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91 能用錢解決的事兒就不是事兒  
   
91 能用錢解決的事兒就不是事兒

"奴家已睡了,天寒地凍地,起來怕凍到孩子,你自己睡柴房去吧!"

李鴻基聽了一愣,是啊,這天寒地凍地,睡柴房還不凍死自己!

不過又一想,娘子說得未必就沒有道理,要是萬一過來開門,受了寒,凍傷了胎兒就不好了.

他想到這里,無奈地應了聲"好!"然後轉頭想走時,里面的女人又說話了,語氣中隱含著一絲惱怒:"好好地為什麼不在驛站待著,多撈一點錢回來家用,天色這麼黑回來干什麼?"

李鴻基心道算了,既然娘子問起了,晚說不如早說.

于是,他調整了下語氣,盡量陪著小心說道:"娘子,我丟了公文,被延安府一個姓張的捕快給揭發了,因此丟了這驛卒的活……"

他說到這里,腦中閃過那個留長須的黃臉漢子,心中暗恨,要是有機會,一定要報複回來.

曆史上李自成和張獻忠貌合神離,最後公開反目,未必就沒有這個因素.當然了,到底有沒有,誰也不知道了.

李鴻基馬上加快了語氣,趕緊彙報好消息,免得娘子生氣:"但我得遇貴人,有了個活,現在已賺得一兩白花花的銀子.娘子,是真的,我回來的路上已驗了,確實是真銀子……"

他還沒說完,就聽到里面那個女人傳來氣惱地聲音道:"滾,你這個敗家爺們,好好的一份驛站的活都丟了,你給老娘滾!"

李鴻基一聽,心道娘子最終還是生氣了,他怕娘子氣壞了身子,連忙答應著去了柴房.

這大冷的天,要睡這柴房,確實夠受的.李鴻基翻騰了一宿,快到天亮時才沉沉睡去.

他不知道,在他睡著時,從正房里出來一個人,偷偷摸摸地走了.

第二天,他還在睡著,就聽到吵吵嚷嚷地聲音傳來.緊接著,有人踹開柴房的門,向他撲了過去.

而在客棧內,一直到天色大亮,胡廣等人用過早膳,等了半天還沒見到李鴻基過去.

王黑子首先就罵罵咧咧地,說這米脂人還真是懶,日上三竿了還不過來做事.

劉大能則無言地笑了笑,沖胡廣搖了搖頭.意思是告訴胡廣,估計他昨晚的擔心是對的.

說實話,胡廣也是微微有點失望.不過自己既然是決定幫他一把,那他不來也就不來了.

又等了會還不見李鴻基的蹤跡後,胡廣嫌王黑子呱噪,被他派了出去打聽李自成和張獻忠.而他自己,也打算出去走走,看看這米脂的情況.

胡廣帶著護衛,轉了一圈,發現米脂其實比府谷還不如.物資缺少,物價奇貴.

按理來說,這里的環境更適合造反.因為活不下去的人更多,只要有人帶了頭就成.

可現在的情況卻是,府谷已造反了,而米脂卻沒有.胡廣納悶了,那李自成和張獻忠不是米脂縣人麼,怎麼不帶頭造反,還要再等幾年?

這天氣冷,街上的行人稀少,胡廣也沒什麼再看下去的興致,便打道回客棧.

剛轉過一條街道,馬上要回到客棧時,就聽到前面傳來敲鑼聲,同時有人還在大喊著:"大家快來看,快來瞧啊,敢欠我家老爺錢不還者,一律送官法辦!大家快來看啊……"

胡廣等人轉頭看去,見一伙人手持棍棒,五花大綁著一個漢子,正押著他迎面走來.

雖然動靜很大,可圍觀的人很少,大都張望了下就又縮回去了.

胡廣此時站在一處店鋪的門口處,那店里的伙計也好奇張望了下,馬上縮了回去,最終還嘀咕著:"也不知道誰欠了艾舉人的債不還,真是膽大包天了,不知道他外號叫蓋虎麼?"

胡廣聽了,也沒什麼觸動.吃人的事情都見多了,何況這種欠錢不還,被抓的老賴呢!

他的護衛們也都散落在邊上,瞧著那邊看戲.四小則拿著一點吃食,嘴中不得停,更是不會管這種閑事了.

那個老賴披頭散發地,好像還很不配合,以致押著他的人也費勁,推推搡搡地鬧著.

也是了,老賴肯定不願意見官!

離得近一些了,隱隱有聲音傳過來.

"你們放開我,讓我去下客棧……我保證不跑……"

"哼,你們姓李的人多,放開你肯定跑了沒影,被你們族人一藏,又去哪里找你……"

"不是的,我就去客棧找個人,我收了銀子,不能不去……我真得不跑……"

聽到這里,胡廣的眉頭皺起來了,這個聲音有點熟悉.

再近了點後,李定國忽然驚訝地指著那人說道:"咦,這不是昨天那個人麼?"

胡廣也剛聽出來,他實在沒想到李鴻基怎麼一轉眼就變成老賴,被人綁去衙門了.

他當即走了過去,攔在路中間,帶著一絲好奇問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敲鑼的那人看到一名錦衣公子出來問話,當即一指被綁的李鴻基道:"這厮欠債不還,我家舉人老爺說了,送他去縣衙治罪!"

他特意在舉人兩字上咬了重音,突出自家老爺的身份.

李鴻基被反剪了手,頭向下抬著,聽到聲音,當即掙紮起來,抬頭一看,確實是胡廣.

他連忙大聲說道:"公子,小人惹了事,沒法替公子找人了.想去客棧稟告您一聲,卻又脫身不得,實在無奈……"

聽到李鴻基竟然認識這位帶著護衛的錦衣公子,那些押著他的漢子不由得放了手,讓他能夠直起身子.

"小人沒有做一點事情,本該還您那一兩銀子,可現在已落到了他們手中,也實在還不出來,小人愧對公子!"

說著他竟然跪了下去,低著頭又道:"小人先給您磕頭了,他日若有機會,一定會還這銀子的!"

胡廣皺著眉頭,伸手去扶住了他道:"你到底欠了他們多少銀子,需要這麼喊打喊殺的?"

他對于李鴻基剛才被押著還掙紮要去客棧告知自己這事,頗有好感,又想著這人家里還有一個懷孕的妻子,要是沒了他,怕是一家人都要遭殃,因此便有此一問.

對于現在的他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兒,就不是事兒!

上篇:90 李鴻基     下篇:92 晴天霹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