事,朝廷追究起來,就會追究到你.因此,哥哥也同意了,二弟,你……"

胡廣聽明白了,大哥是擔心自己對這結果不公而憤慨,畢竟很多主意都是自己出的.

而大哥本人,卻想著萬一起義失敗,事後朝廷追查起來的話,自己沒有擔任義軍中的重要職務,也可能因此逃過一劫,他同意自己不當軍師的目的其實還是在保護自己.

聽了半天,原來是這事,胡廣才不會在乎,他當即一笑道:"哥,就這破事,我不在乎,沒事!"

胡寬聽了,先是松口氣,但還是有點擔心,他馬上接著道:"不過你的大功,大哥也是記在心里的,因此賞了好多財物下來,你要的那些書籍,也都搬過來了.就在隔壁房里,一會你去看看."

"呵呵,不用看,書籍一會我搬過來,財物就讓嫂子收著好了."胡廣一笑,不在意地說道.

誰知胡寬很認真,用不容置疑地語氣說道:"不行,那些財物都是你的,就算要你嫂子先收著,你也要去過目一下才行."

拗不過大哥,胡廣就應付著點頭道:"好吧,一會我就去看看."

見二弟答應了,胡寬的臉色終于緩了下來,這事算是過去了.

"哦,對了."胡廣一邊下床,一邊隨口問道:"大哥,剛才丫丫為什麼說昨晚很可怕?"

胡寬一聽,微笑了下,一邊跟著站起來一邊隨口說道:"小孩子見識少,她說得應該是昨晚議事完了後,兄弟們借著酒性,把那些富戶家都抄了,殺了些人而已……"

"什麼?"胡廣一聽,一下轉頭看過去,同時不敢相信地問道.

見弟弟異常的舉動,胡寬以為自己說得太簡單了,就補充道:"大哥劃定了幾位頭領各自的轄區,然後大家把各自轄區里面的富戶都滅門了,得了財物後,上交大哥一半,剩下的一半歸自己……"

胡廣愣在了那里,昨天早上控制了全城後,為了防止動亂,所有人都不准出門,也防止有人趁機打劫,在自己的建議下,大哥帶人巡城.

原本自己的打算,就是甄別城里的富戶,根據他們平時為人好壞,惡跡大小做相應處理,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可沒想到,自己就這麼醉了一回,這些沒見識的義軍領袖竟然就把所有富戶都滅門了.

不要說他們置人命于何位置,就是以後行事,怕其他地方的富戶,在聽聞了之後,不管善惡好壞,統統都會對抗到底了.

他楞了好久,才有點不甘心地說道:"他們知道這是在做什麼麼?"

胡寬一聽,有點奇怪地看著弟弟,心中嘀咕著,不會二弟那婦人之仁的毛病又犯了吧?

不過他嘴上還是馬上解釋道:"這不是很清楚麼,替天行道,劫富濟貧啊!"

這話在古人的心中,是理所當然的,就連明人所著的《水滸傳》中,也是打著這口號.里面有寫梁山好漢替天行道,探得富戶為惡,就滅其全家,劫錢糧上梁山.

連坐之法,在古人中算是根深蒂固了.

看到胡廣有點失態,胡寬便安慰道:"二弟,你放心,哥知道你的婦人……心腸軟,因此哥哥轄區內並沒有動手."

胡廣一聽,勉強笑了下,站起來拍著大哥肩膀,抬頭看著他道:"大哥,我不是婦人之仁,有些事,看是順理成章,天經地義,卻不一定是對的.要想在造反的路上能走得遠一些,必須要破常規,才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上篇:75 葭州應對     下篇:77 黑夜中的閃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