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110 信  
   
110 信

各地民變的例子再次在張獻忠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城外災民越聚越多,城里大牢人滿為患,要是其他環節再有個什麼問題,豈不是民變的前兆?

可這不大可能吧?張獻忠想到這里,一下翻身坐了起來.

如果有人在背後推動著這事,那膽子未免也太大了點吧?這是延安府,駐有重兵,還有各色官吏,富戶的家丁也不是吃素的,豈是府谷,白水那種小縣城可比!

雖然在道理上覺得不可能,可張獻忠憑著他的直覺,卻覺得有可能.他一下興奮了起來,翻身下炕,在屋子里徘徊了起來.

如果真有人想在延安府發動民變,那會是誰呢?如果他想這麼干,那最好又做些什麼事情呢?

這還真是天賜的機會,要是能利用好這次機會,就是我張某人的出頭之日了!

張獻忠考慮著明天的計劃,想象著借這次機會的飛黃騰達,不由興奮地在小小房子里打起了拳.

再說在胡廣的居處,高大財注視著胡廣,心中很是疑惑為什麼他在這個時候叫自己?本能地,他心中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做的事,終于讓胡廣懷疑了,都怪王黑子前些日子多嘴!

胡廣幾步走到他的眼前,面色嚴肅,認真地對他說道:"大財,城外的災民越聚越多,大約有三千左右了,而且還在增加中,這個事情,你知道麼?"

高大財一聽,心中一聲叫苦,不想什麼就偏來什麼.老爺可是再三交代過,不要讓他知道計劃,免得指手畫腳壞了事,萬一事成也會被分了風頭,說又是這小諸葛出了好主意才打下了延安府.

他想到這里,開始裝傻,露出驚訝的神色道:"什麼,有這麼多災民麼,我怎麼沒見到?"

"你說你這幾天去哪了,那種地方有災民麼?"胡廣一聽,沒好氣地說了他一句,然後繼續道,"災民還未在城中流浪開,就被官府趕出城外了!"

"哦……"高大財敷衍著,打定了主意,反正打死都不承認.

"這些災民從各處彙集過來,卻根本得不到官府的救濟.在此嚴寒天氣下,怕是要凍死無數人.這些人肯定對官府失望之極,因此,我有一個主意!"

聽著胡廣的話,好像他並不知曉老爺要做的事情.高大財想著,便有點奇怪了,他不知道這人稱小諸葛的胡廣,會有什麼想法?

"公子請說!"高大財好奇地問道.

劉大能一直站邊上聽著,心中想著,不會公子是想要高大財這邊也拿出銀子,去買糧施粥吧?

誰知胡廣的話出乎了他們兩人的意料,只聽他認真地說道:"城外災民中的大部分怕是都活不下去了,讓你老爺派人過來,引導他們去安塞.這樣起事的時候,就能多不少人出來,成功的幾率也會高不少.既能救他們一救,又能助我們成事,算是一舉兩得之事,你看如何?"

劉大能一聽,一拍大腿,高興地說道:"公子這想法不錯,比起我們那施粥的法子要好不少!"

高大財聽了,明白胡廣根本就沒發現老爺的計劃.心中松一口氣的同時,又有點頭疼,怎麼回答他呢?

城外的那些災民可是老爺派人散布了謠言,把他們從各縣,村聚集過來的.為得就是用在攻占延安府之事上.引導到安塞去,那不是白忙活了麼!

胡廣見高大財聽了後,低著頭沉默不語.以為他是怕給高迎祥增加麻煩,不想做這個事情.

他眉頭一皺,城外那麼多災民,既然有了法子能救一部分人,那就要救他們.

于是,他替高大財考慮,對他說道:"如果你怕高大哥責怪的話,我寫一封信,你帶給他便是.等我在延安府的事了,我也會馬上趕回安塞的."

再過兩天,就能拿鏡片了.這鏡片的好壞,也必須自己來檢驗.可要等這邊的事了,城外不知道會凍死多少災民,因此他覺得有必要先寫一封信,讓高大財早點送過去為好.

高大財聞言,抬頭看到胡廣眼睛就盯著他,一副你答應最好,不答應也得答應的那種勢在必得的樣子.

他不敢頂嘴,只好點頭,一臉願意地說道:"有公子的親筆書信,那是最好……最好了!"

胡廣一聽,當即讓他稍等,馬上就開始用鵝毛筆,給高迎祥寫信.

他主要是從這麼做,會給高迎祥帶來多大好處的角度進行了分析,寫了很久,才寫完了這封信.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為了城外那些災民,他還真不願寫信.寫簡體字,怕高迎祥不認識,繁體字的話,自己好多又不記得.寫這信,是真得難為胡廣了.

寫完之後,他鄭重地交到高大財的手中,嚴肅地對他說道:"明日城門一開,就快馬送走,千萬不要耽擱!"

"好好好,公子放心好了,明日一早,我就讓人送走."高大財連聲答應,拿了信後,向胡廣抱拳拱了拱手,才告辭離去.

劉大能看胡廣松了口氣的樣子,由衷地說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公子一封信能救這麼多人,也算是萬家生佛了!"

胡廣搖搖頭,自己只是盡力而已,沒什麼值得誇得!

做完這個,他又撲到書桌上,開始苦逼地整理拼音字典了.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房門被人輕輕敲響,同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公子,公子?"

胡廣一聽,頭也不抬,手中不停,嘴上說道:"定國麼,進來吧!"

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進來的果然是李定國.

他看到胡廣還在埋頭疾書,便輕步走到書桌前,把手中的東西放到了桌子上,手指用力,輕輕推了過去.

胡廣眼角掃見李定國推過來的是紙張,以為他在自學的時候遇到難題了,便輕笑一聲道:"是不是拼音規則有忘記了的?"

說話的時候,抬頭看去,忽然他臉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了.那書桌上的紙張並不是李定國做功課用的,而是自己剛之前寫的那封信,並且是已被撕成了好幾份.

上篇:109 各懷心思     下篇:111 三方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