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55 生死與共  
   
255 生死與共

ps: 感謝rabit011,good的捧場,謝謝!

此時此景,胡廣反而冷靜了下來.¢£頂¢£¢£¢£,..兩世為人的經驗告訴他,越是危險的時候,就越是要冷靜.

他緩緩掃視著眼前這一個個不是親人的親人,忽然大聲地道:"大家的心意,我胡廣心領了.但我胡廣是叫天軍的首領,也是革命黨人,絕不會拋下你們逃走.我過,不拋棄,也不放棄,這是我們叫天軍的宗旨."

"我未來的老婆塔娜,她不也是放棄了生的機會,回去和鷹嘴溝的同伴同生共死.難道我胡廣一個大老爺們,連女人能做到的事情,我都做不到麼?將來我還怎麼娶塔娜過門,總不能讓她鄙視一輩子吧?"

誰也沒想到如此嚴肅地場合,胡廣卻忽然出了這麼一段話.那些沒有思想准備的人,就比如香寒,臉上掛著感動的淚水,在這一瞬間卻"噗嗤"一聲笑了.現場的氣氛隨著這些笑聲,為之一松.

胡漢三也如是,不過馬上感覺不對,趕緊收住笑聲,還待再勸時,胡廣卻已斬釘截鐵地宣布道:"我胡廣絕不會獨自偷生,大家也不要慌,等我再想想辦法."

叫天軍的將士熟悉自己的領袖,他一旦做出了最終的決定,誰都不能改變.因此,他們見事已至此,便沒有人再勸,一個個神情激動,注視著公子.

胡廣轉頭看看身後遠處那卜石兔的軍隊,見他們好像還沒有動靜,正在處置那些放回去的俘虜.

他忽然心中一動,再次問站他面前的香寒道:"你把察哈爾部族的軍隊和鷹嘴溝的地形都詳細給我."

雖然不知道未來姑爺想干什麼,可香寒還是馬上把自己知道的情況給胡廣詳細了一遍.這期間,胡廣還不時發問.香寒則再解釋,甚至莫大叔也上來插幾句話.

慢慢地,一個死里逃生的方案在胡廣的心中慢慢成型.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至少有這麼一條路可走.

胡寬等人看到胡廣的臉上露出一種自信的笑容時,他們一個個心中很是詫異,難道公子在這種絕境之下.竟然又有法子能逃出生天了?

還沒等他們問,胡廣就已經開始下命令了.不一會,領到命令的叫天軍將士便馬上開始行動了起來.

在一輛帶蓬的馬車里,躺著幾個受傷的叫天軍將士,其中張狗子也在里面.

他在第一次的戰事中被蒙古騎軍捅了一槍,雖有皮甲護身,卻還是在腹留下了一個傷口.護理連的人告訴他,如果運氣好,這傷口還是能愈合的.但以後可能沒法干重活.

一開始他的情緒有低落,正是叫天軍用人的時候,自己卻幫不上忙了.

這過去了幾天,張狗子的情緒才慢慢好轉.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傷口確實在慢慢愈合,如果沒有意外,最多半個月,至少表面的傷口就會沒事了.

眼下這種前有虎後有狼的處境,眾人要求公子撤離.公子卻要和他們同生共死的事,也都有護理連的人給他們講了.張狗子急在心里.卻又無能為力.

車篷里正沉默的時候,簾子忽然掀開,幾名叫天軍將士的腦袋伸了進來,其中一人對他們抱歉地道:"這輛車要另作他用,我們把你們抬到其他車上去."

張狗子認得那人,是炮兵連的兄弟.他有好奇.炮兵連的兄弟不是有自己專門的偏廂車,用于開炮的麼,怎麼還要這帶蓬車干嘛?

他一邊配合著轉移,一邊把自己的問題問了出來.

那炮兵連的兄弟也不瞞他,當即回答道:"公子想出了一個辦法.准備用火牛計.在這帶蓬車里裝上易燃物和炸藥包,如果那些韃子再沖過來,就讓他們好受."

"我們也准備用這火牛陣和沒良心炮開路,沖進鷹嘴溝去.只要不在這草原上,來多少韃子我們都不怕."

張狗子聽得連連頭,就算再沒見識,他也是聽過火牛計的.公子這計策,還要用易燃物加炸藥包,威力肯定要比那火牛強.

不過當他轉移到另外一輛車時,忽然回過神來,當即又問道:"兄弟,在這草原上用火牛陣,那馬兒能聽話地往韃子堆里沖麼?"

那人很忙,他正急著走,略微有不耐煩地回答道:"公子還不一定能用上,但前面還有察哈爾部族的人擋著,反正有備無患,用總比不用好."

完之後,他就急忙走了,留下張狗子自己在那想著這事情.

叫天軍很快又重新開拔,這一次,不再吝惜畜力,能多快就多快,一直往鷹嘴溝而去.

而胡廣則坐在後面的一輛車上,用望遠鏡盯著卜石兔的人馬.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也已是知道自己這支人馬,是和鷹嘴溝一伙的.卜石兔正在下著命令,調兵遣將准備把叫天軍一次攔下了.

果然,沒過多久,兩支各一千人左右的軍隊離開卜石兔的中軍,開始繞圈包圍,而卜石兔自己,也帶著剩下的騎軍從叫天軍的身後開始緩慢加速.他們是想三面一起夾擊叫天軍,一舉殲滅叫天軍.

胡寬等人看到這一切,很是緊張.這麼快就要全面攻擊干嘛,就不能再等等麼?

"快,焚起濃煙!"胡廣沒再猶豫,馬上下令道.

很快,一股濃煙從叫天軍的一輛車上沖天而起,直上云霄.就算是再遠,也能看到這股濃煙.

卜石兔的人馬顯然搞不清楚叫天軍想干嘛,呼喚援軍?鷹嘴溝的人就是全體都出動,那也沒多少人,能援個屁!

不過這異常的舉動還是遲緩了卜石兔人馬的進攻,兩側繞道的騎軍怕叫天軍又出詭計,都派了人回去征求卜石兔的指令.

"嗚嗚嗚"地牛角聲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響起,夾在寒風的呼嘯聲中,顯得有蒼涼.

那兩支蒙古騎軍一聽,便不再猶豫,重新開始兜圈,追趕正在迅速往前逃的叫天軍,看准時機,准備三面一起夾攻.

胡廣見此,心中一聲歎,下令"火牛陣"准備.與此同時,他還是有心有不甘,用望遠鏡掃視前方,希望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情景.

"公子,張狗子一定要見您!"一個聲音忽然在胡廣的身邊響起.(未完待續...)

上篇:254 前有虎後有狼     下篇:256 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