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81 絕望之路  
   
81 絕望之路

說完之後,王嘉胤立刻站起來,馬上轉身就走.

他一邊往外走去,一邊還叮囑道:"三弟,你這邊也盡快給你弟准備下,最好明天一早就出發,這事宜早不宜遲!"

胡寬跟著送王嘉胤出去,聽他叮囑,就點頭答應了.

而胡廣卻皺起了眉頭,他感覺有點不對,王嘉胤讓自己走的意圖太明顯了.

如果說王嘉胤真的只是為了望遠鏡,為了高迎祥起事的事,總覺得這動機不太充分.

那高迎祥,販馬為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是第一代闖王吧,沒想到也和王嘉胤早有聯系.

胡廣正想著,胡寬已經送走了王嘉胤,返回屋里,對胡廣說道:"二弟,你愣著干嘛?要是擔心去延安府有危險的話,大哥明早就去說你不去了……"

胡廣不等他說完,搖了搖頭,稍微擠出了個笑容,笑了一下後說道:"大哥,你覺得王嘉胤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麼?"

因為心中所想的事情,不自覺間,他又稱呼為王嘉胤了.

胡寬聽了不由得楞了下,他沒想到二弟會這麼問.不過既然二弟問了,他稍微一想後,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特別啊!"

"那大哥覺得王嘉胤這個人怎麼樣,和大哥的關系有什麼變化麼?"胡廣換了個方式,再次提問道.

胡寬感覺二弟問得有點奇怪,他坐了下來,隔著桌子,看著胡廣,還是耐心地回答道:"大哥很好啊,平素為人仗義,揮金如土,好結交朋友,俠名在我們秦地很有名!"

說到這里,他微微有點臉紅.不過在親弟弟面前,他倒還能直言道:"過去我和他割袍斷義,沒想到最終有事求到大哥頭上,原本已經洗手的他,卻甘冒天大的風險來幫我,我每每想起來,便慚愧萬分……"

"大哥,你聽我說!"胡廣皺著眉頭,大聲說了句,打斷了胡寬的自責.

在他詫異的目光中,胡廣嚴肅了臉,認真地問道:"大哥,王嘉胤答應幫你,派人來府谷縣城救人的事,根本就沒有那麼高尚.其實,他也只是在利用你而已……"

"二弟,不准這麼說!"胡寬聽了,臉一下沉了下來,低聲訓道.

胡廣知道這個事情很重要,因此雖然被大哥訓了,卻也毫不示弱,仍然回視著胡寬的眼睛,真摯地說道:"大哥,我不是胡言亂語!不管如何,我們是親兄弟,你先聽我把理由說給你聽!"

感受著胡廣那真摯地話語,胡寬壓下了心中的不滿,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看著胡廣不說話.

"大哥,王嘉胤說他已洗手不干,這話明顯就是騙人的.你想,如果他真不干了,養那麼多家丁干嘛?別和我說世道不太平,要用這麼多人來護宅子!"

"這是其一,其二,王嘉胤已經不止一次透露過,他還有弟兄在其他地方起事,並要過來彙合.如果你去求他的時候,他才決定重操舊業,這時間上就不對!"

"第三,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吳廷貴說的一些話,之前已被我揭穿.其實王嘉胤派人來的根本目的,只是為了掩護他在清水的事情而已……"

聽著胡廣一條條地說出來,胡寬的臉色慢慢地變了.他又不是傻子,如果之前還一廂情願地沉迷在結義之情中,現在被胡廣這麼指點,他又怎麼可能還分辨不出好壞呢!

他的表情變化被盯著的胡廣看在眼里,心中松一口氣的同時,繼續說道:"大哥,如果你還是感激王嘉胤到底也算是幫了忙的話,你也可以這麼想,當初我們從保德州何家得的那些錢財都已給了他."

"最為關鍵的是,府谷縣城里,不管是威望還是影響,都可以以你為首,但你還是奉了他為主.甚至把尤家的財富也都歸了他,讓他來分配.所以,從這方面來說,其實是王嘉胤欠你的更多,而不是你欠王嘉胤的."

胡寬聽著聽著,忽然發出了一聲沉重的長歎,低著頭,呆呆地看著桌面的那些財物不說話.

胡廣能明白,對于重感情的大哥來說,之前以為過命的交情,似乎沒有想象得那麼濃厚;認為如同兄弟般的情誼,卻也隱含了欺騙和利用,心中肯定不大好受.

因此,胡廣沒有繼續往下說,只是靜靜地看著大哥,等他消化承受了這一切再說.

過了好大一會後,胡寬才緩緩地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親弟弟,意志消沉地問道:"二弟,你今天突然給大哥說這些,是為了什麼?"

胡廣咧嘴一笑,緩和了下壓抑的氣氛,然後才回答道:"大哥,其實我明白後,早就想告訴你的,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大哥,之所以要和你說明,只是想讓你明白一點,我們是走在造反的不歸路上.這一條路會非常的艱巨,不但是推翻明朝統治的過程會很艱苦,而且還要提防同伴在背後捅刀子.有史以來,這樣的例子已經數不勝數……"

"哈哈哈……"胡寬突然笑了起來,好像聽到非常好笑的事情.開始還有點壓抑著,慢慢地到後來,已經完全放開了大聲笑著,仿佛可笑之極.

這動靜有點大,房門又一次被推開,是烏蘭過來了.驚訝地看到哥兩個面對面地坐著,弟弟無奈地看著哥哥,哥哥在仰天大笑,氣氛很是詭異.

她有點擔心,關好了門,走近桌邊,拍了拍胡寬的肩膀,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胡寬的笑聲終于慢慢地越來越弱,最終再也笑不出來.

他盯著胡廣,眼角不知道是不是笑出的眼淚掛著,帶著一點張狂,低聲問道:"這條路是艱苦麼?根本就是絕路,我們是走在絕路上!"

作為明朝的土著,又沒有讀過書,沒有行萬里路,對于他來說,明帝國就是府谷邊上的黃河,他只是其中的一滴水;明帝國就是府谷境內最高的黃龍山,他只是山腳下的一只螞蟻而已.

推翻明帝國?真是比見到神仙還不可思議!

之所以走到這條不歸路上,只是被逼得實在沒辦法了!

烏蘭從胡寬的短短一句話中,已經明白他為什麼大笑了.說實話,烏蘭也一樣對前途感到絕望.只是她沒說,平時都埋在心底而已.

現在聽到丈夫的這番話,她默不做聲,雙手搭在丈夫的肩膀上,仿佛要與之合為一體,生死與共.

上篇:80 望遠鏡     下篇:82 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