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69 祭奠  
   
269 祭奠

ps: 感謝孤獨寂寞55的月票,謝謝!

胡廣一直很忙,幾乎就沒有休息的時間,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關心了.

比如他找來胡寬和烏蘭,讓他們暗自吩咐叫天軍將士在平時,在私下里多和原鷹嘴溝的人聊聊天,促進雙方的融合,同化他們.

比如他召集革命黨人,讓他們多宣傳革命黨的主張和綱領,讓更多的人能更為了解革命黨.

比如他叫來四,丫丫他們,訓了他們一頓.在行軍路上沒法學習,眼下已到鷹嘴溝,就必須天天學習,起好帶頭作用,讓盡量多的人會拼音識字學知識.

……

到達鷹嘴溝第四天的時候,用車輛改建的簡易住所已經沿著對面山腳搭建完畢,原本堆在廣場上的物資也轉移到了谷地深處的一個簡易倉庫中.

此時所有的叫天軍將士,都滿滿地集中在廣場上.此時的氣氛,不是之前那幾天一樣的興奮和高興,而是沉重,悲傷.因為這一天,是戰死叫天軍將士的下葬日.

在靠近聚義堂一側,排放著五排嶄新的棺木,一共有九十六個.這是叫天軍出關後犧牲的將士和鷹嘴溝在最後一次戰事中犧牲人數的總和,其中叫天軍將士占了絕大部分.

胡廣站在聚義堂前,身後簇擁著一排排的核心首領,面色嚴峻肅穆,看著胡廣不話.

在過往的慣例中,戰死的人死就死了,特別是那些士卒,最多裹個草席埋了就是.甚至還有很多士卒,戰死後尸首都沒人管,暴尸于荒野.普通人的命.對于很多當權者來,根本就不是命!

但胡廣不一樣,他堅持舉行了這個儀式.就算物資不豐,人力不足,百廢待興之時,仍然抽調了人力.給每個戰死的人都做了棺木.

胡廣緩緩掃過廣場上的每一個人,沉重地開口道:"我們今天還活著,還能安然無恙地站在這里,能沖破重重阻擾,擊敗幾倍的敵人,是因為我們所有人團結一致,共同努力的結果;是這里戰死的將士,奮不顧身,用他們的生命.為我們爭取來的."

"原本他們中的許多人,是可以不死的.猶如張狗子等人,他們已經盡力,奮勇殺敵而身負傷勢就是他們的證明.可是,他們為了讓我們更多的人活著,選擇了赴死,用他們的生命和更多的敵人同歸于盡."

"人終有一死,有輕于鴻毛.或病死,或凍死.或餓死等等,但也有重于泰山之犧牲,他們是用自己的生命為其他人能更好的活著而去鋪平道路,為我們老百姓將來能有一個盼頭,為創建出一個新的我們老百姓能當家做主的國家而獻祭了自己……"

廣場上除了有寒冷的春風吹響旗杆上那面"替天行道"的大旗而發出聲音之外,沒有其他絲毫的聲音.人們的神態都是專注而認真.仔細地聽著胡廣出他們以前從未聽過的言辭.

這些話讓他們重新認識到了死原來有這麼多的不同,死也可以有這麼多的意義!隱隱地,他們忽然感覺到,好像死也並不是那麼可怕的事情.

"他們躺在這里的每個人,可以對得起我們.無愧于我們.他們的犧牲,不能白白犧牲,我們的志向沒有完成,需要我們和他們一樣,拋頭顱,撒熱血,就算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努力去完成我們的志向,建立一個我們老百姓能當家做主的國家!"

胡廣握緊了右手拳頭舉了起來,莊嚴而又極其肅穆地大聲宣布道:"我胡廣,在此向他們宣誓,我願意用我的余生,用我的熱血為建立一個老百姓當家做主的國家而奮斗,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亦在所不惜!"

堅定有力的聲音猶如晨鍾暮鼓,響徹在這明末,在這些老百姓的耳朵里,在他們的腦海中攪起一個個波浪.

革命黨人熟悉這個動作,他們曾經也做出過一樣的舉動.眼下看著胡廣在此時宣誓,他們不約而同地握緊自己的右手拳頭,高舉起來,莊嚴肅穆地跟著宣誓:"……我願意用我的余生,用我的熱血為建立一個老百姓當家做主的國家而奮斗,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亦在所不惜!"

這一聲聲莊嚴的宣誓聲,聲聲沖擊著在場人的心靈.不少年輕人和孩為之激動起來,面色通紅,學著胡廣,學著革命黨人的樣子,用他們自己的話,表達了相同的意思.

人活一輩子,總要做件有意義的事.死有什麼可怕的,只要活得有意義,十八年後又是一條漢子!還真不信了,那些官府老爺,頭人老爺能一直騎在老百姓的脖子上不成!

老人們則一個個非常的感慨,也有遺憾,為什麼自己不晚生個幾十年,這輩子真是白活了,活到狗身上去了,窩囊了一輩子,這剩下的時間內,一定要用心去做事,跟著公子去做事!

胡廣看著這一切,心中也有激動.他大聲地宣布道:"以後只要叫天軍存在,所有為叫天軍犧牲的將士,為我們的志向犧牲的同志,都將享受我們的供奉.他們是我們的烈士,是我們的榜樣,他們每個人將為我們後人所紀念,他們的精神將永垂不朽!"

完之後,胡廣莊重地舉手敬禮,敬這些在明末犧牲的革命先輩!

很多人對于胡廣話中的一些詞並不是很明白,但並不妨礙他們明白胡廣的意思.原叫天軍將士先跟著莊嚴地舉手敬禮,接著鷹嘴溝的人也跟著舉手敬禮,所有的人不管明不明白舉手禮的含義,都舉手敬禮,來表達他們的敬意.

這一刻,沒有男女老少之分,沒有叫天軍還是鷹嘴溝之分,沒有功名利祿之心,唯有一顆對已犧牲將士的尊敬之心.

幾百個俘虜始終在一邊旁觀了這一場悼念儀式,一個個都露出了複雜的感情.

禮畢,胡廣用力一揮手,大聲喝道:"押上來!"

在聚義堂的後面,兩個叫天軍將士一組,拖著三個反幫著雙手的人,來到了聚義堂前,面對棺木,面對所有人按著跪了下去.(未完待續...)

上篇:268 新家園     下篇:270 全新的一切