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106 張獻忠的機會  
   
106 張獻忠的機會

"公子,給口吃的吧!"

"大爺,要人麼,只要管吃就成!"

"……"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對生的渴望,帶著對胡廣的期望.

胡廣沉默了,看著這一大批人,自己能管他們一餐,可也管不了一個冬天啊!

這些人中,男女老少都有,但能活過這個冬天的,又會有幾個呢?

自己只能盡最大的努力了,胡廣想著,便點點頭,柔聲對他們說道:"你們都起來吧,我去給你們買點吃的."

這些乞丐一聽,都是大喜過望,一邊狂磕頭一邊喊著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等稱頌胡廣的話.

而遠處看到這邊情形的其他乞丐,就算已經餓得沒有力氣的,也是飛一般地趕過來.

忙活了好一陣,胡廣花光了身上帶的銀錢,每個乞丐都分到了一碗粥,一個饃.

看著這些男女老幼的乞丐,有的也不怕燙,狼吞虎咽地喝著粥;有的卻仿佛在吃天底下最好吃的山珍海味,抿一口,就回味一下.

只有少數幾個人,喝著粥吃著饃,更多的人,則是把饃藏到了懷里.

胡廣沒有一絲幫到人的喜悅,心中只有悲哀.

明朝確實有過輝煌,這點不可否認;可眼下,卻是已經爛到根子上了.他們甯可去花天酒地,卻根本不管這些治下的百姓.這還不是只有一個地方如此,整個陝西,或者其它省也是如此.就沖這一點,把明朝推翻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度,也是有必要的.

像後世中看到的一些穿越小說一般,只是做體制內的革新,不要說能不能斗得過那些官場上的人精,就算斗得過,要想推行自己那些後世的理念,可能麼!

胡廣看著這一大群乞丐,其實只是災民,在專心致志地吃著東西,便向兩個護衛打了個眼色,慢慢地脫離他們,想悄悄地走.

可這些災民中還是有人發現了,有幾個小孩喊著想跟過去,但都被他們的父母拉住了.沒有人串聯,也沒有人說話,一個,兩個,三個,陸續地,所有的災民都沖胡廣跪了下去.

胡廣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錢,他們看在眼里;胡廣對他們的那種憐憫,他們感受到;甚至連胡廣隱藏著的無奈,不能更多地給他們幫助,他們也都知道.

他們不願再去乞求胡廣,免得讓胡廣這個好人為難.他們身無分文,沒有一點拿得出手的東西,唯有一跪,才能表達他們對胡廣的感激.

願老天保佑這位貴公子,好人一生平安!

胡廣看到這種情形,眼眶中有什麼東西湧動.這些樸素的農民,很有可能這一別後,就再不可能見,可他實在幫不了更多了.

他停下腳步,抱拳向那些災民一禮,然後猛地轉身,大步離去.

可恨眼下的自己,手中沒有一點資源,能幫著這些災民熬過這個冬天.

在這一刻,胡廣忽然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意願,想要掌握更多的人力,物力,財力.只有這樣,下次遇到這種情況,才不會如此的有心無力!

胡廣下了決定,這邊事了,馬上返回府谷,他要掌軍.不能慢慢等大哥成熟,輔助他,自己要出頭,讓大哥幫著自己,按著自己的意願,整頓軍民,盡快形成強大的戰斗力,征戰天下!

胡廣的兩個護衛,其實也見過很多生死離別.可剛才的那一幕,讓他們還是觸動不少.因此,他們陪著胡廣,都是沉默不語.

暮色降臨時,胡廣回到了居所.迎接他的護衛們,原本為他們安然無恙地回來而高興.可看胡廣他們的神情,不由得都收斂了神情,小心地問著情況.

胡廣掃視了他們一眼,帶著他們來到上課的屋子後,看著他們一個個坐在位置上,關心地看著自己時,才緩緩開口道:"延安府來了很多災民,饑寒交加,不知能撐幾日.官府不管,我不能不管."

"以前我們可能沒時間,也沒有銀錢,所以沒辦法管.我也知道,就算我管了,或者也只能管他們一兩日而已.但無論如何,我都要盡力."

"劉哥,你看下一共還剩多少銀錢,除去必要的開銷外,明天都拿去買糧,我們去城北施粥!"

在座的這些人,都曾有過類似的窮困經曆,對于那些災民,他們能感同身受.

對胡廣的仁義,劉大能無法勸阻,也不想勸阻.他當即點了點頭,馬上答應了下來.

這時,胡漢三和幾個護衛才回來,看到胡廣在,就先向他稟告道:"公子,黑子和大財去了煙花之地,好像是招待一些人.不過我們沒進去,不知道說些什麼.但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正經人家."

胡廣眉頭皺了下,原先他的思緒都被災民的慘況牽動,經過胡漢三這麼一說,注意力就又集中到了最開始的問題上,黑子和大財到底在忙什麼,高迎祥究竟是什麼打算?

他想了會,不好確定,就吩咐胡漢三,去門口處守著,黑子回來後,不要驚動高大財,帶他過來見自己.自己的幾個問題,終歸是要問個清楚.

胡廣的疑惑,其實另外一個人也有.這人就是張獻忠,勞累了一天,躺在炕上,想著今天的事情.

有災民不稀奇,稀奇的是這些災民竟然就在這幾天內往延安府聚集,並且人數好像還越來越多.

還有一點更奇怪,一個災民以為府城有賑災可以理解,一村的災民以為府城有賑災,也有可能.可自己今天押進大牢中的災民,可不是來自一個村子啊!

這些災民聚集在府城,隨著人數的增多,鬧事犯法的越來越多.不要說自己了,其他捕快也都忙得夠嗆.

這麼下去,越來越多的災民遲早要鬧出大亂子不可.想到這里,張獻忠忽然一個激靈,府谷,白水,漢南的民變馬上閃過腦海.

他是官府中人,知道的情況比外頭要多.他也比那些官員更有體會,人要是逼急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他想著想著,從中忽然嗅到了一絲機會.自己不是想立一個大功麼?要是這些災民暴亂,那不正是自己的機會!

上篇:105 反常     下篇:107 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