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25 胡廣來了  
   
225 胡廣來了

塔娜見丫丫如此,她根本不在乎.雖然這里是叫天軍的地盤,可自己也已經訂婚了,等于是叫天軍的主母,他胡廣來了,還能吃了自己不成?

再,自己是占了理.就算他來了,到時候也要揭開他不學無術的真面目,絕對不能讓他繼續誤人子弟,禍害這些孩子!

以後如果自己不領兵了,那自己來當這個先生,也好過他這麼騙這些孩子.

她想到這里,轉頭掃視著廂房內的這些孩子.看到他們對自己怒目而視,心中暗道,等胡廣過來對峙後,你們就會知道我是對的,我這麼做是為了不讓你們繼續被騙下去,花費無數的精力卻沒有一用處.

香寒倒是有急了,姐剛來叫天軍的地盤,就和他們的首領起了沖突.雖然看著胡寬比較和善,烏蘭對姐也好,可要是真沖突起來,到時候會怎麼樣就難了.

而且,姐以後是要嫁給胡廣的,在這大眾廣庭之下揭開胡廣的不學無術,如果讓胡廣下不了台,就算現在礙于雙方的關系忍了,以後再相處起來也肯定有問題.香寒還沒見過有哪個男人在損了臉面之後,還會有博大的胸懷不計較.

想到這里,她就皺著眉頭盯著姐,該不會是姐對那胡廣有意見,婚事是改變不了,就借機找茬了吧?

也真是,要是莫大叔今天早上一起出來的話,不定還能跟著勸勸姐.眼下倒好,就自己一個,姐絕對是不會聽自己勸的.

香寒越想越後悔,早知道就不建議姐一大早就出來了.不過她雖然如此想著,但還是嘗試著走到塔娜身邊.試著低聲勸了塔娜幾次,她果然沒聽.

沒過多久,外面響起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好像來的人還不少.

香寒聽見,秀眉就皺了起來,她有驚慌不知所措.這麼多人過來.胡廣肯定不會承認自己不學無術,在人家地盤上起了沖突,姐肯定要吃虧了!

塔娜也聽到腳步聲了,不過她的表情絲毫未變,沒看出有一絲驚慌,甚至都不向門口看去.仍然和藹了臉,和底下的那些孩子們對視.

"塔娜,我二叔來了!"丫丫的聲音首先在門口響了起來,能聽出來.話語中還帶著一絲氣憤.

廂房內的孩子們一聽,都轉頭看去,不再和塔娜用目光斗法.

只見進門處已站著自己的團長丫丫,隨後不斷地有大人進門.

烏蘭最先跟著進門,一把拉住丫丫,冷下臉訓斥道:"沒大沒,叫姨."

隨後她抬頭看向講台上的塔娜,露出一絲笑容道:"一段時間沒帶在身邊.少了禮數,一會回家定會好好管教她."

她身後跟著進來的是胡寬.原本聽到丫丫對塔娜直呼其名,就揚起那蒲扇般大的手掌准備打丫丫的腦袋瓜子.可當他見到烏蘭已經處理,便又把手放了下去.

講台上的塔娜一見,就有不好意思了.她知道,丫丫之所以對自己直呼名字,完全是因為自己她二叔壞話.否則一大早出門還和自己很親熱的.

"烏蘭姐,丫丫是個好孩子,我很喜歡的."塔娜臉上露出了笑容,連忙回答道.

丫丫才不在乎回家被管教,反正二叔壞話就是不行.不過她聽到塔娜的回答.臉上那氣憤的神情總算好了.

胡廣在胡漢三等首領的簇擁下,隨著他大哥之後進了門.廂房內的孩子們一見,紛紛稱呼致禮:"公子!"

"公子!"

"……"

塔娜一見胡廣出現後,孩子們這麼尊敬他,心中那個氣馬上又出來了,臉上的笑容自然消失無蹤.柳葉眉豎起,准備應對胡廣的惱羞成怒.

不過胡廣好像沒有一生氣的樣子,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對著講台上的塔娜問道:"聽丫丫,你對我教得東西有意見?"

實話,胡廣還真沒想到,一個草原上的女中豪傑,難聽就是落草為寇的一名女子,竟然讀過書,識得字.

塔娜一聽胡廣竟然主動提起這茬,那怒氣就爆發出來了,轉身指著黑板上的那些簡體字,怒聲質問道:"要是我不來的話,你是不是一直教他們這些缺胳膊少腿的字?寒窗十年,到頭來卻是一場空,你是不是太缺德了!"

一起來就更生氣,她馬上又拿起原本放在書桌上的那本字典揮著道:"虧你還是當首領的,竟然花了那麼多心思捏造了這麼厚一本所謂的字典,你到底是存了什麼心思?"

完之後,她把字典丟回了書桌上,怒視著胡廣,心里已做好准備,准備迎接胡廣的惱羞成怒,或者狡言詭辯.

還沒等胡廣回話,廂房內原本的孩子們中,一些比較膽大的,看到自家首領和公子出現,膽子便又壯了一分,不再顧忌未來的主母,忍不住就大聲回道:"你不要汙蔑公子!"

"公子懂得好多好多,他怎麼可能教錯我們!"

"對,公子是天下最好的好人,你才缺德呢!"

"……"

塔娜有詫異,看著一個個憤怒的臉,她沒想到胡廣在這些孩子的心目中,竟然到了如此崇敬的地步.也正是如此,她就更為憤怒了,騙這些無辜的孩子,你胡廣也真做得出來!

跟著胡廣過來的這些首領,基本上都是叫天軍中的核心首領,其中大部分都是跟隨胡廣去過延安府的護衛,他們是清楚記得當初胡廣教他們拼音識字之時得話.

因此雖然看到塔娜那麼質問公子,他們卻沒有表現得像孩子們那樣氣憤,只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她而已.

講台邊上的香寒,眼睛就只盯著胡廣,心中向彌勒佛,轉世活佛祈禱著千萬保佑未來的姑爺不要發怒,不要撕破臉.

迎著塔娜那好像要吃了自己的目光,胡廣卻是出人意料地呵呵一笑.原本自己還擔心這個未來老婆的脾氣和心性,不過現在看來,應該具有善良,直率的品質.不錯,算是比較滿意了.

他保持著笑容,向講台上的塔娜走了過去.(未完待續...)

上篇:224 誤人子弟麼     下篇:226 我為什麼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