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114 逼供  
   
114 逼供

直到這個時候,胡廣忽然發現,自己不是穿越小說中的主角,有不死光環.要是自己意外死了的話,這曆史怕是還要走原來的軌跡.

此時的他,忽然有點後悔,自己應該留下點什麼.就算自己突然沒了,也能讓留下的東西去改變大哥一家的命運,改變華夏的命運.

就算有一點點影響都成,都好過原本那個被滿清占領的曆史!

不過後悔藥是沒得吃的,胡廣只是那麼一想,就放開了心.

自己是干什麼出身,特工!就是在敵後混的,這古代的州府,能限制住自己?

這麼想著,胡廣也放下了心,他帶著胡漢三和另外兩名護衛離開了高迎祥的宅子,在附近找了個酒樓,要了個雅間.

他要看看,王黑子和高大財到底有沒有把他們供出來,官府的人馬到底什麼時候過來這邊?

胡廣關心的這兩人,此時正坐在刑訊房的老虎凳上.

羅捕頭坐在一側,喝著小酒,看著張獻忠開始審訊.

"你們是自個識趣點招了呢,還是受盡皮肉之苦,然後再招?"張獻忠就站他們兩人面前,好像朋友談心一般地問道.

那些破落軍戶剛進來就已全部都招了,不過沒什麼有用的線索.因為高大財只是鼓動他們的情緒,發泄對官府的不滿而已.

眼前這兩人,明顯是主事的,特別是高大財,作為高迎祥的家奴,更是要重點關照才行!

聽到他問話,王黑子和高大財互相看看,臉上都露出了輕蔑的笑容,根本就不理他.

張獻忠也沒期望這兩人會這麼爽快的招,因此他只是露出一絲冷笑,隨手掂了兩塊磚,就開始往王黑子的腳下墊.

王黑子坐在老虎凳上面,上身被迫坐正挺直,緊貼著靠背.雙手反綁在靠背後面,脖頸還被繩索纏繞勒住.

他的大腿和膝蓋部分也用繩索牢牢地綁縛在橫凳上,每加一塊磚,腿部就仿佛要折斷一般的疼.

可王黑子臉上雖有痛苦之色,卻是一臉的堅毅,甚至還"呸"地一聲,企圖吐口痰到張獻忠臉上去.

高大財在邊上看到,大喝一聲道:"好樣的,兄弟!"

張獻忠轉頭向他看看,卻也不以為意,又拿起一塊磚,墊了進去.

這老虎凳,一般的極限就是三塊磚,再多一塊的話,很容易使犯人致殘.

"爺爺要喊一聲疼,就跟你姓!"王黑子面容扭曲,卻還倔強地狠聲說道.

張獻忠轉頭向羅捕頭看了一眼,發現他正看著自己.微一衡量,又拿起一塊磚墊了上去.

王黑子也是好樣的,臉已疼得扭曲到極點,赤膊的上身,雖然是寒冬臘月的,卻已全是汗水.但就算是這樣,也還是不哼一聲.

高大財一開始還在為王黑子大聲叫好,但看到後來,聲音卻弱了下去.

張獻忠仿佛只是做了一件非常小的小事一般,拍了拍手,走到羅捕頭那,也坐了下來喝酒吃菜.

沒過一會,王黑子忽然頭一歪,暈了過去.

高大財的臉色蒼白,連忙低聲呼喊道:"黑子,黑子?"

王黑子沒有任何反應,人在極度痛苦的時候暈過去,其實是人體的一種自然保護,可以少一點痛苦.

忽然,張獻忠手中握著酒盅,開口問道:"捕頭,屬下有一事想請教下."

"哦,何事?"羅捕頭也仿佛在酒樓喝酒一般自在,渾然不覺旁邊有犯人暈過去,好整似暇地問道.

"如果有人在犯法作亂之前,棄暗投明,戴罪立功的話,不知會如何處置?"張獻忠說話時,還是不緊不慢,眼睛根本就沒有瞄向犯人.

高大財聽到這談話,眼睛已經看了過去,側耳傾聽.

羅捕頭在這一行也是多年的老手,自然知道張獻忠的用意,當即悠哉悠哉地回答道:"就看功勞多大了!要是足夠大得話,搞不好還能飛黃騰達,吃香的,喝辣的,好處多了去了!"

張獻忠慢慢地喝完了杯中酒,悠哉地放下了酒盅後,才再次問道:"那要是頑固不化呢?"

"那有什麼說的,邊上那個不就是例子麼!"羅捕頭一邊說著,一邊還用嘴努了下王黑子.

張獻忠聽完,又拿起筷子夾了小菜吃了吃,然後放下筷子站起來道:"這酒菜味道都不錯,頭,屬下先忙下,一會陪您喝."

高大財一直盯著他們兩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看到張獻忠站起來,忙又把目光收回來,露出一副死也不說的樣子.

張獻忠根本就不管他,伸手拎起邊上的一桶水,"嘩啦"一聲倒在王黑子的頭上.

刺骨的冷意一下凍醒了王黑子,那腿上的疼痛轉瞬又刺激著他的神經.冷不丁下,王黑子"啊"地一聲,不過馬上閉上了嘴,不知道是那冷水還是汗水從額頭滾滾而下.

張獻忠放下水桶,拍了拍手,掏出了一把匕首,走到了高大財的面前,低頭看著他.

高大財努力地抗衡了一下,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想干什麼?"

"看來你也是一條漢子,不怕這老虎凳是不是?"張獻忠面露微笑地問道.

高大財一聽,大聲喝道:"老子死都不怕,這區區老虎凳,老子會怕?"

他在內心已經說了很多遍,再三告誡自己,老爺對自己恩重如山,不就是老虎凳麼,黑子都能抗,老子自然也可以!

王黑子聽到了,努力擠出了一個字道:"好!"

張獻忠緩慢地蹬下身子,眼睛看著高大財的襠部,自言自語地說道:"既然你這麼有種,要是沒了軟蛋,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有種呢?"

他的愛好之一,也是女色,這點從他進了四川之後可以看出來.眼下見這高大財想硬抗,馬上就想起這厮好像也好這一口,就准備來這一招了.

高大財臉色慘白,之前針對老虎凳的打氣,一下全沒了用處.猛地看著那匕首往自己的襠部慢慢移去,身子想扭動著躲避,卻被綁得一動不能動.

就在匕首快要下到他的襠部時,他終于崩潰了,大喊道:"我招,我招!"

要是沒了底下那家伙,以後就算有錢,就算超過了那幫子公子哥,又還有什麼樂趣!

上篇:113 突變     下篇:115 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