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67 可以有  
   
267 可以有

ps: 感謝rabit011的捧場,謝謝byf的月票!

ps:昨晚半夜接了兩次同事打來的電話,今天睡過頭了,抱歉.+◆頂+◆+◆+◆,..

如果這話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哪怕是拉克申的,一般人都會把他歸為神經病之類,或者嘲笑幾句,或者根本就不理.

可這話從胡廣嘴里出來就不同了,因為他從起事開始,就創造了一個個的神話.

不王嘉胤當首領時候了,光胡廣從延安府返回,就一力扭轉乾坤,反敗為勝殺了想來報仇的朝廷總兵尤世祿.

之後改編隊伍為叫天軍,成立革命黨,四處出擊收集物資,接受災民,傳授學問,擊敗朝廷邊軍,發明新式武器,斷後擊潰延綏巡撫親率大軍的五千前鋒,在卜石兔四千騎軍的追擊下和察哈爾額哲四千軍的攔截下,安然到達鷹嘴溝,自身並沒有多少損失.

這一件件,一樁樁的事情,已經把胡廣神話了.他的話,叫天軍中誰敢不信!

至于鷹嘴溝的人,當他們看到叫天軍竟然能護著老弱婦孺一起長途行軍,在鷹嘴溝快要被攻破的時候又突然出現,並擊敗看似不可戰勝的察哈爾族軍隊,對于他們這些已沒落到快要死亡地步的人來,也同樣是震撼.就算他們之中的年輕人,如程老鼠之類的戰士,也同樣對胡廣佩服不已.

試想一下,這樣的人物出的話,他們還會當他是神經病在話麼?

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順著胡廣所描述的前景去想象,一顆心頓時就活絡了起來.

誰想過這種有一日沒一日,躲在山里的日子?誰不想有房住.有田種,有飯吃,有衣穿而不用去搏命?誰不想在草原上,看著自己的牛羊成群,而且還都是自己的?

如果將來真有那麼一天,自己能和官老爺,頭人老爺商量著交稅.不用餓死自己,那真是太好了!

要是官老爺,頭人老爺禍害自己,還能讓他滾蛋,這……這是在做夢麼?

就算自己沒法過這樣的日子,如果自己努力了,兒子,或者孫子,或者孫孫子能過上這樣的日子,那也真是太值了!

想著想著.在場的人就激動起來了.特別是叫天軍的將士們,他們已經被胡廣灌輸過這樣的想法,其中的革命黨人更是以此為目標在努力了.此時再次聽到胡廣這份激動人心的話,頓時熱血沸騰起來,馬上高聲回應道:"能成!"

鷹嘴溝的人互相看看,年輕一的人首先跟著吼起來:"公子,我跟著你干了!"

"公子,你怎麼干.我就怎麼干,還真不信了.老子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總有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吧?"

在如此熱烈的氣氛中,哪怕是老成持重的人,他們的情緒也被感染,反正人活著總有一死,與其窩囊而死,還真不如好好跟著公子干.不定還能有成的那一天?

就算那些察哈爾族的俘虜,他們之中懂漢話的人,一個個睜大匪夷所思的眼睛看著這一切,心中不無想法;而那些聽不懂漢話的人,則心中非常奇怪.不知道那人了什麼話,怎麼讓這些人如此的激動?

拉克申也是愣住了,沒想到胡廣一番話,竟然就把所有人的情緒調動了起來.自己活著一輩子,還從來沒見過有那個首領能有這本事.他這麼想著,以致都沒去好好考慮胡廣話的內容了.

而他身後的塔娜,此時已不由自主地抬頭看著胡廣的背影,心中想象著他描述的前景,暗自在和偉大的成吉思汗時代做比較.

胡廣等了一會,讓他們稍微發泄了一會,然後伸出雙手示意他們安靜:"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叫'叫天軍’麼?"

叫天軍將士自然知道,他們在胡廣這話問出之後,都頗為自豪地微笑了起來,而程老鼠他們這些鷹嘴溝的人,卻還真是好奇,因為這名字確實很怪.

"叫天的意思,就是要叫天天應,叫地地靈.只要我們叫天軍上下團結一致,不分種族,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只要我們窮苦老百姓,不,是所有有志于建立一個新規矩的人都團結起來,有勁一塊使,那必然能叫天天應,叫地地靈!你們,這個可以有麼?"

這一次,不管是叫天軍將士還是鷹嘴溝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大聲吼道:"可以有!"

甚至連俘虜中都有幾個也不由自主地喊出了聲,不過他們一喊出口之後,馬上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臉色頓時黯然了下來.

胡廣對于在場所有人的反應很滿意,其實他也知道,誰不想過好日子?面前的這些人,是最窮苦的人,都是外面活不下去才來鷹嘴溝的,看他們對物資的渴望,就知道平時沒什麼吃的,看他們住的茅草屋,就知道環境有多差.可以,他們窮得只有一條朝不保夕的命而已.眼下自己給了他們一個最美好的希望,他們就將是革命最徹底的人.今天之後,就不用擔心他們的內心對叫天軍有抵觸.

"好,眼下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居有其屋.所有人的住處,全都要重新統一規劃,重新蓋過,用我們的雙手,來一步步地實現我們的目標,過上我們要過的好日子!好不好?"

"好!"巨大的聲音回響在山谷之中,甚至遠遠傳了出去,讓負責在寨門那邊巡邏的人都感到鷹嘴溝中有一種火熱的氣氛傳了出來.

胡廣接著轉過身,笑著對塔娜招了招手道:"來,我一句,你幫忙翻譯一句."

完之後,他大步走到了俘虜的面前,目光徐徐掃視他們中的每一個人.

拉克申見胡廣這麼在意他女兒,一張老臉頓時露出了笑容,對紅著臉的塔娜催道:"還不快過去!"

塔娜一聽,連忙跟著胡廣過去了.不知為何,感覺今天的空氣,聞起來甜甜的.

看到兩個首領都走到俘虜面前,不用大家都知道,這是要對這些俘虜做出處置了.

圍觀的人還沒什麼,這些俘虜的心就惶恐了,不知道這位厲害的首領要怎麼發落他們?按照他們的想法,覺得胡廣十之怕是要用他們這些敵人的血,來繼續鼓舞他手下的士氣.(未完待續...)

上篇:266 給我滾蛋     下篇:268 新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