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96 高迎祥  
   
96 高迎祥

王黑子以前就認識高迎祥,因此一見他出迎,心中高興,當即給他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府谷的少年英雄,人稱小諸葛胡廣!"

胡廣按照禮節,連道不敢當,拱手見禮.

但高迎祥卻有點疑惑,看這瘦不拉幾的一個少年,說難聽點就是個小屁孩,一個手指頭都能碾死的,還稱得上少年英雄?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胡廣,隨意拱了下手問道:"你上過學?"

胡廣一聽,笑著搖了搖頭.這一世的自己,根本沒那個機會去上學.

這一下,高迎祥就有點輕視了.原本以為能稱得上小諸葛,那自然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至少是博覽群書,否則何以能稱小諸葛.真是鄉下地方,一點小聰明就號稱小諸葛了!

王黑子見這一見面的氣氛好像不對,就連忙又介紹道:"這位就是安塞的英雄漢高迎祥,一身功夫了得,騎射無雙.和你哥相比,怕也在伯仲之間."

胡廣見過的人,比起面前這些人吃過的米飯還多.因此,高迎祥雖然明面上還是按著禮節來,卻還是能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絲自傲.

不過胡廣並不以為意,在明末的農民軍領袖中,好像就這高迎祥比較特別.眼下見到他本人,看他的身材,聽王黑子的介紹,高迎祥確實有自傲的資本.

因此,胡廣並沒有在意高迎祥的態度,拱手真摯地道了句:"久仰大名!"

高迎祥對此毫不在意,應該是聽多了這種話.他的注意力被王黑子的話所吸引,有點意外地問道:"他哥很厲害麼?"

府谷來的人都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絲自傲,現在聽他這麼一說,自然也不甘示落,當即誇起胡寬來.

高迎祥聽得眉毛飛揚,大聲說道:"既然如此,改日一會.看到底是我高某厲害,還是他厲害!"

說完之後,他身子猛地一側身,伸手喝道:"里面請!"

沒過多久,高迎祥和胡廣以及王黑子在密室按賓主就座.至于其他人,自然有高迎祥的人接待著,並不在此處.

高迎祥用手指磕著桌面,眼睛看著王黑子問道:"王大哥派你們過來,不知所為何事?"

王黑子一見,便知道高迎祥怕是把自己當作主使了,難怪剛才他讓自己坐這位置.

別人不知道,他是很明白,自己和胡廣並不是一個檔次的.特別是這次在路上聽胡廣有理有據地分析了造反的前景後,心中就更是確信這點.

雖然剛才有關座位的事情,胡廣表現得無所謂的樣子.眼下聽到高迎祥相問,他還是坐不住了,當即站起來,走到下首的胡廣身邊,抱拳一禮,恭敬地道:"還請小諸葛把我家老爺的意思傳達下!"

高迎祥見到這一幕,稍微有點吃驚.看王黑子對這胡廣的態度,還真不一般.不過他心中雖然吃驚,面上卻不顯,只是看著這個小伙子.

胡廣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站起來走過去雙手遞給高迎祥道:"王大哥的信中都有說,高大哥一看便知."

王嘉胤當初給他信的時候,特意不封口,並且還把信的內容給他講了一遍,因此胡廣知道信里說了什麼.

對于王嘉胤在信中吹捧自己,胡廣感覺有點過份熱情了.他隱約覺得,王嘉胤如此作為,是想讓自己看了高興,對于讓自己來助高迎祥起事的這件事上,就不會再推托了.

高迎祥看胡廣對自己一直保持著恭敬,心中受用,便依著禮節,在拿過信件後,先請胡廣坐了.

王黑子不便再坐回原本的位置上,反正已站那,就索性站到了胡廣的下首.

高迎祥抽出信紙,認真地看了起來.他看著看著,剛才還有點高興的心情一下便沒了.

王大哥這是什麼意思?派個半大不小的小子過來幫自己起事?至于麼,需要麼?

說這胡廣堪稱小諸葛,奇謀妙計甚多.可他連個書都沒讀過.看這年齡,也不像是個走南闖北的人,能有多大能耐?

想自己,武勇自不必說,還走南闖北,在草原上闖下赫赫名聲.又熟讀兵書,通曉軍陣之事,自己起事還需要這個毛頭小伙子來指手畫腳?

高迎祥在心中暗自埋怨著,卻不知道王嘉胤派胡廣過來,其實是有兩個用意.

第一個,他這邊戰馬不少,一旦起事,就能組建馬軍,不容有失.胡廣確實在府谷顯示出了他的聰明才智,過來查漏補缺是最為妥當.

第二個用意,則是他要把胡廣支離府谷縣城.否則胡廣和胡寬兩兄弟,文武相濟,就算王嘉胤是強龍,也難壓胡廣兩兄弟的這對地頭蛇.

特別是胡廣幾次逆了他的意思後,他就更為迫切地想要在府谷縣城建立自己的權威.

這第二個用意,其實是最主要的目的.但這個目的,又無法宣之于口.是不能對任何人說的,否則就顯得他無能.因此,這個用意,誰也不知道.

再說高迎祥看完了信後,心中有點不滿,把信紙隨同信封丟在桌子上後,看著胡廣問道:"不知這位小兄弟對于安塞之事,有何看法?"

胡廣見他面無表情地發問,心中便知道他不是很高興.也難怪,誰讓人家是個英雄漢呢!

于是,他當即拱手一禮道:"在下初到貴地,人地兩不熟,還需了解清楚後再說."

他這是按照後世某位偉人所說,一切要從實際出發的思想做得回答.但在已有偏見的高迎祥聽來,卻是一種無能的推辭.

他心中一聲冷笑,出于禮貌,也不戳破,當即笑著說道:"如此也好,小兄弟趕了一天的路,先去休息吧!"

寒冬臘月地天氣跑這麼遠過來,確實是累人.因此,胡廣也不推遲,當即告辭,自有人領了去休息.

王黑子沒休息,他被高迎祥留在了密室.

兩人也算是熟人,高迎祥就有點抱怨地說道:"王大哥是什麼意思,派這麼一個嘴上無毛的小子過來指手畫腳?"

王黑子一聽,臉色一正,略微有點嚴肅地回答道:"高大哥,你不要小看了胡廣小兄弟,他卻是有真本事之人!"

信的篇幅畢竟有限,王嘉胤也不可能在信中詳細說胡廣的本事.因此,高迎祥聽了有點吃驚,當即吩咐王黑子道:"他有何本事,你說來聽聽!"

上篇:95 不姓劉     下篇:97 改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