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93 抓奸  
   
93 抓奸

忽然,兩聲長長地出氣聲響起,屋里便沒了剛才的動靜.

屋里的女人聲音極為嫵媚,嬌聲說道:"老爺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奴家都快承受不了了!"

"哈哈哈,比你家男人如何?"這男人的聲音中充滿了得意.

那女人好像不依地撒嬌了一聲,而後吃吃笑著道:"你這死鬼!奴家撒了個謊,騙他說有身孕了,就是不想讓他碰奴家的身子.奴家這身子啊,就只想著服侍艾老爺你啊!"

這短短一點時間內,不知道有多少道晴天霹靂,狠狠地劈在李鴻基的腦門上,娘子紅杏出牆,還騙自己有身孕,這每一件事,都是一個正常男人沒法容忍的.

這時屋里那個男人好像捏了那女人什麼地方,讓那女人嬌聲痛呼起來,這又使得那男人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當初花銀子送他去驛站,方便我們兩人行事的鬼主意也是你出的.你一心為了老爺我,不錯!哈哈,老爺已經吩咐過管事,讓縣尊弄死了他,以後就直接娶你過門!"

那女人一聽,心中歡喜,又開始撒嬌起來.

李鴻基原本就是個聰明人,在族中也算是受人尊敬的.他為了這個婆娘,還特意從族中搬到了縣城來住,在外累死累活,沒想到卻戴了綠帽子.

那男的不用說,就是人稱"蓋虎"的艾詔艾舉人了.之前見他熱心幫自己去驛站做事,還以為是好心,原來是藏了這等禍心.

想著頭上綠得發亮的帽子,想著一心期待李家有後,卻沒想只是謊話而已.

李鴻基怒火中燒,熱血直往腦門上湧.忽然,他大喝一聲"奸夫淫婦",便一腳往房門踹去.

他也算是個孔武有力的壯年漢子,含怒一踹,那木門"哐當"一聲,便被踹離了原本的位置,向里倒去.

此時,已是大白天,光線明亮.李鴻基看到炕上一對狗男女,大驚失色的抱在一起,轉頭向自己看過來.

他瞧得正清楚,就是自己的娘子韓金兒和艾詔艾舉人.

正常男人,到了這個時候肯定已經喪失了理智,更何況李鴻基又明白了身孕是假,今天送自己去衙門又要置自己于死地.

因此,他沖向那對狗男女的時候,順手就抄起了邊上的一把菜刀,撲向了炕上.

艾詔是個快到四十的男人,之所以有蓋虎之稱,是指他陰謀詭計,利用舉人身份等吃人比老虎吃人還厲害,並不是說他的身手比老虎還厲害.

因此,在李鴻基的雷霆之怒下,這對狗男女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眨眼間就慘死在了李鴻基的菜刀下.

要了這對狗男女的性命之後,李鴻基憤怒地情緒才慢慢地冷靜下來.看著自己身上全是鮮血,他一下又呆住了,接下來怎麼辦?

還沒等他想清楚,忽然聽到門口轉來動靜,嚇得他一激靈,手持菜刀轉身,臉色猙獰,一個不對就准備撲過去.

可當他轉頭一看時,卻又愣住了.只見門口站著那個貴公子和他的手下,把門已堵嚴實了.

見到他這個樣子,那貴公子的手下紛紛拔出了刀劍,盯著他以防他狗急跳牆,傷害到胡廣.

胡廣的目光越過李鴻基的身子,看著炕上那兩具白花花的男女尸體,不用猜也能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他沉著臉,對李鴻基喝道:"把刀扔了,坐下說話!"

李鴻基猶豫了一會,看這陣勢,知道就算自己拼命也不可能跑得出去.

他忽然把刀往炕上一丟,雙手抱著頭,蹲了下來嗚嗚地哭了起來.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明明是個族里的好漢,是李氏族人的希望,卻沒想到戴了綠帽子,殺了奸夫淫婦後又被人堵在現場,逃都沒機會逃,這輩子是完了!

胡廣心中也微微一歎,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和眼前這個漢子一樣的反應.

他走前幾步,來到離李鴻基幾步遠的地方站住.一邊的胡漢三一見,連忙搬過一把椅子讓胡廣坐下.

其他護衛則成半圓形擁著胡廣,手持刀劍小心戒備著.至于四小,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被胡廣留在了院子里,不想讓他們看到這種場面.

"那個男的是誰?"胡廣沉聲問道,聽不出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李鴻基抬起頭來,看看這個陣勢,見胡廣盯著他,在等待他的回答.

他轉頭看了下那炕上後,恨聲道:"就是想把小人送衙門治罪的蓋虎艾詔."

幾件事情一聯系起來,大概的真相便差不多都能知道.胡廣臉上的表情好看了點,和緩了語氣問道:"你接下來准備怎麼辦?"

李鴻基一聽,抬頭看著胡廣,非常地詫異.接下來難道不是把自己綁了,送去衙門麼?

他是個聰明人,馬上就從胡廣的話中聽出了一點內容,當即有點不敢相信地問道:"公子……公子是准備放了小人?"

看這貴公子的氣勢,他基本可以肯定是官宦子弟,現在眼見發生凶殺案,難道還會放自己走?

要知道這不是普通的凶殺案,那被殺的人里面有一個是舉人的身份,還是米脂很有勢力的一個人.

"我又不是縣太爺,並且我覺得你這麼做也不算錯,為什麼要抓你?"胡廣感覺到了李鴻基問話的時候,有一絲緊張和期待,不由得微笑著回答他道.

李鴻基一聽,頓時大喜.他腦子急速轉動起來,馬上就有了後續的想法.

他抱著腦袋的雙手放了下去,站起來想說話,發現自己站起來後又高出這位貴公子好多,居高臨下的太過失禮,就又重新蹲了下去,抬頭說道:"小人在這米脂怕是待不下去了,因此想著盡快里一趟,收拾下東西離開米脂."

"只是……只是小人沒法幫公子做事,實在是愧對公子連番大恩!"

胡廣見這人也算是孔武有力之人,心中也存著一點信義,眼下走投無路,說不定可以招進義軍之中.因此,他試探著問道:"你可有去處?"

李鴻基顯然已有打算,說出一番話來,卻讓胡廣一下哭笑不得.

上篇:92 晴天霹靂     下篇:94 李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